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66章 欧阳宇
    很快,林香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】八】八】读】书,.2√3.¢o
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林香雪慵懒的声音里,已经夹杂着些许着急:“徐方,咱们酒店被黑,这事你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已经下令,加大宣传成本,尽可能给咱们正名,你这边有破解的法子没?”林香雪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皱着眉头道:“还没,我也在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别着急,随着时间咱们酒店肯定能挺过来,就是这段时间会损失一些,放心,咱们承担得起。”林香雪安慰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心里清楚。当初咱们创业的时候,一共就五百万,这点挫折怕啥?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徐方爽朗笑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心情也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随即徐方猛地一拍脑袋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差点把这张王牌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闽南省,福州市。

    庄乡南办公室。

    秘书衡江恭敬的站在一边,庄乡南则看着网上的新闻,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打算让这小子帮竹顶村致富,这下好了,这才两天就出了这档子事,恐怕这小子已经焦头烂额了吧?”庄乡南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根据情报,徐方这两天一直在岳海村没出去。要是没解决酒店的麻烦,恐怕没时间顾及竹顶村了。庄省长,咱们要帮他一把吗?”衡江问道。

    “帮肯定得帮,但咱们也没必要主动贴上去,那样就显得太被动了。再等两天看看,他要真顶不住了咱们再出手。”庄乡南手指轻轻扣着桌子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衡江恭敬道。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桌子上的电话适时响起,衡江本想退出房间,庄乡南却直接摆手道:“留着吧,是徐方那小子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徐方的电话,衡江也停了下来,他对徐方同样非常好奇,这小子从一开始,就做了不少震惊到他的事儿。如今打电话过来,难不成是想厚着脸皮求助?

    “庄省长,我是徐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找我什么事啊?”庄乡南笑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也很干脆,正色道:“最近我们酒店发生的事儿,不知道庄省长有没有听说,一些有心人针对我酒店的药膳开始泼脏水,说我们原本很有价值的药膳,根本没有任何营养,甚至还危及人体健康,更过分的是还有一些医院、媒体,竟然助纣为虐帮忙造势,对我们酒店造成了严重的损失。庄省长,我们秀兰集团一直很务实,这一年来给闽南省纳税也不少,扪心自问我们也是健康积极的企业。我就想问一句,如今一个优秀健康的企业被恶势力欺负,政府能不能提供一些帮助?”

    听徐方义正言辞的话,庄乡南笑道:“你小子,就喜欢给我们戴高帽子。虽然遇到困难政府可以予以帮助,但企业盈亏很正常,我们也不能事事兼顾,就这么轻易帮你们正名,那以后谁有大小麻烦都找上门来,我们也忙不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庄省长的意思是……”徐方直接将球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庄乡南闻言一滞,随即苦笑了下,这小子倒是会省事,想了想道:“你们企业,确实是咱们省重点企业,我们对秀兰集团也报以十足的善意。这次忙,我们可以帮,但也不能师出无名,不然其他公司会有意见。你之前答应我带竹顶村致富的事儿,得尽快帮我落实了,然后以后我这有什么问题,找你你不能随便推脱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徐方心里暗骂一句老狐狸,真是时时刻刻都在算计。徐方对自己酒店平时都懒得打理,哪有心情去顾及其他事情?当即急忙否决道:“这可不行,咱们之前有约定,如果我能带竹顶村致富,庄省长这边可以帮我们鉴定药膳价值。竹顶村那边我三天前就搞定了,现在我想寻求的帮助,就是想让政府帮我们查一下,究竟是谁在背后抹黑我们酒店,要是您能帮我们查出来这个,以后您有事咱们可以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竹顶村已经搞定了?”庄乡南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确认了这个消息,徐方也不卖关子,直接道:“竹顶村虽然地势陡峭,交通很难建立,山上资源并不多,但他们有一个很大的资源——竹子。也是因为这地方比较偏僻,竹雕这门手艺也顺理成章在竹顶村传承下来。恰好我那岳海村风景区,也需要这些古代传承下来的手工艺品,他们村的留守人员,大多数也都会竹雕,干脆我就让他们帮我做竹雕,每个月我定期去回收。”

