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68章 听说点好玩的东西
    &lt;&gt;到了市区,徐方直奔一家西药店。.org雅文吧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请问要买什么药?”导购员迅速走过来问。

    “您这里有良体制药公司的药吗?感冒、咳嗽、消炎、拉肚、鼻炎、咽炎这些都来一些。”徐方温和问道。

    导购员是个小姑娘,好奇地看了眼徐方后才点头道:“有,良体的药去别的店可能真没有,也就我们药店大,所以才销售一些。”

    徐方顺着小姑娘的话道:“可不呗,就知道你们药店大,这不有问题我就立刻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徐方这么好说话,小姑娘性格也比较开朗,多嘴问了句:“您买这么多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搬家过来,备一些常用的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徐方撒谎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嘞,其他还需要吗?他们还有脚气膏。”小姑娘卖力推销起来。

    徐方看小姑娘认真的模样,不禁乐了:“行,来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共给徐方拿了八盒药,价格并不便宜,一共花了三百二十多。

    徐方对此也不觉得心疼,将药放车里后,想了想便朝北斗会所赶去。

    北斗会所是大混子冯朝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到了会所门口,徐方找出白无常的电话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没响两声就被接通,白无常殷勤的声音传来:“徐爷,您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在北斗会所门口,你在里面吗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在在,我这出去接您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说完没一分钟,就出现在了会所门口。

    徐方将车停好迎了过去,看了眼白无常笑道:“行啊,实力又增长一些。.&gt;

    白无常嘿嘿笑道:“回家我爹和师父又教了我点东西,不过跟徐爷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和师父身体都还好吧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很好,”说到这里,白无常脸上也有些赧然:“对了,我爹说,让我有空上你这来求点酒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徐方哑然失笑:“白酒已经没了,不过黄酒很快要出来了,等黄酒出来,我直接给你爹和你师父寄过去几坛先喝着,白酒得等到明年啦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闻言大喜:“多谢徐爷,这次回家有交代了。您不知道,以前我爹看我一直横眉冷对的,知道我跟您搭上了话,对我态度大为改观。要把这黄酒带回去,肯定又能受到一番嘉奖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马屁比功夫还精湛啊。”徐方笑骂一句才道:“今天来找你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您尽管吩咐。”白无常闻言一凛。

    “知道良体制药公司吗,他们大少爷叶文浩,前几天来了青云市。你帮我查一下,看看他有没有走。要还在青云市,就把他带过来见见我。”徐方冷哼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?还没走呢,昨天还在我们会所消费。”白无常本以为是什么大事,闻言也松了口气:“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良体制药公司也是个大企业,实力在闽南省也不弱,悠着点,别太过分,避免引火烧身。”徐方不希望自己的事儿连累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行,辛苦你了,帮我找个安静的房间,我有事,等那小子带来了再来叫我。”徐方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进了一间安静的包厢后,徐方把灯打开,拿出购买的几盒药,先拿出说明书仔细研究。

    这些配方也有不少用的中药材,不过也有不少夹杂了化工产品,和中药的养生调和理念完全相悖。

    是药三分毒,尤其是西药,对人体的损伤会更大些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。你们对我们药膳是污蔑,不过爷却真能挑出你们药物的缺点。

    徐方本就是中医,加上从军六年,救死扶伤无数,对西药也十分了解,只是中医能做到的,徐方平时也不会用。

    看完这些药的成分,徐方思索一会儿后,便先打开感冒药,嗅了几下后,便碾碎成粉,稍微尝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体内医诀运转,迅速催化药效,然后仔细感受药效带来的效果。

    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连续几次后,徐方终于停了下来,脸上也露出一道笑意。这感冒药,长期服用的话,确实会对人体产生一定损伤。

    随后,徐方便挨个尝试起来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徐方已经测出了四种药物的药效、副作用和危害。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就当徐方准备探测下一个药时,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徐方心知应该是白无常回来了,将药收好后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徐爷,人已经带到了,怎么处理?”白无常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付这种人最好不要动他,不然凭他们的实力闹的话,咱们也不好收场。多带点人进去,先吓唬吓唬。”徐方淡淡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无常比较给力,直接叫了三十多身穿黑衣的混子进来。

    坐在一大房间内的叶文浩,忽然看到这么多人进来,心也不禁一颤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进来,早已在此等候的冯朝急忙迎了上来:“徐爷,您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辛苦你们了。”徐方微微点头,信步走到叶文浩对面的椅子。

    坐下后,徐方打量了眼叶文浩,温和问:“叶公子,几天不见,愈发风朗俊清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跟他说话,叶文浩也抬起来,之前就感觉徐方眼熟,打量几眼后才惊叫道:“你是那天买车那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我。”徐方笑了笑:“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这次请你来,我也不打算为难你,就是普通的聊天。叶公子,你大老远跑青云市来,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毕竟也见过大场面,短暂的慌乱后,叶文浩心也定了下来:“你们这是绑架,这次我来这里,我的人都知道,你们不放我走,信不信我让你们全完蛋!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也不恼,也没接话茬,自顾自道:“我这个人不喜欢大吼大叫,不过我脾气也不好,耐心很有限。不管你是龙是虎,只要我想,不留痕迹的解决一个人,相信还是非常容易的。哪怕最后兜不住,找个替罪羊也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“碰巧最后听说过几种好玩的东西,你知道吗,如果让一个人平躺着,在他肚子上放个铁笼子,留个洞口,里面放几只老鼠并加热,老鼠会为了活命在人身上打洞,从而钻进五脏六腑,人短时间内不会死亡,甚至能清晰感受到老鼠在体内钻的过程,你想不想试试?”徐方微笑无奈道。

    听徐方这么说,哪怕白无常和冯朝这种心狠手辣的人物,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,更别提叶文浩这个二世祖。

    叶文浩虽然见过大场面,但何曾亲身经历过这种事儿?只是听到徐方的话,就感觉从头凉到了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