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510章 狠狠夸奖
    孔朝玲家距离这边已经不远,几分钟后就到了小区,将车停好后,孔朝玲搀着徐方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十六层,电梯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到了,你慢点。”孔朝玲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你先开门吧。”

    打开门,开灯、开空调,给徐方找双拖鞋,招呼徐方在客厅坐下,顺手给他沏了杯茶。

    屋内光亮,而且在自己家里,孔朝玲心也彻底安了下来,这时候她才仔细端详着徐方。

    穿着简装,但看着很得体,而且长期购买衣服的她,也能看出那件衣服做工和质地都不错,虽然忘了看着家伙究竟开的什么车,但想来家境不错。

    年纪稍微小了点,看着还不到三十,不过看着成熟稳重,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今天他救下自己的情况,一直单身的孔朝玲,此刻内心忽然萌动了下。

    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有这个想法,孔朝玲俏脸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因为空调开着,屋内温度也提了上来,将外套去了,只穿着一件薄毛衫的她,那俩团儿的规模,就以夸张澎湃的姿态呈现在徐方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稍等,我给你找点药膏。”孔朝玲轻声说了句,转身找出一个医疗箱子,拿出了红花油,红着脸道:“哪儿疼?我给你涂。”

    徐方此刻也有些尴尬,紧张道:“那啥,不用了,我自己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哪儿?”孔朝玲看徐方紧张的模样,心里感觉有些好笑,对徐方的印象又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胳膊上有点,我自己来吧,你转过身去。”徐方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咋,怕姐吃了你?”孔朝玲眉头一扬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就感觉不大合适。”徐方仓促道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,别磨磨唧唧的,刚才救我时的勇气哪去了?”孔朝玲问了一句,直接走到徐方身边,解开了徐方的衣扣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自己来。”徐方将衣服去了,只留下最里面的衬衫。

    本来徐方只打算把袖子卷起来,但孔朝玲灵巧的手,已经解下了徐方的衣扣:“你怕什么,我就看看有多少伤。”

    徐方拗不过,只好依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看到徐方那结实的身,孔朝玲眼睛不禁一直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徐方虽然健壮,但还是有些瘦。不过真正看到内在,不同于肌肉男那种恶心的块状,而是微微彰显的腱子肉,没有丝毫的赘肉。

    这让她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徐方这次真是下了血本,身上有几块淤青了一片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的伤痕,孔朝玲也有些心疼,埋怨道:“还说没事呢,看你身上都是伤口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药膏涂抹在徐方身上。

    等将一切都做好,孔朝玲看了看徐方的腿,声音也小了几分:“裤子,也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自己来吧,不好意思啊!”徐方欲哭无泪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男人,孔朝玲还真不会如此要求,甚至是谢正飞在这里,她可能都会让他自己涂药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个男人,却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换成其他男人,此刻恐怕早已迫不及待了吧?甚至还会用言语轻薄她几句。

    她能想到的那些让她反感的画面,却是一个也没有发生,让她心里对徐方生出了无数好感。

    在孔朝玲的威逼利诱下,徐方终于妥协,满含屈辱的泪水让孔朝玲把他裤子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委屈的模样,孔朝玲却是噗嗤一笑,也没了尴尬的压力,将药膏给徐方涂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她给徐方涂药的时候,徐方也看到孔朝玲的脸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那几个混混,给她的几巴掌,也是用了几分力气,此刻微微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微微一叹,这因果毕竟由他而起,鬼使神差下,体内医诀运转,手就贴上了孔朝玲脸颊。

    孔朝玲一僵,正疑惑间,就听到了徐方的话:“我学过点中医,给你捏捏脸。”

    孔朝玲又是一愣,一直着急,倒是忘了自己被打了几巴掌的事儿,此刻被徐方提起,才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。不过这些疼痛,很快就被一阵清凉之意覆盖,让她心里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孔朝玲也不知是有意无意,那骄人的团儿近在咫尺,淡淡的幽香钻入徐方鼻孔,让他心里一漾。

    一些不受控制的反应,也让徐方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如此三分钟后,徐方就迅速收回了手,弓着身问道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疼了。”孔朝玲惊讶地看着徐方,问:“给自己也捏捏啊。”

    “手够不着,算了,也都是皮外伤,明天就好了。”感受着自己剑拔弩张的地儿,徐方快速找过自己裤子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着急忙慌的样子,孔朝玲也好奇看去,当发现那小内根本藏不住动人心魄的地儿,小半截都现了出来,她俏脸刷的一下红个剔透。

    这犊子,究竟有多厚的本钱,裤衩都藏不住真身!

