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61章 让一切成为可能
    等让村民全部签完字后,跟小婉回家坐了一会,看一家人似乎都很着急去做竹雕,小婉便辞别家人,跟徐方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刚,送送徐老板。”庞老爷子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不用了,我跟小婉下去就行,我们腿脚麻溜,刚哥这一来一回的太折腾。”徐方急忙阻拦。

    看徐方态度坚决,加上他们确实想快点雕点竹雕,也没有强求,嘱托小婉照看好徐方,便让两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在回去的路上,小婉眼里有几分欣喜,徐方之所以进他们村子,很大一部分都是她的功劳,能给村子间接做点事,她也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正下山的小婉,走一处陡坡时踩到的石头不稳,惊叫一声险些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走在前面的徐方急忙折身问道。

    小婉虽然没摔倒,但此刻两条秀眉已经拧在一起。看着她半蹲在地上摸着脚踝,不待小婉反应过来,徐方蹲下直接把她鞋子拽下。

    脚踝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。

    “扭伤了。”徐方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,我歇一下就好。徐总您等我两分钟,我这就好。”小婉自幼在村里过活,性格比较坚强,说完自己揉着脚踝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徐方不由分说,体内医诀运转,真气顺着指尖不断朝脚踝处的几大穴位渗透,化开淤血。

    小婉本想阻止,但随着徐方的手法,之前刺痛的感觉竟然快速消失,一双美目顿时一亮:“徐总,您厉害啊,好像不疼了!”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会儿,马上就好!”徐方熟练的捏脚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小婉脸上已经换上了轻松之态。

    眼看着淤血化开,徐方也松了口气,一抬头,徐方不禁一呆。

    小婉虽然没穿裙子,但上身穿的衬衫,领口不是很紧。加上小婉那对团子规模太过宏大,小婉俯着的时候,那很有视觉震撼效果的团子,就清晰落在徐方眼里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捏脚的有些停顿,小婉有些好奇地抬头,这一抬头,就看到徐方正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感受到小婉目光,徐方心里一惊,急忙低头捏脚,低声道:“差不多了,歇半小时就能好。”

    小婉俏脸微微一红,也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下山吧,天色不早了。”徐方说了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,我自己来。”小婉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徐方半蹲着让小婉上来。

    小婉想了想,也没有拒绝,低声嗯了声便让徐方背着下山。本想着如果徐方坚持不住就下来,但看徐方步伐依旧稳稳当当的,她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徐总,您力气真大!”小婉咯咯笑道。

    “穷啊,就得好好练力气,不然以后搬砖都搬不过别人。”徐方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“您还穷,那让我们怎么活。”小婉低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,你们在公司的表现,公司都会看在眼里,做得好,公司肯定不会亏待你们。”本想说句场面话,但说到这里,徐方不禁一呆。

    小婉这种服务员的工资不高,月薪五千。在福州市这种一线城市,想定居不知得奋斗多少年。

    但在服务行业里,这待遇确实已经算是不错。服务员的待遇普遍偏低,很难有较大的涨幅。

    但做服务员怎么了?凭什么工资就得低?

    空姐不也做的是服务行业?人家的薪水,可是远远超出酒店服务员。

    徐方这想法说出去,可能会遭到无数人的笑话。酒店服务员,本就是低薪行业。但徐方心底,却有新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小婉,你好好在酒店上班,回去后我再说一件事,你们以后赚的,肯定不会比白领少。”徐方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酒店现在给我们的就不少,我们也知足了,当然能高点就最好了,我们也能多买点化妆品,嘻嘻。”小婉欣喜道。

    两人这样聊了几分钟,闽南省的天气很热,两人穿的都不多。感受着那十足的弹力,徐方心也是一漾,走起路来忍不住颠几下。

    小婉也感受到一丝异样,徐方坚实的背,不断与她团子碰撞擦磨,不多会,小婉的呼吸有些重。

    “徐总,您有老婆没?”小婉大着胆子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小婉想了想,又大胆问道:“那你、你想那个的时候,都怎么办?出去找那种小姐吗?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随即道:“没找过,我都算了,你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看徐方羞涩的模样,小婉的胆子更大了,声音也大了点:“真没找过?我们姐妹有时候聊天,经常有聊到你。你没老婆也没出去找,你不会自己解决吧?”

