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413章 有空你过来
    看着一脸愤怒的陈丽楠,此刻昂首挺胸指着自己,那对规模宏大的团子,在谨慎T恤下显得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徐方看着眼睛一直,随即笑道:“陈小姐,你团儿真大!”

    没等陈丽楠反应过来,徐方轻笑一声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你!不要脸!我告诉你,这辈子你都休想得到药材!”反应过来的陈丽楠又羞又怒,指着徐方叫道。

    徐方的声音不大,所以陈本磊夫妇也没听清楚徐方说的什么。只是看到女儿刚进家就对徐方破口大骂,这对老夫妇一时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半晌陈本磊才反应过来,急忙跑出家门一看,哪里还有徐方的影子?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怎么什么人都朝家带?那小子也真是的,不要脸,倒是有点小聪明,还知道来咱们家!”看到父亲回来,陈丽楠不满嚷嚷着:“以后那小子再来,千万别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平日高高在上的陈大总裁,此刻在家完全一副小女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本以为父母会询问什么情况,或者安慰自己几句,但接下来的场面,却让陈丽楠彻底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瞎嚷嚷什么?就你嗓门大!平时教你女孩要有修养,你刚刚那样子成何体统?”陈本磊指着闺女训斥道:“还不滚出去给人家道歉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说啥呢?那小子给你灌迷魂汤了?”陈丽楠诧异地看了眼陈本磊,不服气道:“你知道吗,那小子是闽南省来的,那边的人都是奸商,没一个好东西,反正药材我是不会卖给他的!”

    “你!你!”陈本磊气得手哆嗦,半晌才憋出一句:“天天就知道生意生意,狗咬吕洞宾你就是!”

    陈丽楠心里已经接近崩溃,平日对自己溺爱有加的父亲,竟然骂她是狗?

    范春芝此刻也看不下去了,瞪了眼老伴道:“那么凶干嘛?不能跟闺女好好沟通?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陈丽楠满心委屈。

    “就是什么就是!你爹说的也没错!”范春芝此刻也不满啐了句,随即解释道:“今天多亏了徐方,不然你连你妈最后一面都见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丽楠惊叫一声,随即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你妈今天气色不错吗?”陈本磊问道。

    “咦,真的诶!妈,你精神不错啊,怎么回事?”陈丽楠惊喜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带你妈去八一广场溜达,结果你妈的病就发作了,当时情况很不乐观,你妈差点就出了意外。多亏这时候小方出现了,这才把你妈的病情稳定住。人家可是个中医,而且医术了得,人品也不错。刚给你妈治疗,都累的虚脱了,最后一分钱也没要就走了。你妈这病,应该是稳定下来了。”陈本磊虽然还责备自己闺女,但想到老伴的病已经稳定,语气也多了几分喜意。

    范春芝此刻也补充道:“人家确实不错,我这是中毒了,人家小方给我治疗的时候,毒素就顺着银针朝外流。那气味又臭又恶心,你爸本来还在旁边看着呢,结果就没受了,自己溜出去了。我自己都熏得够呛,人家小方可是眉头都没皱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范春芝的话,陈本磊老脸也是一红,不过想着徐方当时确实没有嫌弃老伴,心里又有几分感动。看了眼女儿没好气道:“那可是你妈的救命恩人,也是咱们全家的恩人。人家给你妈治病的时候,哪知道那是你妈?人家也没提一句药材的事儿。你倒好,进家就对人家出言不逊,你让我这张老脸朝哪儿搁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丽楠此刻完全呆住了!

    自己竟然把老妈的救命恩人给骂了?不对,那小子不是个开饭店的吗,怎么变成了医生了?

    而且徐方确实不知道这是她家,自己对人家破口大骂,确实是有点过分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这是人家号码,赶紧道歉!”陈本磊生气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给徐方道歉,以陈丽楠的脾气还真做不到。想到徐方的名片还没扔,陈丽楠道:“我有他电话,待会再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看自己女儿这么不配合,陈本磊吹胡子瞪眼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丽楠,你今天见到小方了?”范春芝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想订购咱们陈家的药材,我之前就说过,咱家的药材不对闽南省供应,他在我们公司没约上我,就跟着我的车去了丽雪那。想跟我谈生意,我听说他是闽南省人,就直接走了,结果回来的时候就看他在咱们家,我还以为他赖上我了呢。”陈丽楠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哎,算了,我先打个电话道个歉,我跟你说,你今晚不道歉,看我不收拾你!”陈本磊瞪了眼女儿,便回屋里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翌日,通心药材大厦。

    陈丽楠一大早来到办公室后,本想处理点工作,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儿,心就有些乱,工作也进行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要给那小子道歉?

