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59章 告诉你凭什么
    ?&lt;&gt;冯剑听着崔卫国的话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雅文言情.&gt;拿着话筒的手攥的很紧,甚至微微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徐方这个名字,并没多少人知道,哪怕知道,可能也随着时间忘记了。但圣手之名,却在军中如雷贯耳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圣手同样帮助过他。当年他儿子执行任务,为了安全起见,出于私心他把徐方安排了过去。在任务执行的过程中,自己儿子险些丧命,还是圣手冒着炮弹出手相救,自己儿子才保住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他也想报答,但这么多年过去,圣手不要军饷,也不要名誉,同样也不要功勋,他一直无能为报。但这份恩情,却如同一颗发芽的种子,在心底生根发芽!

    而圣手在多次执行任务中,确实挽救了很多人。这些人大多都是军中精锐,每个人的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伤害,因为有徐方的存在,这些损失实实在在的被避免。

    当时圣手决定退伍,确实让他惋惜了不短时间。

    如今骤然听到圣手的消息,冯剑感觉自己眼角都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想着圣手在警局里受的委屈,一股怒火直上脑门,冲着话筒吼道:“废物,你他妈就是个废物!圣手出了问题,你才带一个营的人过去,你职务就是个摆设?去了就放两杆空枪,他妈的坦克大炮留着吃屎呐!那两个冒犯圣手的人枪毙了没有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崔卫国,此刻也满脸惊诧。他知道搬出徐方的名号,自己这身军装应该能保住,处罚肯定会有,降职也在情理之中,但听到冯剑的话,崔卫国直接懵了:“没,还留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怒骂一声,冯剑啪的一声挂了电话。.&gt;“老冯,你什么意思?”冯剑打电话开的是扩音,和崔卫国的通话大家都听得清楚。宣虎的脸色此刻无比难看,沉声道:“怎么,滥用职权的下属不处罚就罢了,怎么还要开坦克、大炮上门?瞧不起我们公安部是吧?”

    冯剑挑了挑眉,扬声道:“别跟我瞎掰扯,跟你说清楚,你就庆幸当时不是我在场,不然坦克我真给开过去。今天别跟我扯淡,你们临安市公安局跟谢氏集团牵扯一块,都已经腐朽到这种地步!我倒想问问,这究竟是谢氏集团的警察,还是临安市百姓的警察?你都任命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抬杠是吧!”宣虎也来了脾气:“这些事我自然会处理,但你们荷枪实弹的踩上门,这不是在打我脸吗?”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,宣虎,你安静点。”一直没做声的丁凝材发话了:“这件事还是折中处理吧,崔卫国这件事就翻篇了,算是既往不咎。临安市这边,宣虎你好好调查下,这中间究竟有哪些见不得光的关系,一定要严肃处理,尽快给我一个反馈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我不服,凭什么?”宣虎也是虎脾气,哪怕面对领导,有不服的地方也敢直接顶撞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丁凝材深思了下,才悠悠道:“圣手这个人,你可能了解的不多,那是军方的传奇,我对他也有些了解。他获得的功勋,比你活的天数都多,现在我上面还有人欠他的人情。甚至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,但凡有陷害圣手的人,都可以冠以叛国的罪名。崔卫国的做法并没有不妥,甚至手段还很温和。你以为刚刚冯剑和你开玩笑?要真是他在,坦克真给你开过去。”

    宣虎神色一变再变。

    丁凝材的地位已经很高,在他上面还有人欠圣手的人情?

    陷害圣手,也可以算是叛国?

    叛国是什么概念?以部队那群人的作风,当场击毙都是轻的!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,会有纪委的人前往临安市调查,宣虎,你好好配合,不要给组织添麻烦!”丁凝材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宣虎虽然不是军方的人,但毕竟身居高位,经过丁凝材一系列的提醒,他似乎已经想到了圣手是谁。

    丁凝材挥挥手:“散会吧。”

    冯剑出去后,拿出手机又给崔卫国打了过去。这一次有了足够的时间,冯剑足足臭骂了崔卫国一小时才算作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事儿徐方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回去后,徐方便盘腿坐在床上修炼医诀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翌日,秀兰大酒店在临安市正式开业。

    秀兰大酒店的广告,也铺天盖地在临安市传开。

    不过秀兰大酒店的宣传力度虽然大,但因为酒店这两天才开始宣传,秀兰大酒店之前的名气还没传出闽南省,所以第一天的营业额并不高,只有二十万。

    刚统计出这营业额,杜晴欣喜万分。

    以前在鸿运大酒店上班,日营业额也没高出多少,有苏浙大酒店压着,其他高端酒店也不景气。而现在自己呆的新酒店,第一天营业就有这效果,以后的盈利肯定会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杜晴兴高采烈的把这数字给徐方反馈,徐方只是笑笑,说了句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暗道一声无趣,杜晴来到赵雨霏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赵总,咱们昨天的营业额出来了。”杜晴进来汇报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多少吧?”赵雨霏问道。

    听赵雨霏这么问,杜晴也来了精神:“不少,二十万!”

    本以为赵雨霏会跟她一样惊喜下,但看着赵雨霏平静的表情,杜晴也垂头丧气起来:“你咋和徐方一样,真的一点兴奋感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赵雨霏很理解杜晴的状态,想了想才温和道:“这次因为咱们为了躲避谢氏集团的视线,所以开业前一直在联系广告商预定位置,并没有宣传。现在也是开业前两天才开始大规模推广,营业额的效果自然不高。虽然这个营业额,相较于咱们的宣传力度来说确实让我们满意,但和以前一些酒店的开业营业额来比,这营业额的基数太小了。不过你也别泄气,以后每天都会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杜晴点点头,虽然两位领导都感受不到她的喜悦,但这也加大了她对秀兰集团的期待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客流量,也确实让她惊讶了下。较之于昨天,这客人似乎翻了一倍!一时间,她也无比期待秀兰大酒店究竟能将营业额冲到什么高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方在早上让赵雨霏和杜晴继续努力后,就直接开车朝福州市赶去。

    在高速上不断疾驰,中午十二点便到了福州市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跟林香雪几人见个面,徐方便叫上小婉,一起朝竹顶村赶去。有个竹顶村本地村民跟着,收购竹雕的事儿也会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“徐总,您这次又回去做什么?”上了车,小婉耐不住好奇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