    “你预计一下,他们每个月能挣多少钱?”庄乡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主要还得看技术,有几个人雕刻的非常不错,我个人预计,每个月个人能赚一万朝上,等他们摸清楚了竹雕价格,雕刻的东西也会愈有水平,到时月入三五万也很有机会,普通的话,每个月每人能赚个四五千,技术再差点的,大概能在两千左右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眼睛猛地一亮,毫不吝惜赞美之词,喜悦道:“行啊小子,果然没看错你!今天让人把你们药膳,送到我们的官方检测机构,那边我会打声招呼,尽快给你检测出结果。一旦结果出来,我们会帮你宣传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大喜过望,急忙道谢:“那就太感谢庄省长了,恰好我们的黄酒也快生产出来了,等过两天给您带两箱过去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尝过岳海村的酒,味道确实不错,也一直念念不忘,闻言笑道:“行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庄省长,我刚刚说的那个请求,不知能不能帮我们查查?”徐方提醒了一句:“究竟是谁在背后抹黑我们?如果不调查清楚,以后这种事可能会频繁出现。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啊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沉吟片刻才道:“这个我也没调查出来,对方出手干净利索、不留痕迹。根据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,好像不是咱们省的势力做的。我这边再调查一下,如果有线索,我再跟你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!”徐方心里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找出林香雪号码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徐方,啥事?”林香雪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把咱们的药膳,打包几份送到省厅检测机构,我已经跟省里打过了招呼,他们会尽快帮我们检测,一旦检测结果出来,会召开发布会,对外界公布检测结果,总的来说,对咱们集团有很正向的宣传效果。”徐方吩咐道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林香雪不禁一呆,惊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骗你干嘛,尽管照做就是,对了,也打听下究竟是谁在而已抹黑我们。能让几个市同时黑咱们企业的势力,也不会很多。”徐方吩咐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云市,一高级会所,一包厢内。

    此刻屋内坐着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如果徐方在这里,一定能认出来,这女人正是谢氏集团的孔朝玲。

    孔朝玲年近四十,但平时皮肤保养的很好,甚至身上没几道皱纹,头发也乌黑顺滑,大黑眼睛,鼻子高挺,看着年轻漂亮。久居高位,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领导气息,与年龄增长自身携带的成熟气息,夹杂在一起,形成很吸引人的熟韵。

    今天的孔朝玲,上身白色的小衬衫,几个纽扣也不知是自己疏忽还是刻意没扣,规模宏大的团子,一半就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孔朝玲对面坐着的,是一体型匀称结实的男人,看着三十出头,脸型削瘦,短发,蓄着小胡子,眼神锐利,整体显得很精神。

    “宇哥,这次还真要谢谢你。”孔朝玲举起红酒杯笑道。,o

    欧阳宇也不客气,绕过桌子坐在孔朝玲身边,与她开了一杯后,手也不大老实,直接朝她裙儿里探去。

    孔朝玲只是皱了下眉头,并没有着急反抗,感受着这男人抓了几把后,才咯咯笑着推开:“坏死了,老想着占人家便宜。”

    欧阳宇眯着眼睛道:“帮了你大忙,要点利息不过分吧。这次秀兰集团被打击成这样,虽然在闽南省以后还会死灰复燃,但这段时间绝对是他们的虚弱期。当然,这不是重点。我听说他们的产业,已经踏入了临安市。这档子事一出,相信很长时间,他们都没力气顾及外省的生意,你们会安全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孔朝玲明白欧阳宇的意思,秀兰集团想洗地,只方便在闽南省的地盘洗。

    现在谢氏集团对江浙两省的掌控力度很大,一旦这次秀兰集团在临安市受到安全危机,凭借谢家的手段,秀兰集团想在临安市洗干净,几乎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这么容易被人占便宜,孔朝玲也不用混了,笑道:“那我再敬宇哥一杯。这次请您过来,一来是让你帮我解决下江浙省的麻烦,再来粤东、粤西两省的餐饮市场被你占领,苏、浙两省的餐饮市场被我占领,这中间的闽南省也是块大蛋糕,咱们留着这块肥地不开垦,未免太浪费了。宇哥,有没有兴趣,一起拿下闽南省餐饮市场?”

    欧阳宇此刻揽着孔朝玲,手也顺势落在她团子上,不过动作也没太过分,而是皱眉深思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