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75章 黄酒装瓶
    ?当天,秀兰集团各大分店把各自的营业额,也纷纷汇总到徐方和林香雪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各大分店的喜讯,徐方和林香雪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各大媒体针对欧阳餐饮集团,以及良体制药公司抹黑秀兰集团的事件,也进行了大规模的曝光。

    世界上虽然有坏人,但心怀正义的人更多。对于被冤枉的人,人们总会报以善意、同情并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经过秀兰集团的暗中推波助澜,这次事件闹的纷纷扬扬。

    良体制药公司还好一些,毕竟在闽南省也算是根深蒂固。当这些负面新闻出现后,他们的公关也同时出动,虽然压制不住,但也大大缩小了这次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。

    但欧阳餐饮集团不同了。

    它本来就不是闽南省的产业,这件事爆发后,在闽南省根本没有人给欧阳家族平息负面新闻,一时间欧阳家族在闽南省的名声彻底臭了。

    青云市,一家靠海的度假宾馆。

    欧阳宇皱眉看着铺天盖地的新闻,脸色也无比难看:“真是太过分了,这小子咋把我们给出卖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孔朝玲脸色也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欧阳宇沉思半晌,才叹口气道:“我们的名声在闽南省彻底坏了,暂时无法占领闽南省的市场,我们必须得放弃。秀兰集团确实有两把刷子,而且他们在闽南省的底蕴,远远超出你我的预估。别看他们成立就一年,却能请动省里的官方检测机构帮他们正名,背景大着呢。想占领闽南省的市场,还得从长计议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们欧阳家族在闽南省吃瘪,你就这样铩羽而归?不怕别人笑话?”孔朝玲看了眼欧阳宇,淡淡道:“我瞧不起怂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欧阳宇站起身走到孔朝玲身边,手直接搭在她团子上,无奈道:“现在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孔朝玲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确定,没得玩。”欧阳宇虽然喜欢孔朝玲,但并不是愣头青,反而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,闽南省这块市场,他已经想的透彻,想占领的几率很低。

    看欧阳宇去意已决,孔朝玲优雅地推开欧阳宇的手,淡然道:“你如果退出的话,我们谢氏集团肯定也掰不过秀兰集团,但这个面子我们必须要扳回来,你做不到,那我只能去别的地方寻找帮助了。告辞!”

    欧阳宇眉头一皱,不过这次他并没有阻拦,甚至他都没心情去提醒秀兰集团已经洗刷了污点,下一步就是攻占江浙省的餐饮市场了。

    他欧阳宇不行,这女人就去找别人帮助。到时恐怕有必要,这女人也会像伺候他一眼,出卖自己的身吧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还是太现实了,或许真不值得他去付出什么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欧阳宇也订了回粤东的机票。

    闽南省,福州市。

    庄乡南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秘书衡江拿着一张资料道:“找人专门去了趟竹顶村,才知道几个月前徐方就去过这里,并在这里收购了不少竹雕。而他在青云市那边的岳海村景区,也有竹雕的售货点。生意非常火爆,之前订购的竹雕早就卖空。哪怕咱们不找他帮忙,他也会主动去竹顶村找人雕刻。”

    听到衡江的汇报,庄乡南不禁一呆,随即哑然失笑,摇头笑骂:“究竟是谁教出的这混账,简直比老狐狸还能算计。算了,这也是他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衡江也陪着笑道:“徐方确实很有能力,借着这股风,他真把秀兰集团救活了,甚至效果还远远超出我们预期,真是个经商的好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以后在政策上也多扶持下秀兰集团,争取培养成咱们闽南省的招牌公司。”庄乡南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衡江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中午,徐方吃过午饭。

    正准备午睡一会儿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号码,徐方愣了下,随即眼里多了几分喜色,急忙按了接听道:“宋叔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小方,黄酒酿好了,可以装瓶了!”老宋这人很简单,有什么事藏不住,电话刚通就激动跟徐方报喜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想到是这事,但听到老宋头确认,徐方心里还是忍不住雀跃了下,惊喜道:“行,你等我一会儿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也不墨迹,跟郑秀兰说出去一趟,便开车朝青云市驶去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徐方便到了酒厂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进来,老宋头以及一众员工纷纷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老宋,现在酒的产量怎么样?”徐方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天能产万斤,要是有需要,可以稍微提一点,就是不知能不能卖出去。”想到销量,老宋头心里也没底。至少他自己卖了一辈子酒,销量最多的时候就是在岳海村,每天就卖个几百瓶而已。这万斤的量想一天卖完,他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徐方对老宋心里所想十分清楚,拍着老宋头肩膀道:“宋叔,这酒厂是我投资的,赚了钱会给你奖励,亏了钱跟你一毛钱关系也没,你别有压力,尽管负责生产好酒就行。销量你不用愁,一天万斤还是太少了!”

