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467章 呛他
    readx();    “庄省长的政绩,大家应该都有目共睹,各项经济增长很快,今年更是让一些贫困落后的地区致富,放眼全国这成绩也可以排在前列,再看看他这些年的所有事迹,都算得上两袖清风、清清白白,在闽南的风评、口碑都没话说,这么优秀的省长,我建议要予以褒奖、支持和信任,不能寒了我们干部的心。不能因为一些小人的诋毁,就寒了闽南百姓的心!”

    听着金明掷地有声的话,总理微微点头,道:“金部长说的都是事实,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没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金部长说的不错,庄省长这些年兢兢业业,闽南的发展速度很快,今年更是让几个贫困村经济快速发展,是所有贫困村的榜样,这样有能力的人,说褒奖可以,要是惩戒的话,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。”一中年男子也表示支持庄乡南。

    这人刚说完,一位头发梳的油光锃亮的削瘦中年男清了清嗓子,沉声道: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现在闽南的百姓对庄乡南支持,是因为别人不知道里面的黑幕。不说别的,两年前其子庄泽,强行夺取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股份,并狐假虎威借用庄乡南的名头,到处招摇撞骗、骗取钱财,侵害了其他创业者的利益。如今庄泽不知悔改就罢了,反而变本加厉,开了一家服装厂,然后借用其父职权,到处倾销服装,更过分的是,这赚钱的主意竟然打到了学生的头上。根据调查,闽南省几个市区的各个中小学,都在用庄泽旗下公司生产的校服,影响极为恶劣!”

    顿了顿,此人继续道:“如果别人不知道还好,但如今已经有人举报,现在的媒体多么发达,这件事相信很快就能人尽皆知,如果这时候还继续任用庄乡南,谁还会服他?谁还会支持他?”

    “老云,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,庄省长有没有滥用职权帮庄泽赚钱,现在谁也没有真正的证据,这这样属于诽谤啊。”一身材发福的中年人振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云院长说的很对,现在的舆论实在是太厉害了,庄泽赚了这么多钱,如果说没有庄乡南背后支持,谁信?不说别的,就说校服这件事,本来每个地方的校服找的服装生产商都是不一样的,人家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,这关系能说断就断?凭什么就选择和庄泽合作?这中间很多事经不起推敲,一旦公布于众,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天下人诟病,我建议先关停庄泽公司,彻查账户信息,给庄乡南也暂时停职,等一切都水落石出后再议。”一大眼男子振声道。

    除了总理外,六个人已经有五人表态。

    如果最后一人是支持庄乡南的,庄乡南的危机应该就能直接解除,如果他也想让庄乡南受到处分,最后的结果,很可能是要再次彻查庄乡南。

    很多事迟则生变,本来没有的事儿,随着时间就有了,白的也变黑了。dudu1();

    总理的目光也落在最后一人身上,温和道:“姜部长,您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姜讯明白自己这一票的重要性,这一瞬间他就进入了进退两难的情况。

    庄乡南的资料他看了,感觉这确实是个好省长,虽然资料显示他儿子有些混账,甚至庄乡南自己也有些无伤大雅的小问题,但终究是瑕不掩瑜。一生清清白白,让人赞叹。

    但云院长的权力很大,既然他想整庄乡南,自己如果跟他唱反调,以后云院长会不会给他下绊子?

    正当姜讯犹豫之际,金明忽然道:“对了,我再补充一点,这些资料一点也不客观。其中对庄泽的描述,更是严重扭曲了事实。这个青年我了解过,是个很有能力的青年才俊,人家的服装公司就是他凭自己的努力才经营起来的。当然,避开这个不谈,我再举一个例子来证明。你们说庄泽是靠庄省长的关系,但你们听说过FZ家教平台没有?这个就是庄泽创立的。创立的地点就在燕京,庄乡南的手可伸不到这里来吧?”

