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94章 徐总,出事了
    谢维斟酌一下,缓声说道:“咱们就说这次会议有不少不法分子,想借机对会议搞破坏。为了维护领导们的安全,苏浙大酒店故意当一个幌子,对外宣传我们是指定接待酒店,从而吸引不法分子的火力。这种消息传出去后,大家不仅会感觉安排酒店的领导很聪明,也会感觉咱们酒店有大无畏精神,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咱们来说,双方都有利。”

    听到谢维的话,众人眼睛顿时一亮!

    “妙啊!”孔朝玲一拍桌子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三弟这个提议确实不错。”谢家二爷也惊叹一声。

    谢正飞心里也是一喜,如果按照谢三爷的做法,对谢氏集团的损失肯定能降到最低!

    打定主意,谢正飞点头道:“这提议很不错,等散会后朝玲立刻找人去写公关稿子,务必将这件事尽早压下来。不过秀兰大酒店针对这件事肯定还会不遗余力去宣传,对我们或多或少也有一定影响,如果真让秀兰集团在江陵市发展起来,对咱们谢氏集团来说也是个很大的打击。这点诸位怎么看?”

    孔朝玲想了下道:“谢总,除了谢三爷之外,可能就我和秀兰集团打交道多。徐方确实很厉害,而且不仅仅徐方厉害,跟他一起合作的林香雪,也是商界翘楚。咱们都是自己人,我也不怕丢脸,就敞开说一次,如果正面跟秀兰集团杠,我真没信心杠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谢正飞眉头一皱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与秀兰集团交手几次,都以失败告终。甚至大少爷也受到牵连,咱们集团名声严重受损。这样的集团,如果让他们在咱们眼皮底下发展起来,对咱们绝对有致命的名誉危机。以正面手段,我们真拿秀兰集团没办法。所以我觉得,咱们可以动用地下力量,彻底铲除这个公司!”孔朝玲做个砍人的手势,语气冰冷道。

    想到谢墨,谢正飞瞳孔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上次自己几人被军方抓走后,别人对这件事也来了一次调查,而且调查的手段很凌厉,哪怕谢家走了各层关系,最终也没占到便宜,甚至自己儿子,也被判刑十六个月!

    虽然已经打过招呼,谢墨在监狱里并不会受什么苦,但这一年多的时间,浪费的是自己儿子大好的青春啊。而且谢家大公子入狱,这可是结结实实的一耳光,打的整个谢家脸疼!

    “我支持朝玲,趁早铲除,不惜做掉徐方!”谢维也支持孔朝玲的想法。

    谢正飞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谢氏集团雄踞苏浙两省,黑白两道皆有很强的人脉。

    但这么多年,谢正飞已经尽可能的把谢氏集团洗白,逐渐和地下势力撇开关系,最终只保持一个比较良好的距离,彼此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动用地下势力,可能又要卷进一次浑水里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铲除秀兰集团,等这地方羽翼渐丰,对谢氏集团来说又是一个十分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这样权衡许久,谢正飞长吐口气,坚定道:“行,今天我联系下佛爷。”

    佛爷!

    听到这俩字,所有人又是一顿。

    佛爷原名万齐天!

    祖辈在清朝就开始在苏浙一代混迹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,经过万齐天不断打拼,苏浙两省的地下势力,也终于被他全部凝聚,而他也成了两省地下的无冕之王!

    大家也给他起了一个雅号万家生佛!

    平时大家见了面,都会尊称一句佛爷!

    别小看“爷”这个字,虽然一些小势力叫头领也叫“爷”,但真正搬到大场面,一切市最大的混子,别人也只会叫声“哥”。

    有他出马,秀兰集团想安生恐怕真是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谢总英明!”孔朝玲几人一起鼓掌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的算计,徐方一点也不知晓。

    这两天,徐方可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招待这群领导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午宴吃过后,这些人也都各自回去,宴会也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刚结束后,萧战雄就跟徐方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萧大哥,这次真太感谢您了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感谢的,这是你们酒店有实力。这次你们招待的不错,在座的诸位都表示好评。”萧战雄对秀兰大酒店的安排也无比满意:“领导给了高度赞扬,到时我会跟省里打声招呼,让省里还有其他活动,可以将宴席定在你们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好了!”徐方十分感激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客气了,对了,那把匕首我也要谢谢你,我很喜欢!”萧战雄笑道。

    “尖刀配英雄,在你手里正好。”徐方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找你来,也是想跟你谈一笔合作。你们这次提供的黄酒,很多人都给了高度评价,甚至不少人多喝了几杯。这件事我跟领导也报了上去,领导说可以跟你们合作。不知价格你们准备开多少?”萧战雄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皱眉想了想道:“我们对外出售的价格,是一百五一瓶,两斤装。这个价格比市场上普通的黄酒价格高,但我们的成本绝对远超他们。不管是选取的酿酒材料,还是酿酒工艺,都堪称完美。完全按照古法酿酒,质量和营养都杠杠的。你们要是买的话,最便宜我可以给到一百。再便宜的话,我们可能连人工费也要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对徐方的话萧战雄并不怀疑,想了想道:“行,那就暂时按这个价格算,如果到时你们是亏损的,你再跟我说一声,价格可以再谈。你们的酒水有没有散装的?按瓶装的话,我们还得一瓶瓶检测酒水安全。当然,这也不是怀疑你们,检测是很必须的环节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,安全是第一位。我们散装的酒是按坛子来的,一坛酒五十升,我感觉这个坛子正好,方便搬运和罐装。”徐方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升,那就是一百斤,折算成瓶子计算也就五十瓶。这一坛给你算五千。正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萧战雄嘿嘿笑道:“你们酒厂在哪?如果方便的话,我三天后去你们酒厂看看,到时顺便签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们在闽南省青云市,这是具体地址。”徐方从包里找出酒厂的名片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三天后联系。”萧战雄拍了拍徐方肩膀,笑道:“这次还有任务,下次跟你好好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!”

    送萧战雄出门后,徐方还没来及高兴,就见赵雨霏匆匆忙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徐总,出事了!”看到徐方,赵雨霏急忙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