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499章 徐方打人曝光
    “元友,你找我?”谢正飞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最近身体还好吧?”谢元友客套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挺好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还行,对了,跟你说件事。小豪被人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回事?”谢正飞故作惊讶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打人者正是谢氏集团的徐方!”

    听到这,谢正飞顿时来了兴趣,急切问:“怎么回事,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谢元友也不啰嗦,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谢元友的话,谢正飞也思考起来。对谢豪虽然了解的不多,但确实也没听说他有什么亮眼的地方,估计也是个草包,他说的话又有几分信?

    考虑半晌,谢正飞才道:“元友,抓捕徐方的事儿先不急,你把电话给小豪,我问他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谢元友走到病床前,将手机递给谢豪道:“是你大伯的。”

    谢豪打小就怕这一家之主,听到是谢正飞的,心里也有些紧张,颤声道:“大伯好,我是小豪。”

    “小豪啊,现在身体好点了没?”谢正飞慈祥问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,谢谢大伯关心。”听谢正飞温和的语气,谢豪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伯问你几个问题,你是怎么认识那女孩的?为什么要借给她钱?”谢正飞知道徐方不好对付,一些事情需要问妥当了,才能决定究竟值不值得做。

    “我对那女孩本来挺有好感的,但一直追不来。她说想创业,找我借十万块钱,我就给了她。结果她创业失败,我去催账的时候,她竟然说不想还了。我跟她争执的时候,恰好一个男的进屋就把我暴打一顿。”谢豪这犊子撒谎习惯了,此刻脸不红心不跳。人家君竹借钱开粮食店的时候,他连人家面都没见过呢。后来还是从借他钱的信贷公司里,买到的那份借条。

    谢正飞分析了这句话,立刻找到了漏洞,又问道:“既然你对他有意思,为什么还要催款?那点钱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算什么,我刚开始都没打算让她还,但我发现,发现她跟别的男的在一块,搂搂抱抱的,我气不过”说到这谢豪就顿了下来,但意思大家却都明白。

    听到侄子这解释,倒也说的过去,谢正飞考虑了半晌,又道:“你确定这件事是对方有错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错,真就直接捏鼻子认了,但这事真不怪我,我什么都没做,就直接被人冲上来噼里啪啦一顿揍。”谢豪的声音无比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知道了。”谢正飞点了点头,道:“你把电话给你爸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谢元友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法律的武器永远是最犀利的,你现在报警,咱们好好整治下那小子。”谢正飞狠声道:“你知道怎么做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这边会联系警方,故意致人重伤,至少要让他在里面蹲十年!”

    “好的,现在就去办,我这边会找媒体帮忙,把这件事的热度炒起来!相信舆论的压力下,那小子一定会受到严惩!”谢正飞吩咐一句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爸,大伯他说什么?”谢豪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整个家族都会为你报仇。不过以后你也争气点,别什么事都指望家里。”看了眼被打的跟猪头似的儿子,他也没继续教育下去,让他好好休息会,便打电话联系人去办事。

    临安市警厅。

    顾长渠正在喝茶,从今早开始,他的心也格外愉悦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临安市头号大混子龅牙强给他打了个电话,破天荒的告诉他,以后他这都正经营业,以后别派警察来盯梢了。

    对龅牙强的话,他可是一点也不信。但真派人去调查后,原本违法乱纪的勾当真就没了!

    没有了这只蛀虫,临安市的治安肯定要上升一个台阶!

    叮铃铃

    正当顾长渠想着临安市未来轻松的局面,忽然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看号码,竟然是谢氏集团的。

    “谢老弟,好久不见啊。”按了接听,顾长渠也不问究竟啥事,先寒暄了几句。能让谢元友亲自打电话过来,这事儿应该是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顾局,确实有好些日子没见了,最近两天一起喝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顾长渠满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,顾局,我这边也有点小麻烦,还得请你帮个忙。证据确凿,但希望你能处罚的稍微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顾长渠知道正事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家儿子被人打了,重伤。凶手已经知道是谁,到时要是判刑,还得请顾局多判他几年。”谢元友终于说出了目的。

    听说是这事儿,顾长渠还是要卖谢家一个面子,笑道:“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予以最大处分!对了,什么人敢跟你们动手?”