    “FZ家教平台是庄泽创立的?”总理眉头一扬,眼里闪过一道神采。

    “总理也听说过?就是庄泽创立的!”金明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总理沉吟片刻,才看向姜讯道:“先听姜部长说完他对庄省长的看法吧。”

    姜讯听到FZ家教平台的时候,心里就明白自己该支持谁了,此刻听到总理问话,笑道:“咱们的调查组能力强悍,相信大家都清楚,这份资料既然没有记录庄省长的污点,那我也相信他这一生清清白白。而且人家的成绩在这里摆着,如果予以处分,我相信确实会寒了闽南百姓的心。如果有人恶意抹黑庄省长,我建议严惩处理!”dudu2();

    听到姜讯的话,金明心里也是一喜。他很清楚庄乡南跟姜讯没有一点关系,而云院长的权力比他大,他能站在自己这边真是十分难得。

    总理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,点点头道:“嗯,综合下大家的意见,我感觉庄省长与其儿子并没有多大问题,至于是谁在抹黑庄省长,我们也要追查到底。对了,诸位都听说过FZ家教平台吧,这个平台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老友儿子整出来的平台,金明自然得支持,当即点头赞道:“很不错的平台,发挥了大学生的价值,促进了高三学生的成绩提升,从近的角度来看是一举两得,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这又能给社会培育出更多的优秀人才,这个平台理应支持啊。”

    云院长似乎跟庄乡南并不对付,此刻也唱着反调:“话是这么说,但这平台还是以营利为目的,还向学生收取提成,我感觉赚学生的钱有些不道德。而且这种私企能保证每位学生的安全吗?虽然现在没出什么问题,但这平台毕竟只成立了一周时间,以后的日子里,他们能保证这么多学生的安全吗?而且教育也是咱们重点抓的问题,最好不要和利益挂钩。FZ家教平台对外收费的价格,好像都有一小时一千块钱的家教。这么高的价格,那些家境普通的高三家长怎么承担?”

    “我建议把这个公司取缔,然后教育部专门成立一个类似的家教平台,对每位请家教的家长进行登记,这样能保证大一学生的安全。然后每位家教的价格,都统一定价,比如标价15元或者20元每小时,对一些高考分数较高的家教,由国家予以一定补贴,争取让每位高三家庭都能请到家教,这样能让更多的高三学生受益,能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听着云院长的话,一旁姜讯有些恼了。

    自己女儿在里面可是总经理的位置,要是家教平台做好了,对自己女儿有多少好处?岂能被你一句话就推翻了?

    当着老子的面,你就想毁了老子女儿的幸福?

    一时间,姜讯原本对云院长仅存的一丝顾虑彻底烟消云散,语气严肃道:“云院长,你一定没有好好了解FZ家教平台,恰好这么有意义的平台,我仔细研究了一下。”dudu3();

    顿了顿,姜讯继续道:“这个家教平台虽然建立时间短,但公司各项体系非常成熟。云院长刚刚说的安全问题,我想根本是不存在的。注册这个平台的会员,需要手机验证码,一个手机只能注册一次。光凭这一点,就能保证大部分家长的信息合法。然后在大一学生去做家教之前,他们公司会派出专门人员上门认证,需要检查家长的身份证、房产证或者租房合同以及高三学生本人。我想凭借这几点,就能保证家教和家长双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FZ家教平台想的,要比咱们想的还多。每个家教的网站后台,都有一个‘确认到家’的打卡系统。如果做完家教两小时后没有打卡,FZ家教公司会主动联系这位学生,如果联系不上会报警处理。云院长,你现在还感觉这个私企无法保证大一学生的安全吗?”

    听到姜讯的问责,云院长有些懵比。老子跟你好像没什么过节吧?你刚才支持庄乡南我可以理解,但此刻你呛我干啥?

    不过当着众人的面,云院长也不好发作,脸色不好道:“这么一说是比较完善。”

    云院长以为这事儿就完了,却没料到姜讯这厮竟然又打开了话匣子:“应该说是非常完善!而且刚才云院长说,FZ家教平台向学生收取提成很过分,想让国家成立一个家教平台。但不知云院长想过没有,原本别人时薪能达到五六十,结果来我们这里时薪只有十五元,你感觉这些大学生是愿意交中介费,还是愿意接受时薪十五的价格?”

    不等云院长搭茬,姜讯毫不客气继续道:“而且FZ家教收取的提成非常少,从学生手里只收3%的提成。他们也是公司,人力、物力都需要花钱,收取这点钱我感觉很合理。教育虽然是大问题,但国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既然他们的经营方式,大一学生和家长之间都没有意见,咱们费力不讨好的成立家教平台,简直是愚不可及!”

    听着姜讯言辞如此犀利,这次不仅是云院长,其他几人也全懵比了。

    印象中云院长好像确实没得罪姜讯吧?这家伙怎么今天一直呛他?

    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.yuehuatai.com,请访问手机请访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