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509章 设定好的英雄救美
    因为今天大家在谣传她辞职的事儿,加上公司职员对她的意见,让她闹心了一天。

    今晚去商场,疯狂刷了三万块钱,买了两件高档外套,才缓解了心头的郁闷。

    哼着小曲,正想着明天该怎么打扮,忽然看到车前人影一闪,心里一惊,急忙踩了刹车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那人看到车停了,立刻过来敲车窗。

    看着窗户外的人,带着眼镜,倒不像是坏人,孔朝玲将车窗打开,好奇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不待她问完,就见这人手迅速一探,伸进车窗把车门打开,然后一把把她拽了出来,拉到了路边的小巷子里面。

    孔朝玲住的地方比较高档,周围的住宅区并不多,这里还是一个类似公园的地方,大晚上的哪有什么人?

    孔朝玲想叫一声,嘴却被人堵住,随后就看到了三人从阴暗处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妞开的宝马,应该挺有钱的!”把孔朝玲绑来的人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开宝马?去,把值钱的都搜出来,行车记录仪销毁!”为首的一名混混努努嘴,立刻有人朝路边跑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救命啊!”孔朝玲被人抓住,此刻大声叫着。

    为首青年照着孔朝玲脸上就是一巴掌,呵斥道:“叫什么叫,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?老实点,待会让你走!不听话,就死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被青年这么一吓,孔朝玲立刻乖乖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很快,那名去车里搜东西的人走了出来,拿着孔朝玲的手提包跟新买的衣服,喜滋滋道:“大哥,这妞有钱啊,钱包里有三千多,其他没什么值钱东西,这两件羽绒服我看了看价签,一万多一件,也不知真的假的,您拿回去给嫂子穿,我看正好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多,这么有钱!开宝马,应该不会买山寨的忽悠人。小泽,把她的手机没收了,咱们走。”为首青年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妞长得还不错,那边正好有车,不如把车开过来,咱们在车里把她给上了,反正也没什么人。”一贼眉鼠眼的小弟提议道:“咱们在一旁录像,她要是敢报警,咱们就把录像发网上去!”

    “嚯,这主意好啊!”为首青年眼睛一亮,招呼道:“赶紧的,把车开进来!”

    孔朝玲眼里此刻布满泪水,平时作为苏浙大酒店的总裁,何时受到过如此委屈?要是那录像曝光出去了,以后她颜面何存?

    虽然想呼救,但想着青年刚刚要挟自己的话,她也不敢吱声。看着车被开进来,她终于忍不住哀求道:“大哥,你把我放了,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,给你们一百万,怎么样?今天就给!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钱?”青年闻言顿时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“对,一百万!现金!”看到有戏,孔朝玲立刻趁热打铁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妞这么有钱,身份肯定不简单啊。咱今天要是把她放了,她肯定跟咱过不去。还是先把她上了,然后录像,留她点把柄。”之前那贼眉鼠眼的小弟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考虑周全,回头我上完让你先上,赶紧的,塞车里去!”为首青年眼睛一亮,似乎已经按讷不住。

    已经绝望的孔朝玲,忽然余光一扫,就看到一辆车在马路上驶来,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,孔朝玲用力一挣,忽然摆脱眼镜男的束缚,一边朝路边跑一边对着那辆车挥手,大声叫道:“救命啊,帮帮我!”

    “草,别让她跑了!”为首青年怒骂一声,也跟着跑了过去,一把冲过去拽住孔朝玲,随即两个大嘴巴子过去:“再叫信不信老子剁了你!”

    不过孔朝玲之前的举动已经有了效果,原本还疾驰的车,忽然停了下来,随即一名青年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帅哥,帮我报警!”孔朝玲看到有人下车,也不怕挨打,立刻对着徐方求救。

    “你们抢劫?”徐方走到巷子里,看着几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抢什么劫,滚远点,信不信把你剁了!”看到徐方就一个人,一混混立刻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竟然抢劫,我报警了!”徐方拿出手机就要报警。

    “弄死他!”看徐方竟然想打电话,为首的青年一挥手,三人立刻朝徐方冲去。

    徐方并没跑,将手机一收,冲着三人就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个高手,但此刻却显得跟普通人无异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徐方的拳头狠狠砸在一人肩头,但一混混的脚也踹在了他肚子上。

    顺势在地上打个滚地葫芦,徐方站起来再次朝一人冲去。

    这样你来我往半天,徐方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。不过那些混混也不好受,在徐方的把控下,几名混混也比徐方强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如此纠缠了半天,混混看徐方真的很难缠,终于将孔朝玲一放,丢下一句要弄死徐方的狠话匆匆跑路。

    等那群混混们走后,徐方才看着孔朝玲,温和问:“美女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没了危险,孔朝玲虽然还心有余悸,但也恢复了不少,看着徐方的衣服都已经撕毁,感激道:“这次太感谢你了,不然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这不应该的吗,况且还救下个大美女。”徐方呲牙咧嘴的站起来,故作轻松道:“这么晚了,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吧。对了,你怎么被他们逮到的?”

    “我正开车呢,结果一个人把我车拦了,我看他不像坏人,就打开车窗问他啥事,结果就被他们拽下李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群人真是无法无天了,以后一个人开车,切记要锁好车门,太危险了。对了,你行车记录仪还有吧?现在或者明天可以报个警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他们应该是惯犯,行车记录仪给销毁了,他们能到现在没进去,应该是知道这里留不下什么证据。”孔朝玲叹了口气,并没报警的心思。

    孔朝玲不愿意麻烦,也遂了徐方的意,揉了揉胳膊,虽然疼的呲牙咧嘴,却仍故作云淡风轻道:“也行,你以后小心点,今晚赶紧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那群混混只是把孔朝玲钱包的钱拿走了,其他的东西都落在地上,将衣服和包捡起来,她刚才看到徐方被打了好几下,心疼道:“不着急,你没事吧,走,我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,我休息一下就好。”徐方摆摆手:“小伤。”

    看徐方执意不去医院,孔朝玲只能退而求次:“那你跟我回家吧,我给你抹点跌打药,处理下伤口。你要是这个也不答应,我心里可真过意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之前的本意,就是跟孔朝玲拉进关系,闻言也没有拒绝,感激道:“行,那真是太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,这都是应该的。”看徐方答应,孔朝玲微微一笑,将东西放回车里,道:“你能开车吗?不能开车就先坐我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能,你前面带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