    陈丽楠此刻也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当年接手陈家生意的时候,不管公司的压力多大,陈丽楠都能咬牙挺过来,从来没对谁低声下气过,这是个很高傲的妞。

    闽南省本就是她心中的禁忌,此刻却让她给闽南省的人道歉,这不免让她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但母亲的病,却被徐方治好了,这份恩情恩重于山,自己要是没有任何表示,倒显得无情无义了。

    “陈总,这份文件您要不要看一看?苏省金陵市和善制药公司的单子。”秘书此刻进门,将一份资料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和善制药公司上半年也不知怎么了,忽然实力大增,药材热销的一塌糊涂,对药材的需求量也非常大,是陈家药材最大的合作商之一。对这样的大客户,陈丽楠也很重视,不过看着合作的各种款项,心情乱糟糟的陈丽楠却没心思去理,将药材朝桌子上一放道:“先不着急,待会再看,我看完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秘书闻言犹豫了下道:“陈总,那边说这次药材比较着急,中午前最好能敲定订单,然后晚上发货。要是咱们耽搁了进度,价格那边他们可能就不开这么高,或者找其他药材商合作。”

    要是平时,陈丽楠肯定会把合作打理的井井有条,但今天脾气很大的陈丽楠,显然就不吃和善制药公司那一套,将合同朝垃圾篓里一扔道:“让他们滚蛋,告诉他们今天合作不了,以后再跟我们扯犊子,直接终止对他们的药材供应!”

    秘书看陈丽楠心情不佳,微微笑道:“陈总,有什么事别往心里去,气坏了身体不好。和善制药公司最近发展不错,要不咱们下午再给他们解决?”

    “不要惯着这种臭毛病,他们不要药材拉倒,咱们的药材供应进度,啥时候轮到采购商来指手画脚了?他们分不清主次,到时咱们加大收拢药材的力度,关闭对他们的合作渠道,让他们倒闭去吧。”陈丽楠不屑道:“海外市场已经打通了,年底的时候,药材可能会往韩国、倭国销售,利润也会更大一些。”陈丽楠道。

    听到陈总的话,秘书心里一喜,虽然和善制药公司的需求量不小,但如果打通了海外市场,这个渠道放弃了也不是不可以,当即赞叹道:“陈总真厉害,竟然把海外市场都谈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忙吧,今天上午别找我了。”陈丽楠挥挥手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闻言退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把和善制药公司的合作协议扔了,确实让陈丽楠发泄了不少脾气,平静下来后,陈丽楠找出徐方的名片,犹豫了下找出电话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叮铃铃

    吃过早餐正在酒店休息区想办法的徐方,忽然被手机铃声惊醒。

    看着陌生的号码,徐方也有些好奇:“喂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是吗?”一道语气略带复杂的女声传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徐方立刻猜出了来人是谁,温和笑道:“陈总,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跟我谈药材生意吗?现在有时间的话,你来我公司一趟吧。”陈丽楠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合作?不是不跟闽南省的人合作吗?”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陈丽楠没好气道:“我也没说一定能合作,至于来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徐方自然不会因为怄气而断了合作,笑道:“没问题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微微一笑。陈丽楠愿意见他一面,估计和陈本磊夫妇有关系,看来这妞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,徐方打辆车朝“通心药材大厦”赶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徐方就到了地儿。

    昨天前台才见过徐方,看到徐方又来,露出浅浅的笑容:“帅哥,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陈总约了我,帮我安排下吧。”徐方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您是徐方?”前台微微有些诧异,刚才秘书说今天上午只接待叫徐方的人,她还以为是哪个大人物呢,原来是这个闽南省来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前台眼睛一亮,带着徐方朝电梯里走去,等电梯门关上,前台眨着眼睛一脸好奇看着徐方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我用诚心打动了陈总吧。”徐方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吹吧你就。”前台咯咯一笑,那低领下的团子顿时颤巍巍一片。

    电梯在十二层停了下来,前台带着徐方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道:“陈总就在这里了,您进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