    心砰砰跳了跳,孔朝玲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等徐方穿好衣服,孔朝玲才收敛起心情,故作平静道:“对了,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?”听到这个名字,孔朝玲心里一个咯噔!仔细看了看徐方,不确定问了句:“秀兰大酒店是你开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孔朝玲此刻也不知内心是什么感受,对“徐方”这个人,她当时真想亲手血刃!如果不是他的出现,江浙大酒店也不会发展的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但今天当她亲眼看到徐方时,虽然只有短暂的接触,却成功被徐方的人格魅力感染,让她生不出任何愤恨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秀兰大酒店多火,谁不知道你,我真真是运气好,对了,认识你去吃饭,会不会有优惠?”孔朝玲故作平静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你去吃饭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,我让他们给你免单。对了,你叫什么,做什么工作的,这么晚才回家。”

    孔朝玲迟疑了下才道:“我叫孔小雯,做服装生意的,平时做点服装设计,今晚其他公司推出了两款衣服,我买回来正好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暗笑,要是不提前知道她底细,还真被她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是个不错的设计师。”徐方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一般般啦,在徐总面前我这算什么。对了,听说你们跟江浙大酒店掐的挺凶的,你们跟他们比,哪家酒店实力更强一点?”孔朝玲故作随意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孔朝玲开始试探,徐方心里一笑,这次的目的,就是想让你知道秀兰大酒店的潜力,让你对秀兰集团增加好感。如今你问,那我就好好跟你掰扯下。

    整理下思绪,徐方道:“不知你有没有去过秀兰大酒店吃饭,我们的各项服务,都是业界最顶尖的。拿最简单的装修来说,请的是世界级建筑大师专门设计,风水、环境、色系、布局各个方面都有讲究,这些其他酒店能考虑周全的有多少?再说我们的服务员水平,精通外语、礼仪,综合能力不比空姐差,这些又有哪家酒店能比拟?我们的目光不仅仅局限在一个市,也不会是一个省,同样也不会局限在全国。我们刚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,做到世界第一。从格局来讲,我还没见过跟我们有可比性的酒店。”

    听着徐方娓娓而谈,孔朝玲的心却是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的竞争对手,有如此宏观的发展蓝图!再想想苏浙大酒店,再想想谢氏集团高层的内心格局,跟徐方相比确实有天上地下的区别。

    短暂的失神后,孔朝玲心里也稍微有些不服,继续问道:“你们这么厉害,怎么还没把江浙大酒店挤走?”

    徐方叹了口气,道:“因为江浙大酒店有个厉害的女人,跟你一个姓,都姓孔。可惜了这么好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这么一说,原本还有些不服气的孔朝玲,心里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不过脸上依旧平静问:“怎么厉害了?”

    徐方坐直了身体,抿了口茶,温和道:“打扰你休息吗?不打扰咱们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睡得晚,正好好久没跟人说过话,你要是方便就陪我多聊会儿。”孔朝玲立刻道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们发展势头还是很迅猛的,后来那个女人连续制定了一些方案抵制,倒也稳住了营业额。这个女人很厉害,江浙大酒店从起步到今天的规模,都由她亲自策划,而且保持着酒店水平一直处于一线地位。这需要很精准的市场眼光,总的来说,谢氏集团的兴衰成败,她是最关键的一人。可惜啊。”说到最后,徐方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孔朝玲立刻追问。

    “可惜江浙大酒店的平台太小,能拿出的资源也不多。不说别的,如果江浙大酒店的饭菜口味能跟秀兰大酒店一样,有孔朝玲在,我们想打入临安市真的很难。况且他们酒店背后老板的魄力、眼光也不行,将她的能力全部局限在江浙两省内,出了这个地方,所有支持都供应不上。大好的人才,真是被埋没了。”

    当着孔朝玲的面狠狠抹黑下江浙大酒店,表面还要装出悲天悯人的姿态,徐方内心如同酷暑七月吃了冰一样爽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