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511章 孔朝玲的心境变化
    顿了顿,徐方继续感叹,表现出惺惺相惜之意:“谢氏集团我真,但这女人,却值得浮一大白!”

    说罢,徐方时间,笑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留你家也不方便,以后有时间再聚吧。..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要是不着急回家,不如留着吃口饭。”鬼使神差下,孔朝玲竟然叫住了徐方。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随即道:“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的,冰箱里有现成的菜,这个点了,应该都饿了吧,权当夜宵了。”孔朝玲笃定道。

    徐方想了想才道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饭我来做吧,正好我会点厨艺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起。”孔朝玲说着,扭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徐方跟了过去,孔朝玲的冰箱很高档,三开门,里面有不少食材。

    “想吃点什么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吃点脂肪低点的,鱼和牛肉吧,再炒两盘素菜。”孔朝玲提议道。

    徐方对此并没意见,从冰箱里取出了需要的食材。

    要做饭,孔朝玲也没有阻止,反而十分好奇徐方做饭能有什么水平。

    孔朝玲洗菜还需要一些时间,徐方闲着没事,拿过黄花鱼开始剔骨。手中的尖刀快速在鱼身划开,随即一根根鱼刺就被挑了出来,只留一根鱼主骨。

    “徐方,你这手艺可以啊!”方熟练的切菜动作,孔朝玲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水平跟酒店大厨还差远了,有时间你一定要来我们酒店吃饭。”徐方再次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一定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将鱼骨剔好,徐方就开了火。将鱼身切开几个口子,各种配料撒在里面,然后直接放进了锅里。这鱼,还是清蒸比较好。

    随即找到牛肉,拿过菜刀迅速切块,然后打开另一个灶台,倒油等烧热,牛肉就直接倒进锅里。

    玲已经把配菜洗好,徐方也不墨迹,取过配菜迅速切好,一股脑也都倒了进去。

    时间刚刚好!

    在大火爆炒下,很快阵阵肉香就从锅里传来,让孔朝玲忍不住使劲嗅了嗅。

    房内忙碌的徐方,孔朝玲感觉自己的心又砰砰跳了跳。

    自己这些年想要的生活,不也就是这种平淡吗?有一个眼的男人,陪自己度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,不也很让人心安吗?

    “对了徐方,你结婚了没?”孔朝玲忽然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对象吗?”

    “没,单身狗到哪儿都要遭到歧视吗?”徐方故作悲痛问了句。

    孔朝玲被徐方逗的一笑,不知怎的,听到徐方没对象的消息,她心里似乎还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徐方做菜的速度很快,不到半小时,四道菜就被徐方做了出来。将四道菜端上饭桌,孔朝玲则开了一瓶红酒,给两人各满了一杯。

    这次孔朝玲跟徐方聊的很多,除了酒店上的事儿,还会聊一些国内外的风土人情生活趣闻。

    徐方的见识非凡,而且知识渊博,说话也没什么架子,就跟一个居家男人一样,温柔体贴,让人心情舒畅。尤其是谈酒店的时候,徐方总会有意无意夸一下孔朝玲,感慨孔朝玲怀才不遇,更让孔朝玲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甚至都有些膨胀。

    这样不知不觉,时间就到了一点。

    间真的不早,徐方才起身告辞:“小雯,我得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……”话说一半,孔朝玲才想起自己用的假名字,急忙收住道:“喝了半瓶酒,明天再回吧,姐这还有空房。要是被查到酒驾,那就麻烦大了!”

    “住你家这多不合适,没事,我没喝多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酒驾的都跟你一样,都以为没事。但万一出了事故,我心里也过意不去,行了,今晚就留在这吧。”

    盛情难却,徐方也不知怎么想的,点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有点晚,徐方简单的洗漱后,便来到了她安排好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这间房很整洁,虽然不大,但布局很有格调。书籍桌椅花卉都有。徐方也没多打量,去了衣服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倒在床上,徐方也感觉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这次来,本来只是想拉近和孔朝玲的关系,顺便找机会跟她说一下秀兰大酒店以后的潜力,让她对这个酒店能产生兴趣,却没想到今天,不仅把之前想的全部做完,还狠狠损了把江浙大酒店。

    相信这一次,孔朝玲想陪着江浙大酒店长久发展的心思,又会动摇两分。

    等过几天,自己再制定一些方案,让秀兰大酒店的营业额再朝上走走,让她在江浙大酒店的潜力,自己到时再发出橄榄枝,或许成功的机会又会大几分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徐方也安心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说孔朝玲回到房间,哪怕喝了半瓶红酒,却是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老娘疯了?竟然把最大的竞争对手带回了家?还给他涂了药膏?留他吃饭倒还在情理之中,又留他一宿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虽然内心很矛盾,但孔朝玲却一点也不后悔。

    半晌,孔朝玲才平复下来,脑海里却回想着徐方说的话。

    谢家高层的格局太小?只把她束缚在了江浙两省?