    “知道秀兰集团吗?他们董事长打人。”谢元友叹口气道:“真是太过分了,堂堂董事长竟然打人,这事情影响太恶劣了!”

    谢元友就这么随口一说,那边顾长渠却如同被开水烫到一般惊叫道:“你说的人是叫徐方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顾长渠一个激灵,上次就因为抓捕徐方,结果军区的人直接带一个营的人来,自己也被批评教育一番。原本的副局张延海作为主要负责人,现在已经判刑了。

    这一尊煞神,已经进了他的黑名单,他还真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而且谢豪这个人,作为临安市的纨绔之一,可没少被人投诉,他对那小子还是很了解。这事儿,估计全是谢豪的错。尴尬笑了笑,顾长渠才道:“谢老弟,这事儿是不是整错了?你确定要抓捕徐方?”

    听顾长渠这语气,谢元友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,好奇问:“顾局,您是不是有什么难处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跟你说吧,知道谢墨吧?谢正飞的儿子。就因为招惹了徐方,然后找张延海去抓人。抓到最后你说怎么的?一个营的人冲进我们这,谢墨跟我们张局现在都进去了,人家还好好的。我这级别的朝上打听,根本打听不到徐方的消息,这么个人,你们招惹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谢元友心里一突,当时的事情他确实知道一些,谢正飞和谢三爷,全都被带了进去,结果谢墨还是没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的能量,看起来确实不小啊。

    不过谢正飞应该也知道那小子的能量,大哥既然决定做这事,那小子看来也并非动不得,当即苦着脸道:“顾局,那人要是犯错,法律还管不了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不大好管,但应该也可以管。”顾长渠模棱两可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报警,他打了我儿子,你们看着来吧。事情的真相,我们也会配合媒体公布出去,顾局您就公事公办。”谢元友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现在找人去调查下。”顾长渠叹了口气。谢氏集团不好惹,但徐方也不好惹。特么的这群大佬闲着没事,天天瞎整什么鸟玩意事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顾长渠心里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上开始斟酌。

    不多会,一些媒体上,也陆续登载了一些新闻。

    “秀兰集团老板仗势欺人,暴打小青年!”

    “有钱就了不起,秀兰大酒店老板暴打路人!”

    “小伙讨债,反被秀兰大酒店老板打成重伤!”

    “秀兰大酒店老板,疑因女人向情敌出手!”

    秀兰大酒店跟谢氏集团,在临安市都让人耳熟能详。如今看到这秀兰大酒店出事,不少人都点开了这些新闻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条新闻后,不少网民也在新闻下方评论,支持将徐方绳之以法。不过徐方也没做错什么事,倒没真正影响秀兰大酒店的营业情况。

    本来不是多大的事儿,却在谢氏集团不遗余力的宣传下,抓捕徐方的呼声也更高起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,徐方正在家里看电视。

    这种闲暇时光很少有。

    而且有的时候,也经常会被破坏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徐方还没休息多会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赵雨霏打来的,徐方按了接听,笑问:“雨霏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徐总,出事了,现在不少媒体都在报导你打人的事件呢。”赵雨霏急切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打人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把新闻都发你聊天软件上了,你有时间就看一下。”赵雨霏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打开手机,点开了赵雨霏发给他的新闻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后,徐方的眼里也有些寒意。

    谢豪这件事本来他并没准备深究的,但这些媒体一出,而且还严重扭曲了事实,徐方这睫毛都是空心的妖孽,稍作思考就明白谢氏集团的用意。

    致人重伤,故意伤人,这必然要受牢狱之灾!

    既然你这么对我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    徐方知道自己时间不多,这些新闻既然已经出现,那警方注定要立刻对自己展开追捕。

    徐方要趁这个时间,快速把一切事情解决。

    叮铃铃

    一道手机铃声忽然传来,看着这临安市的陌生号码,徐方也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找自己?

    好奇按了接听: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是徐总吗?”一道很客气的中年声音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