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第446章 我们景区月底开业了
    郑秀兰的效率很高,九点半的时候,郑秀兰就把每间房,都做成了一个链接挂在了官网,后面标清楚了价格。

    知道郑秀兰已经做好,徐方打开电脑,开始查看这些内容。

    随便点开一个连接,最上面写着:岳海村景区精品小区租住,豪华三居室。

    在下方则挂上了这栋楼每个卧室以及客厅、洗手间、厨房的照片。

    而价格也很透明,直接挂在了网上,这套房每晚六百元。

    平均一个房间二百块,就能住一个不错的地方,很适合朋友们组队过来。

    美工不仅做了图片,还专门配了一些文字,主要宣传了近海、有生活氛围等优点。

    “徐方,那个小区基础设施一点也不健全,你打算怎么处理?游客来了不会想买瓶矿泉水都难吧?”郑秀兰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想了想就做出了决定:“在宣传页面上再加一句话,小区底配备中型超市、药店、小区直达景区内部公交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咱们都有吗?”郑秀兰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去联系,全部都会配齐,你尽管放心。”徐方笃定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这些的话,咱们租出去的把握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将网址发给酒店前台,让游客订房的时候,可以推荐这些房源。等这些搞定后,徐方也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徐方又去了一趟家具市场。

    要了十多个柜台,又要了个收银台以及收银电脑,让他们送到龙泽小区,徐方又去了趟批发商城,开始批发各种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虽然好久没来批发城,但那家日用百货的老板依旧认识徐方。不说别的,自打接了徐方的生意,他这的买卖也随之变大,现在岳海村的进货量,让他的利润较之从前翻了几倍。

    “徐老板,您可来了,这次要点什么?”宣建丰眉开眼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点生活用品,洗发水、香皂、牙刷牙膏、面纸、文具、花露水一样先来二百份,你装好货就算账,待会我过来结,到时帮我送到龙泽小区。”

    宣建丰跟徐方合作不止一次,闻言也不啰嗦,点头道:“徐老板放心,一定给您麻利的做好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徐方又朝食品批发城赶去,饮料、零食又批发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让这些货全部送到小区,徐方又去了趟汽车公司,以八百一天租一辆公交车,油费由徐方承担。

    将这些全部搞清楚后,徐方又去了趟百草堂,购置了感冒、消炎以及咳嗽药之外的一些常见药。

    等一切都准备妥当,时间已经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小区超市、药店的运作还需要找人打理,公交车上还徐方配一名售票员,劳累了一天的徐方也不准备今天做完,明天尽快落实就妥当了。

    闲下来的徐方,终于有时间喘口气。

    想了想,徐方给庄乡南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闽南省,福州市。

    庄乡南在办公室紧锁着眉头。

    这些天关于他的流言越来越多,一些人虽然没有落井下石,但他也清晰地感觉到,一些人已经开始有意无意的与他保持距离。甚至纪检委里的朋友,也跟他说领导想深入调查他。

    在官场摸爬滚打近三十年,庄乡南这些年可谓兢兢业业,虽然不怕他们查,但万一真拿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出来做文章,也确实能恶心他一把。

    这些天的庄乡南,确实有些苦闷。

    叮铃铃

    正当庄乡南郁郁寡欢之际,一阵电话铃声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庄乡南兴致缺缺地看了眼来电显示,随即原本颓然之势荡然无存,急忙拿起电话。不过话筒到了嘴边,庄乡南的语气还是平静了下来,温和道:“徐方,怎么有空联系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来这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,还一点给钱的意思都没有,我也不好意思要,只有给你打电话看看有没有效果。”徐方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看徐方上来就跟他扯犊子,庄乡南却没生半点气,甚至心里隐约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徐方这么玲珑聪慧的人,应该能猜出他让庄泽去青云市的意图。而现在徐方的语气这么轻松,难不成是想到了什么应对的法子?

    不过徐方没说,他也没有戳破,大笑道:“哈哈,多少钱你说个数,我给你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嚯,我哪敢要您的钱,看来这账我是要不来咯。”徐方笑了笑,跟庄乡南这种老狐狸,有时候打太极并没有意思,客套一句后徐方立刻道:“对了,我听说庄省长最近有些小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一点,不过问题不大。”庄乡南笑道:“小泽又跟你瞎掰咧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说嘛,庄省长神通广大怎么会有麻烦,就知道他是瞎掰咧。我这次就随口问一下,庄省长这么忙,我就不多打扰了,等我有空去福州,带酒去看您。”徐方说罢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那边庄乡南翻了个白眼,虽然和徐方相处时间不多,但打了几次交道,他对徐方也是打心眼里佩服。

    而且能做到一省之长的人,智商、手段哪个不是人中能手?能让他遇到的麻烦,那能是一句话两句话解决的吗?

