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343章 郑家房地产的处境
    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    下午六点,徐方就到了临安市。

    作为江浙省的省会,临安市的繁华并不比福州市次。

    徐方开着车,毕竟时间还早,干cuì先去酒店看看,如果还有时间,到时再去郑家瞅瞅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徐方开车朝酒店行去。

    柳海连已经离开,酒店只有保安把守,徐方进qù看后,酒店已经建设完毕,包括装修都很完善。感慨柳海连的专业,对此徐方也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看完两处酒店,徐方拿出手机,找出郑进书的电huà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huà没响两声就被接通,郑进书的声音传来:“哈哈,小方,怎么有空给我打电huà?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不禁一愣,郑进书虽然看着热情,但语气里还有些愤怒,好奇问:“没事,郑叔有啥烦心事?”

    “嘿,这你都能听出来,我能烦啥,还不谢氏集团那帮鳖孙,一直在跟我争外城的开发权,他们的资本砸的太猛了,完全是想耗死我。”虽然徐方只是晚辈,但郑进书对徐方不敢小觑,有什么烦心事,也愿yì和徐方倾诉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还很忙啊,正好到了临安市,还想找你聊聊呢,那就不打扰你了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到临安市了?现在在哪?我让小雄去接你。上次你来,我正好有事没见到你,正遗憾呢,这次必须得过来。”郑进书立刻邀请。

    “我开车来的,别这么麻烦,你说个地址,我直接过去找你。”徐方不愿yì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,你来茜湖这边的翠城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好,到了我打你电huà。”挂了电huà,徐方找出导航,开车朝翠城小区赶去。

    开着车,浏览着临安市的风景,看着这优美的城市,感受着风从车窗吹入,徐方心情格外的放松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分钟,徐方眼睛不禁一眯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在四环的区域,在临安市也算是比较发达的地方。但不远处的楼盘,却没想xiàng的那么高。

    徐方忍不住有些好奇,之前周围的楼房都挺高,这边咋看着还有些破败,难不成是未开发区?

    调转车头,徐方把车开了进qù。进qù一看,果然,这里都是公寓、自建房以及公寓为主。

    如果徐方没猜错,这里应该是类似城中村的地方。没经过什么开发,因为房租比较便宜,大多数是城市一些中低收入人群的聚集地。

    转悠了一圈,眼里也有些惊yà。这里的面积还真不小,竟然有百多亩!

    徐方也没多留,看完便调转车头朝郑家赶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终于来到了翠城小区。

    这里是比较高档的别墅区,过了门卫安检,徐方朝郑家走去。

    徐方到小区门口时就给郑进书打了电huà,刚到门口,就见郑雄朝他挥手。

    将车停在门口,徐方下车道:“雄哥,咋还亲自接,太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你这客气了,先不说你是咱家的大顾客,这次可是我爹亲自吩咐让我来接,我也不敢不来啊。”郑雄大笑一句,引着徐方朝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客厅内,郑进书看到徐方进来,急忙起身相迎:“小方,快请坐。上次你也没来家吃口热乎饭,今儿咱得好好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来的匆忙,福州市那边也有急事,不敢多留就先走了,郑叔莫怪。”徐方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你们也别客气了,正好是饭点,一起坐着吃点。”郑进书身后一名气质雍容的女人,热情招呼着徐方。

    女人年纪不小,四十好几,不过保养的不错,看着也就刚到四十。身上的优雅气质,也绝不是能装出来的。眉宇间,依稀有郑秀兰的样子,应该是她母亲了。

    当即笑道:“这位便是郑夫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夫人,整的跟豪门太太似的,快来坐吧。”温彤嫣然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也不怠慢,落座后,立刻从包里取出一个瓷瓶递了过去,道:“什么豪门太太,显得老气。您要跟秀兰站一块,是她母亲还是她姐姐,我还真不敢认,顶多算是豪门大小姐。对了,这是我祖传秘方配置的,叫豆蔻泥。之前歌星修文晨脸上受伤,就靠这药膏治好的,可以美白养颜,平时多用用,保您十年容颜不老。”

    修文晨毕竟是一线明星,没听说过的还真没几个。

    温彤毕竟是妇道人家,生意上的事儿很少插手,也有时间了解这些八卦,对修文晨的事儿也多有耳闻。

    这事儿郑进书和郑雄都知道,甚至郑进书还经常听夫人念叨,要是能整一瓶修文晨的药膏就好了。如今徐方送的这礼物,真是讨了温彤的欢心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徐方送的是这个后,温彤眼睛一亮,急忙接了过来,拔掉瓶塞轻轻一嗅,感受到那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,才欣喜道:“谢谢小方,这礼物我太喜欢了。对了,你们酒店我听说过,上次去了十多个明星,我听说都是因为这药膏才去的吧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徐方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”温彤小心的将瓷瓶放在旁边的柜子上,态度又热情了几分:“虹嫂,赶紧上菜吧。对了,把郑进书珍藏的那瓶酒拿来,就是之前那个黄什么送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温彤的话,郑进书脸上的肌肉忍不住颤了几下。大爷的,那酒我自个儿都没舍得喝啊,这小子一来你就给糟蹋了。

