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463章 威胁短信
    readx();    【.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www.yuehuatai.com。“徐方,发生什么事了?”感受到了徐方的凝重,郑秀兰着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临安市那边出了点问题,我这赶过去看看,你们有事打我电话。”徐方丢下一句,便辞别几女朝市区赶去。

    “徐方这才刚回来就走,天天太忙了。”看着徐方离开,赵红艳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生意做大了,肯定不会一直闲着,随他去吧。”郑秀兰对徐方的行为很理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方驾车一路疾驰,半小时后就到了上苑小区。

    “香雪,欣姨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来到客厅看到两女都在,徐方平静问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就回来了,闽南省的市场基本稳定了,在外面呆着也不是个事,结果就出现这档子事。”林香雪语气依旧寒冷。

    “雨霏那边怎么说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发生这么大的事,雨霏那边也在等我们出解决方案,不过她那边的公关部已经在行动,尽量将影响压到最低。”林香雪如实说着情况:“已经报警,警方也已经立案,但究竟是谁做的还有待考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一趟临安。”徐方知道在这里呆着也没用,不如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林香雪也起身道。

    徐方本不想答应,有人敢在临安市这种地方纵火,背景和能力肯定不凡,林香雪去很可能会发生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她坚定的眼神,徐方也微微点头。dudu1();

    机票都是下午的,上午的票赶不及了,徐方三人一合计,干脆开车过去。

    将车加满油,徐方就开车上了高速。将导航打开,在没有监控头的地方,徐方直接将油门踩到了底。看着时速不断上涨,直至260迈徐方才停止加速。

    因为开的很稳,坐在后面的两女倒没注意徐方正疯狂超车。

    四小时后,徐方将车头一拐,就下了高速。

    “没油了?”林香雪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临安了。”徐方平淡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十二点!”林香雪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开的比较快。”徐方笑了笑,将车速放缓下来。

    并没先去找赵雨霏,徐方开车带着两女来到了三环被烧的酒店。

    离老远,徐方就看到焦黑一片的墙体,窗户有的已经被烧化,原本气派的广告牌也只剩下孤零零的架子。

    原本华丽的酒店,此刻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楼体。

    徐方围着楼梯走了一圈,因为周围有不少人围观,所以也没人注意到他。徐方看了一圈后,大概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被人纵的火,这个点酒店没人,不容易闹出人命,更不容易被人发觉。别人烧的时候四处洒了汽油助燃,不然靠这楼的防火结构,不会轻易燃烧。dudu2();

    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?

    徐方的拳头逐渐捏紧。

    开车来到二环的酒店,赵雨霏看到徐方几人来了,立刻焦虑地迎了过来:“徐总,林总。”

    “黑狼呢?”徐方语气冰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爷,我……”看到徐方,赶过来的黑狼语气有些结巴:“徐爷,不是我做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不是你做的,把你知道的信息全部告诉我。”徐方目光如刀,让黑狼心里一阵惊慌。

    黑狼不敢隐瞒,直言道:“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,今早才知道楼被烧了,我打电话给龅牙强询问情况,他说也不是他干的,但他说万家生佛前两天给他打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里说的什么?”徐方语气有些冷。

    “他不说!他说怕得罪万家生佛。”黑狼似乎怕徐方不信,补充道:“我还过去抽了他几巴掌,但龅牙强还是比较为难,我也没好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徐方微微点头,龅牙强能提供万家生佛给他打电话的消息就已经十分难得,再让他张口承认是万家生佛背后指使,显然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是万家生佛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黑狼闻言点点头,分析道:“万家生佛找咱们麻烦,应该是受到了谢氏集团的指使。虽然谢氏集团跟万家生佛在苏、浙两省一黑一白,看着井水不犯河水,但两家可以互相利用的事情很多,如果对方有求,一方也会尽量满足。上次万家生佛找龅牙强来对方你,虽然已经失败,但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,所以才有了这次纵火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纵火之后,他们还会有下一步动作吗?”徐方追问道。dudu3();

    “按照以往的风格,他们应该会找你聊一聊。”黑狼分析道。

    徐方微微点头,先烧一栋楼警告一下,让自己知道万家生佛的厉害,然后在自己心慌无比的时候,顺势提出自己的需求。

    如果徐方是一般人,可能真会就此收手,认命。

    但徐方这倔种,当年枪林弹雨里都面不改色的狠人,怎么会惧怕一个地下混子?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徐方点点头,拉过赵雨霏道:“雨霏,这件事只是个意外,现在找人快速修复酒店,修复后重新开业。酒店这边加强安保工作,晚上也要有人巡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一直不知该做什么的赵雨霏急忙点头,从接到酒店被烧的消息到徐方来,她总算安了点心。

    “徐方,接下来怎么做?这亏咱们就这么认了?”林香雪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眼里闪过一道凶光:“为什么要认了,不是已经报案了吗,等警方给结果就行了,咱们普通老百姓能调查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谢氏集团跟万家生佛沆瀣一气,不管是他们谁做的,肯定都会阻止警方办案,到时肯定又会是一个无头案件不了了之。”赵雨霏呆在临安市时间不短,对谢氏集团的了解也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有人可以阻止他们办案,但也可以用一些方法让他们好好办案。雨霏你先去忙,大家也各自守住自己工作,我先出去趟。”徐方吩咐一声便出了门。

    挑个了小巷子,在一个小亭子里买了张不记名的手机卡,又换家店买了个老人机,将电话卡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找个无人的角落,徐方给自己的手机发了条短信:这只是一次警告,限一周内滚出临安市,不然后果自负!

    然后将这手机卡拿出来折断,随手扔进了垃圾箱里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后,徐方直接进了办公室,赶紧将这条短信截图,然后打开秀兰大酒店的微博,将这张图挂了上去,并配了如下一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