    反正庄乡南这次是被难住了。

    自己儿子经商,自己虽然没有给行便利,庄泽确实老老实实凭自己努力换来的成绩,但毕竟庄泽的爹是自己,这次经过有心人炒作,自己以权谋私帮庄泽谋取利益的事儿,已经逐渐传开了。

    如果庄泽继续经商,赚钱,这些非议肯定会继续。

    但如果庄泽就此收手不再经商,也不会落什么好处,反而会给人做贼心虚的感觉。

    庄乡南和庄泽,确实是进退维谷。

    感觉徐方要挂电话,庄乡南不得不拦住:“别着急,咱们聊一聊,我现在的情况从事实出发,对我不会有太大的影响,但说起来想处理好也比较麻烦,不知你那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?”

    听到庄乡南的话,电话那边的徐方嘴角一扬,故作沉思了片刻才道:“听说庄省长这次,点名让庄大少爷来我景区玩”

    庄乡南哪里不明白徐方的意思,不过他也不恼,自己之前就想通过庄泽拿岳海村暗示徐方,原本还担心徐方不明白,现在听徐方提到岳海村,他心里隐约知道,徐方应该对自己的事儿有了解决办法,当即温和道:“你们沈市长屡次三番跟我提起过岳海村景区,算是你们青云市的一大特色,青云市又是咱们省的中坚力量,既然是咱们省的企业,省里予以一定的支持是必须的。但支持的力度,还是要以实际出发。”

    虽然庄乡南没有继续朝下说,但徐方明白庄省长已经给了他暗示,只要自己能解决他的麻烦,他会在允许范围内,给岳海村景区大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也是徐方乐意看到的结果,当即也不卖关子,缓声道:“庄省长现在遭到的非议,无非是因为庄泽赚了钱,有人想从这里做文章,以为庄泽钱来的不干净,给人们一种你们庄家疯狂敛财、视财如命的形象。既然对方从名声上抹黑你们,不妨咱们从源头上把名声树起来。”

    徐方说的源头,自然就是庄泽,只是怎么树立自己儿子名声倒是一大难题,只得好奇问:“怎么树立?”

    “庄泽这些日子赚了不少钱,他自己根本花不完,而且企业已经运转到了正轨,资金压力比较小。既然赚了钱,不妨回报下社会。”徐方提醒道。

    庄乡南心中一动,分析道:“这确实是个法子,但我也想过,捐款虽然可以博得一些名声,但也不是长久之计。而且企业捐款的多了去了,一次捐个几百万,在社会上引起不了多少关注,小泽赚的钱够捐几次的?这钱来的本来就干净,赚多少捐多少,这也不是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捐款只是在近期堵住一些人的嘴,算是缓解下燃眉之急。现在单纯的普通捐款,虽然很难引起社会关注,但如果我们做的事情对整个社会有比较大的帮助,名声自然而然就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眼睛此刻猛地一亮,徐方说的确实有道理,如果做出的事情对整个社会都有影响,那名声自然而然谁也推不倒,当即问道:“你有思路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个大概。”徐方给出个模糊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能说下具体吗?”庄乡南急切问。

    “那岳海村景区我打算月底三十号就开启收费模式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开始,省里帮忙全面宣传,当成重点扶持项目!”岳海村以前一直是贫困村,现在予以大力扶持,其实是很符合规定的,庄乡南立刻予以承诺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松,开口道:“我准备以大学为出发点,以帮助大学生为目标,全面帮装少爷打造名声。从今天开始算,快则一月,慢则两月,一定会有比较大的成效。到时谁还敢拿庄大少说事,怎么也得掂量下。”

    以庄乡南对徐方的了解,这小子如果做不到,应该不会说出来。此刻徐方的话,无疑是给了他一剂强力定心丸,欣喜道:“需要什么支持吗?”

    “为了避嫌,有困难也不能让你帮忙了,我想办法吧,你先安心度过这段时间。”徐方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庄乡南也无比期待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