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498章 以后好好做人啊
    杨二麻子此刻的内心,确实有千万头羊驼奔过。

    老子是欠了银行钱,但你一个大混子来收款?疯了吧?

    干笑两声,杨二麻子才道:“秦哥,别闹,走,咱们喝点酒去!这事儿也跟你们没关系是不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没关系?看清楚,这是什么?昭行工作证明!爷现在有正经工作,是昭行的员工!你欠我们公司钱还想赖账?赶紧的还上!”秦哥眼睛一瞪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秦哥,你这真假的?”杨二麻子故作惊讶道:“再说,这事儿是我媳妇贷的款,我现在跟她已经离婚了,你们找我头上来也不是回事啊,要找你们找她去。”

    “离婚了?谁不知道她现在还跟你在一起呢。你蒙的了别人,还想蒙我?再说,我说你之前哪来的钱在这边买房,是你媳妇贷款给你买的吧?”秦勇冷笑一声:“这钱必须还了,不还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“秦哥,现在可是法治社会,你这样无理取闹可不好吧?”泥人还有三分火气,杨二麻子此刻也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无理取闹?特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怎么就成了无理取闹了?”秦勇使了个眼色,身后二十多号人立刻把杨二麻子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打人吗?我这里可有监控器的,信不信我报警?”杨二麻子看着二十多号人,心里也有些发憷。

    “报警?报呗,我们做啥了吗?”秦勇大声吼了句:“老子一向遵纪守法、以德服人!能干出违法乱纪的事吗?”

    听秦勇这话,杨二麻子额头冒出几条黑线。你丫遵纪守法?特么那世界还有坏人吗?

    还好当时这里安装了监控器,要是他真敢动手,必须要报警!

    不过预想中被打的情况并没发生,只见秦勇看着台球厅内的顾客吼道:“都特么看什么看,以后都不许来了,谁来,老子就弄死他!滚!出去!都出去!这里倒闭了!”

    这二十多号混子站一起,纹身之类的露着,确实很唬人。本来还不少顾客的台球厅,立刻走了一大半人。剩下一些看着比较健壮的人,看着人走的差不多了,也不敢再逞能,也直接走人了。

    秦勇从头到尾都没打人。

    但杨二麻子此刻却更蛋疼了!

    被秦勇这么一闹,刚才在这里的客人,以后可能都不会再来了!

    这种事他报警,秦勇完全可以打着催款的名义躲避罪名,最多被批评教育一下。以他们老大龅牙强的能量,哪怕秦勇下次再来,也不会有人管的。

    要以后这群人天天来这么一闹,这生意就没法干了。

    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,这个念头刚出来,就听秦勇嘿嘿笑道:“怎么样,现在人少清静多了。二麻子,爷劝你一句,做人就要本本分分、规规矩矩。伤天害理的事儿做多了,那要遭天谴的。你丫敢欠银行的钱不还?我们强哥那么叼都不敢。你今天给我个准话,这钱到底还不还?不还的话,哥就一直在你这等着!反正店里也不会有人,清净点方便思考。”

    做人要本本分分?别人说这话我认,从您嘴里吐出来,我怎听着这别扭?杨二麻子今天终于知道吃了苍蝇究竟是什么感觉!

    这钱不还恐怕是不行了,现在台球厅盈利还可以,要真被搅和瞎了,在周围的名气就臭了。他现在的顾客主要就靠周围的各大公司职工,如果周围的人都不敢来,这两年的苦心经营恐怕就要白费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杨二麻子才不得不认孬,语气也弱了下来:“秦哥,既然是你来催款,这面子必须得给。改天我请你喝酒,痛快的喝!但跟你说句实话,我现在手头也不宽裕,前些天才买了房,装修的钱还没付呢,这钱一下也拿不出来。您看,能不能暂时缓缓?”

    “哟呵,还有钱买房,没钱还贷款?话我说清楚啊,钱什么时候还,我就什么时候走。”秦勇大咧咧朝一旁沙发一坐:“这里环境还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,我还不行吗?”杨二麻子看秦勇这架势,知道不还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嘛,话说回来,你欠了银行六十万,这四年没还,我就得说说你了,欠银行的钱,利率那可是很高的,现在的欠款,估计得几百上千万了。哥也不吓唬你,你爽快一点,现在去把钱还了,我给你开个证明,八十万全部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八十万!”听到这白白多的二十万,杨二麻子两眼一瞪:“秦哥,账没你这么算的啊。这么多钱,我可真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拿是吧?”秦勇斜眼看了看杨二麻子。

    杨二麻子心里一苦,本以为这事儿都过去了,没想到最后不仅要还,还得还出个利息。这么多钱他可不愿意,好说歹说下,才同意交了六十五万,这事儿才算作罢。

    等杨二麻子把钱交了回来,秦勇才拍了拍杨二麻子的肩膀,语重心长道:“兄弟,以后好好做人啊!”