    不过当着徐方的面,郑进书还真没法拦着,不满嘀咕句:“还想当传家宝呢,你就败家娘们。”

    徐方微微一笑,道:“人生得yì须尽欢,有酒就喝,上次秀兰带来的几瓶酒,郑叔尝过没?等有空我再带两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?”郑进书瞪大眼睛看着徐方,之前他还找过几次郑秀兰,不过郑秀兰说已经没了,他还遗憾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有,但是非常稀少,最多带两瓶来。不过我们的黄酒已经生产了,味道也还不错,一个半月后还能大规模出货,到时黄酒可以敞开了喝。白酒也别着急,再过一年就可以,我们酒厂已经开始酿制了。”徐方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到时切记多送几瓶来。”郑进书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小方,秀兰在你们村怎样啊?”毕竟是自己闺女,温彤心里也十分惦记。

    听到郑秀兰,徐方眼里也闪过一道柔意,笑道:“挺好,阿姨,您别看我们只是一个村,但基础设施绝对不比城市差,现在路已经通了,哪怕去市里都非常方biàn。更重要的是那边环境好,依山傍海,海水蔚蓝清澈,绝对是旅游胜地。要不等这次我回去,带您一起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妈,上次我跟爸过去,岳海村确实还不错,水电网都有,风景也好,要不是我这边生意多,都想去那里好好度假了。”郑雄也插了句话。

    听徐方和儿子的话,温彤心里也有些喜意,看着徐方点头道:“看你就是踏实的人,有你照顾我也放心,有空我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让秀兰多回家看看也行,现在村里事情没那么多了。”徐方应道。

    大家聊着天,不多会,虹嫂就把饭菜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温彤不喝酒,郑家父子就陪着徐方一起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郑雄年纪大不徐方几岁,跟他聊天也没什么隔阂,聊天也比较随意:“对了徐方,你看新闻没,最近非律宾太能蹦跶,一个卖香蕉的敢跟爸爸抢南海!”

    徐方一挥手,笑道:“CCTV1还在放熊出没,你急个卵?而且1974年以来,国足九战非律宾全胜,进45球失0球,他们连国足都干不过,有脸来惹我们放解军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说的对!”郑雄伸出大拇指赞道。

    听到俩年轻人在这吐槽,郑进书也来了兴致,笑道:“你们俩小子也别瞎担心,南海必须是我们的,要不观音菩萨住哪?话说回来,要真打起来,南海观音可以把自由女神打的披头散发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听到郑进书的话,徐方和郑雄直接笑喷了。

    就连温彤也白了眼自己丈夫,啐道:“天天就没个正形,瞎掰扯啥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郑叔这是爱国,再说话糙理不糙。”徐方急忙打个圆场,直接岔开了话题:“对了郑叔,咱们郑家跟谢氏集团,对抗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提到生意上的事儿,郑进书也放下筷子,皱眉叹道:“确实不容乐观,之前电huà里我不是说过吗,谢氏集团已经在跟我们打价格战了。化妆品这块的市场,我们还堪堪能招架,毕竟我们做的化妆品质量差不多,各有各的用户,无非是谁打的广告够响亮,能把名气炒的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但房地产这块,他们咬的比较紧,就是砸钱,买地皮。比如市中心地皮开发的价格,一平也就两万,但他们跟我们竞价,能直接把价格飙升到五万,这就算把工程建好了,赚的钱也不多,如果再出现点意外,可能就是白忙活。但他们不管,就想活活拖垮我们。”郑进书有些烦闷,郑家虽然也家大业大,但和谢氏集团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现在看着声势浩大,但其实一分钱不赚。临安市区内的市场已经饱和了,现在大家的目光,都落在了郊区的开发上。本来大家公平竞争也就算了,但他们有钱,竞拍开发权的时候,他们直接就把价格定到死了。市场份额也不能全被他们占了,不然地皮全是他们的,我们的知名度就降低了。所以我们得硬着头皮顶上,城郊的地皮价格,已经赶上城内的开发权了。”郑雄也抱怨道。

    徐方闻言考lǜ下,忽然说了一句话,让郑家父子俩眼睛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