    徐方差点把小婉摔下来,心里虽然尴尬,但脸上还表现出严肃的模样:“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,再问信不信我用你实践一下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,也可以试试,反正没有人!”小婉说完这句,直接羞涩把头埋在徐方肩膀。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本想直接拒绝,但这样未免太伤她自尊,想了想道:“你别让我犯罪啊,我这人定力有限,尤其面对你这种美女,到时把你吃了还不负责,你就找地方哭去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这句玩笑很有水平,小婉心里确实没受到伤害,但女孩天生细腻,咬牙问道:“是我不漂亮你才不吃我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一愣,想了想,忽然拽着小婉的手让她握住,随即道:“知道了吧,你很有魅力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那动人心魄的地儿,小婉心也一松,俏脸已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小婉毕竟是女孩,看徐方不主动,她肯定不会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终于下了山,两人也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开车回到福州市,时间已经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直接送小婉回家休息,徐方也朝林香雪租的房子赶去。

    林香雪已经下班了,看到徐方回来,林香雪与欣姨都十分高兴。三人炒了几道菜一起坐着聊天,很快就到了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各自回房休息后,凌晨一点多,正在睡觉的徐方忽然感觉门有些响动,眼睛顿时睁开。

    借着窗外的光,徐方看出进来的人是欣姨。

    欣姨关上门后,直接来到徐方身边,不管徐方有没有醒,直接张口含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多会,阵阵压抑的声音在房间内漾开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昨晚欣姨虽然极力克制声音,但也愣是纠缠了他两小时吗,徐方起的比以前晚点。

    而欣姨醒的更迟,直接睡到十一点多才起来。

    看欣姨起床这么晚,和平时七点就起床大相径庭,林香雪关切问:“欣姨,你是不是生病了?快让徐方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正端着菜出来的徐方看了眼欣姨,脸上红润的很,哪有任何生病的症状?

    欣姨起床晚的原因,徐方最清楚,不过这事儿可不能直说,笑了笑道:“欣姨没事,应该是以前太累,当这种疲劳堆积的时间太长,达到一个临界点,哪怕平时的生物钟是七点起床,也会朝后拖延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的解释,林香雪不疑有他,关切道:“欣姨多注意休息,以后酒店的事儿不用你担心,有王甜甜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也就这一天累了点。”欣姨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几人吃过饭后,下午一点,徐方开车带两女朝酒店赶去。

    车内,林香雪看着徐方有些惊讶:“哟,徐大忙人怎么有心情去酒店看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怕一直不干活,你把我炒鱿鱼了。”徐方弱弱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说你胖你还喘了是不?”林香雪白了徐方一眼,那雍容妩媚的韵味,让徐方心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“我哪敢,去酒店有点事,到了就知道。”徐方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没说什么事,林香雪也不问,但她心里也十分期待,好奇徐方究竟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,王甜甜和张雪初也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最近的营业额我看了,大家都辛苦了!对了甜甜,让所有服务员到一楼大厅集合。”和两女见了面,徐方笑着吩咐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王甜甜点点头,找出对讲机给各个服务员发话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所有服务员已经集合完毕。上次徐方给庞婉出头的事儿,却获得了所有人的好感,看到徐方,服务员们都投来尊敬的目光。

    看着四十多名服务员,徐方心里也无比满意,声音清晰道:“各位,今天在这里站着的,全都是咱们的服务员。有餐厅部的、迎宾部的,也有两名前台。有人第一次在做服务行业,也有人经历过几家公司,可能大家都清楚,在别的酒店,月薪一般在三千到四千之间。我们酒店的薪水和福利,是高于其他酒店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说到这,不少人心里一紧,就连林香雪眉头也是一皱,徐方这话的意思,难道是要裁员了?

    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,徐方也不卖关子,继续道:“虽然我们的待遇比其他酒店高,但酒店招你们过来,要求也很严格。无论是长相还是素质,甚至还有学历,都有较高要求。你们在服务行业里如此优秀,我希望每个人对自己都能有信心。就算我们做的是服务行业,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低人一等!”

    “或许你们自己都认为,服务员就是最低等的职业,但空姐也是在做服务行业,凭什么她们薪水就要比你们高?谁规定服务员的工资就不能超过空姐?或许你们觉得这事很荒谬,但我想说,这并不是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随着徐方掷地有声的话,所有服务员的心顿时沸腾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