    随即一挥手,冲着一群小弟道:“收工!”

    等秦勇走后,杨二麻子才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竟然被一个混子教育,做人要本本分分?以后要好好做人?就你他妈的还遵纪守法?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?

    出了门后,杨勇则长吐了口气,当着二十几个兄弟的面感慨一句:“光明正大去做以前做的事儿,爽啊!”

    有了明面的身份,有了一个很正当的理由,光明正大去收保护费,不,去催款。这些平时做啥事都提心吊胆的混混们,最近如同打了鸡血般格外兴奋。

    甚至有不少人,还破天荒的开始加班,半夜十二点去敲欠款人的门!

    一场催款行动,在临安市地下圈子,如火如荼的展开!

    再说谢豪上次去找君竹,本打算让她做自己女人,结果就被徐方打了一顿,直接住了院。

    谢豪虽然不是谢氏的嫡系,但也出自谢家一脉,他老爹家在谢氏集团也担任重要职务。

    其父亲谢元友,负责谢氏集团化妆品江浙省的销售,江浙省在国内属于经济大省,人们消费水平很高,谢元友在谢氏集团还算有地位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临安市,本就是谢氏集团的大本营地区,在这里哪怕一些高官见到他,也得客客气气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今天下午,谢元友接到了自己儿子住院的消息。

    本来还有一场合作要谈,他也没了心情,心急火燎的赶到医院,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。

    虽然医生说没多大伤,只是轻微的脑震荡,但看着脸肿的跟猪头似的谢豪,谢元友还是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此刻儿子还没休息,看到老爹出现,谢豪如同找到了救星,眼泪就扑簌簌掉下来,哀嚎着跟老爹哭诉:“爸,你可得帮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被人按在地上,那人巴掌就一直朝我脸上扇,几百下啊,牙都掉了两个。”谢豪说话都不大利索,但还忍着疼痛说了出来。这仇如果他不报,估计很长时间都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被扇了几百巴掌?

    看着儿子的脸,以及医生诊断的轻微脑震荡,他的心也无比愤怒:“谁干的?为什么打你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的当时想创业,我就借了她钱,谁知道她竟然欠钱不还,我当然就生气。结果一个人不知咋的,进来就打我,这件事真不怪我啊。”谢豪以前应该没少做这事,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被打?这还了得?

    阴沉着脸的谢元友,拿出手机找出个号码打过去,电话接通后,冰冷着声音道:“现在查清楚,小豪究竟是被谁打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边简短的声音传来,电话就挂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好好休息,等我查清楚了究竟是谁再帮你算账!”看着一脸惨状的儿子,谢豪森然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一切都很发达,只是稍作打听,再找些关系调集下监控,第二天上午,谢元友就查到了那人的消息秀兰集团的徐方!

    秀兰集团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谢元友就感觉有些熟悉,仔细回想了下,谢元友顿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谢氏集团的敌人之一!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地方,狠狠冲击了谢氏集团的餐饮业不说,还顺带让谢氏集团整体的名气下跌过几次,对他这块的影响也比较大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的老板,竟然恶意打人!

    自己只要稍微运作,完全可以让医院开个重伤证明。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,故意致人重伤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到时自己拒绝私了,再跟警方那边走动下关系,徐方这十年恐怕跑不了。

    不仅能帮儿子报仇,还能让竞争对手完蛋,这一石二鸟之计,让谢元友小小振奋了下。听说秀兰大酒店让家族十分头疼,谢三爷跟餐饮界女皇孔朝玲一起出手,最后都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如果真能打击到这个对手,自己在家族的地位,应该还会再上升一些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些,谢元友立刻给谢正飞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金陵市,谢氏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谢正飞此刻正皱着眉头,看着桌子上研究的资料。

    本来他已经让人跟龅牙强以及临安市媒体打过招呼,不允许他们给秀兰集团做宣传,结果就在今天,几家媒体又接了秀兰大酒店的广告。

    仔细打探下情况,最后才知道是龅牙强这边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心里正计较要不要处罚下龅牙强,手机铃声在这时却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号码,竟然是谢元友的,大上午的他找我啥事?谢正飞好奇按了接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