    仔细琢磨琢磨,倒还真是这个道理。当时去闽南省的时候,就被秀兰大酒店打的溃不成军。而且这些年,谢正飞也很少提及让她朝外省发展,和秀兰大酒店一作比较,确实有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再琢磨下秀兰大酒店,各项都做的很不错,这一刻,她忽然感觉有些沮丧,想追上徐方的酒店,真的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如果江浙大酒店真的倒了,自己又该何去何从?对了,徐方之前对自己如此推崇,如果去秀兰大酒店,能否谋个一官半职?对方又会不会因为她是谢氏集团的人,把她拒之门外?

    这些杂乱的事儿她想也想不明白,干脆就没再去想。

    本想直接休息,但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了徐方的影子:救下自己时的英勇,谈吐的得体,还会做饭,长的还不赖,身家也还可以。这样的男人,可不就是她想要的?

    再想着今天恰好碰到徐方小内没遮住的小半截,那壮硕的跟牛似的,应该夫妻的生活也可以很和谐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孔朝玲的脸又是一红,暗啐自己一声,手却没忍住,轻轻朝下抚去。

    不多会,房间内就传来孔朝玲压抑的哼声。

    耳力颇佳的徐方刚要睡着,在这一刻也没了睡意,甚至等孔朝玲都完事睡着了,徐方依旧战意昂扬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祸害人的妖精。”叹了口气,徐方想了想,也只能用手来安慰下自己了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八点,徐方才起床。

    听着孔朝玲房间还没动静,徐方也没去打扰,推开下了楼,找到自己的车回了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弹指而过,徐方并没再去联系孔朝玲。

    三天后应该就要跟林香雪回家,他要在去燕京前,再狠狠给江浙大酒店来一记重击。

    等这次从燕京回来,就要找孔朝玲谈一谈,问问她有没有跳槽的意愿。

    既然要挖人,就要让孔朝玲对江浙大酒店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想做到这点,就要来狠招。除了在米线店帮秀兰大酒店造势外,最好还能有点其他新意,能做到迅速让江浙大酒店营业额缩减!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中午,徐方正在考虑这事呢,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号码,竟然是欣姨的,徐方按了接听,笑问道:“欣姨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小方,你现在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在临安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老爷子四天后大寿,咱们至少得提前几天回去,小姐说后天就走,让你准备准备。”欣姨笑道。

    后天,这时间又提前了点,不过徐方也不在意,温和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回青云?这么久没来见我,你是不是玩我玩腻歪了?”欣姨不满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这四十出头的女人嗲起来,真是别有一番滋味,徐方心里一漾,笑道:“哪有,这边事儿确实太多了,再说,像欣姨这么有味的女人,全天下也没几个,我哪会腻歪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会说!”欣姨嗔了一句,忽然道:“对了,你那还有豆蔻泥没?我这的一瓶用完了。”

    豆蔻泥!

    听到这三个字,徐方的心忽然一跳,这几天想的问题,似乎也在这一刻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强忍着心头的兴奋,徐方道:“有,欣姨要必须得有啊,等我这次回去就给你带两瓶,以后要是用完了你直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小方!”听到徐方应了下来,欣姨喜滋滋道谢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振奋地挥舞了下拳头。

    豆蔻泥的出现,在国内掀起了大量的讨论,但凡购买成功的人,都在极力宣传这款产品的效果,一来是炫耀她们有钱抢购成功,二来也是炫耀下使用后皮肤确实有变化,一时间豆蔻泥俨然成为所有女人心中的圣药。

    既然这么多人喜欢豆蔻泥,何不在这上面做点文章?

    如果能用豆蔻泥,作为刺激人们去秀兰大酒店消费的噱头,效果应该很不错吧?

    老爷子四天后过寿,徐方预计五天后可以回来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对秀兰大酒店的造势,时间定在后天上午整好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徐方的心也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+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