    对徐方的能力,老宋并不怀疑,如今听到徐方的支持,老宋也激动道:“你放心,产量我一定跟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加大规模,一天万斤确实不多。”徐方认识不少人都是达官显贵,之前送出去不少黄酒,大家喝过后都会经常来要几坛,甚至自己师父都不会跟自己客气,没酒了就跟他要。这么多爱酒之人都爱喝两口,到时的市场肯定不小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派人装瓶吧!”徐方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老宋头心里一喜,一挥手大声道:“这边几个人过来一趟,把酒瓶放在传送带上,你们过来负责封口!”

    徐方这个大老板就站在一旁,一众工人都十分积极。

    看大家都准备的差不多,老宋头按了下开关,随着“嗡”的一声,机器也开始运转。

    三工人将酒瓶挨个放在传送带上,酒瓶到了水管处,会被一个扶手自动固定住,然后酒水便顺着管道流进酒瓶里。

    酒水的量都是之前设定好的,一瓶两斤酒。有机器在这里衡量,不多也不会少,根本不需要人挨个称量。

    一般一排六个酒瓶,当六瓶酒装满后,机器会自动把瓶塞塞进去,然后这六瓶酒会随着传送带朝装酒处滑去。

    那边负责装酒的成员早就在那等候,看到酒水过来,按照之前老宋头教的方法,迅速把瓶口封紧。

    好酒配上古韵盎然的酒瓶,一瓶酒就显得无比高档。

    每封好一瓶酒,装酒的工人会顺势把酒放在箱子里。当一箱子六瓶装满,会有专门的人过来用胶带封口,然后搬到一辆搬运拖车上。

    一箱,两箱,三箱

    看着一个推车已经满了,会有人立刻给推走,然后推辆新车过来。而之前那人,则把酒水放在了酒窖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有条不紊的工作,徐方赞道:“宋叔,这些都是你训练的吧?很不错啊!”

    老宋头嘿嘿一笑,眼里有些得意:“那是,卖酒我不如你们,但酿酒这行,我都干一辈子了,要还做不好,我直接入土为安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,宋叔你放心,这酒我一定卖出去,绝不会埋没了这种好酒。不过以后你可能得多忙活了,酒厂的规模肯定还会扩大的。”徐方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老宋头脸上容光焕发,激动道:“尽管扩大,开的越多越好!我不怕忙,就我这体格,至少还能忙二十年!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微微有些触动,老宋头这一辈子,真是全奉献给酒了。

    “宋叔,咱们现在还缺什么吗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缺人啊,你看现在大家都在装酒,但酿酒的人不就没了?”

    “还差多少人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十个差不多,不够咱们下次再叫人。”老宋头估算下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待会直接去天桥底下看看,找一些靠谱的人过来。先招十二人吧,要是不够你再通知我。要是人多你也留着,以后的活肯定会越来越多的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对了,咱们酒厂的酒窖,能放的酒不多。最近要是卖不出去,要么把酒放在外面荒地,要么就得去租个仓库,咱们酒厂最多存五天的产量。”老宋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租个仓库,先顶一个月。然后再请人建个酒窖,你这边有什么问题都直接跟我说,麻烦我来解决,你只要全心酿酒就是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方,你知道吗,我酿了一辈子酒,也就认识你之后日子才算最舒坦。你爷爷都不行,他来了就只蹭酒。”老宋头感慨道。

    徐方哈哈一笑,和老宋头闲扯了一会儿,便帮老宋头招人去了。

    去了天桥底下,徐方开车转悠一圈,在看着端正的人里挑了十二人,直接包辆车送到了酒厂。

    老宋先安排这些人住下,让各自准备半小时,便开始给这些人做培训。

    徐方闲着也是闲着,跟老宋头打声招呼,便开车来到了秀兰大酒店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回来,宋美荣也惊喜迎了上来:“徐方,您怎么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