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66章 邀请朱老头上班
    徐方回到家后,看着银行账户多出的三十多万,心里也是一乐。

    本来只想做个旅游景点,并没打算靠卖瓷器赚钱,但从今天的收入来看,这完全是一笔可观的收益。

    下午,吃过饭后,徐方打算午休一会儿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号码,竟然是秦鼎的,徐方顿时来了精神,按了接听道:“师父,您找我啊?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这么久也没来师父家里坐会儿,怎么,想叛出师门了是不?”秦鼎没好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哪能呢,秦大师真传大弟子,这名头可值钱呐,我怎么舍得叛出师门。这些天确实有事耽搁了,村子倒腾了点新玩意,还正在修路,有点忙,得闲了我就去看您。”徐方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倒腾瓷器呢?”秦鼎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您看到了?”

    徐方翻了个白眼,急忙道:“今早刚开业,直接被我卖完了,不过下一波货马上就来了,到时我给您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?质量呢?”秦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出自一个人手,质量肯定没问题。时间也说不准,大概半个月,保准有。”徐方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成,你给我来……五个,多少钱我这给你。”秦老爷子直接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这话就太见外了,我要您钱?这会遭天谴的。我催催那边,让他先做紫砂壶,等有了我立刻联系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来了记得带酒。”老爷子不忘提醒了句:“白酒、黄酒都带点,你师娘睡前爱喝点黄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苦笑一声,自己这生意才刚开始,就要送出去五个紫砂壶。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徐方电话刚挂,电话铃声又响了。

    看着号码,徐方按了接听,笑道:“沈大哥,你找我还是找郑村长啊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沈建,显然很不好意思,尴尬道:“老弟啊,找你呢,私人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啊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岳海村的宣传,还有什么瓷器对不对?我老爹也好这口,看中了紫砂壶,让我来找你买一个,你那还有没?给老哥留一个啊。”沈建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啥啊,今早刚开业,我一开门,门口全是人,都是来买瓷器的,别说三个紫砂,其他八十多件瓷器,全都被抢购一空。”

    听着徐方的话,沈建很是失望,叹口气道:“行,没事,我也就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沈大哥要还能没有吗?这次虽然卖光了,但这些瓷器都是一个人烧制的,我已经在联系他了,烧制好后我送你一件,大概半个月吧。”徐方对沈建很有好感,自然不会让他扫兴。

    沈建听后顿时一喜,大笑道:“好兄弟,老哥欠你个人情啊!钱必须得要!”

    “咱可千万别提钱,伤感情。”徐方好说歹说,才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揉了揉脑袋,徐方知道瓷器这事儿很着急。朱老头虽然技艺精湛,但年纪大了,到底能做几件还真不好说。紫砂壶本就难做,其他竞品瓷器也都出自他手,如果速度不快点,这个月产的精品瓷器,估计都得送人用了。

    那他这陶瓷店还开个屁啊!

    不行,得赶紧联系朱老头,让他多做点瓷器才行。

    刚出门,就碰到了朝这边跑的老宋头。

    “宋叔,你跑啥?有事电话不就行了?”看着朝自己招手跑来的老宋,徐方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一着急就忘了,我跟你说啊,今早呼啦一群人全都进了咱们酒坊,听说一瓶白酒六百,大家本来还嫌贵。然后一个人打开了酒瓶,酒香飘出来后,大家都抢着买啊,场面都疯了!”随即老宋头脸一苦:“现在咱们酒水全卖完了,想再卖只能用之前的库存了,咋办?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库存是留着做酒引子用的,现在卖了,咱们的白酒得等几年才能卖出去?那肯定不能动啊,”徐方否定了这个办法,问道:“那黄酒大概什么时候出来?”

    “得半个月,最开始的那些才能用。”老宋头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的销售力度还没展开,但黄酒的市场,也没想象的那么低,白酒更不用说了,都能算得上抢购。但看看咱们现在的生产力,到时肯定不够咱们销售啊,老宋,我准备投钱,办个酿酒厂,你看有搞头没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老宋顿时激动起来,拍着裤腿道:“可以啊,我都这岁数了,要是有生之年,能看到我们老宋家的酒能卖到全世界,那才好呐!小方,你没蒙我吧?”

    “蒙你干啥,你想把你们宋家的酒发扬光大,我是个商人,我就不想把酒卖到全世界赚钱?”徐方给了肯定的答案才道:“老宋,你有时间,把开酒厂需要的设备,都写给我。咱们的设备全部用好的,不要失去了宋家酒的风味,等厂子盖好了,我去购买机器,到时你就去当技术指导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老宋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柳海连做一份酒厂效果图,到时把图纸给你看,我出去有点事,你先想想需要什么机器。”徐方拍拍老宋肩膀,便朝海边赶去。

    到了九龙山脚,徐方打辆车去兴隆镇。

    想了想,徐方给柳海连打个电话,交代她设计个酒厂效果图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兴隆镇,朱家陶瓷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进来,正在店铺内的刘翠惊呼一声:“哎呀呀,徐老板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,快屋里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您别这么客气,朱大哥和朱老头呢?”徐方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坐会儿,他俩都在后院做瓷呢,我去叫他俩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带我进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跟着刘翠推开店铺后门,进了院子又开了个门,才看到朱家父子,正在屋内捏胚子。

    “徐老板?您怎么来了?”朱勇立刻洗洗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,主要是找朱老头。”徐方温和笑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朱老头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嗯,这几天你在做什么瓷器?”

    “在做花瓶,这个好做点。”朱老头如实道。

    徐方叹口气道:“朱老头,这只花瓶做好后,先把花瓶的活放放,去多买点紫砂泥,我现在很缺紫砂壶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待会我就去买。”朱老头可不会跟钱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紫砂泥的质量,一定要买最好的,价格我都给你补。紫砂壶的质量,不要比上次的三只壶低。这样的紫砂壶,如果你不烧制其他瓷器,一般多久能做好一个?”

    “瓷胚做好,还需要阴干,然后才能烧制,这就需要四天时间。做好一只紫砂壶,最快也得五天,但第一只紫砂壶胚子做好,第二天我还能接着做第二只壶胚子,也就是说,第五天后,我一天能做一只。”朱老头吧唧口烟道:“不过烧瓷这种精细活,也不是全能成,里面肯定得烧坏几只。”

    “朱老头,这个月你就主做紫砂壶,每只壶我给你两千块。”徐方伸出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朱老头闻言眼睛一瞪: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千一只,但质量要过关!如果质量更好,价格可以再高点,半个月后我来拿货,这是一万块钱订金,到时多的我再补上。”徐方笑道取出一沓钱。

    “徐老板,太感谢您了!”朱老头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感谢啥,买这些瓷器,是因为我能卖更高的价,朱老头,质量全靠你了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,回头我也得改改这瓷窑,争取让窑好点,减少点损坏率。”朱老头看了眼好多年了的瓷窑道。

    徐方心中一动,问道:“朱老头,我这有个工作挺适合你的,不知你想不想做?”

    “啥工作啊?”朱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烧瓷!我这新建一个瓷窑,里面的烧瓷设施很齐全,唯一不好的就是你得过去上班,底薪一万,然后按件提成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朱老头没听大明白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月,不管你烧制了多少件瓷器,都有一万块钱工资。而且你烧制的每个瓷器,我还会按照一定的价格收。比如你烧制一个紫砂壶,我会再给你两千块。包吃包住,吃的伙食不赖,顿顿有肉,住的是正规小区,两室一厅!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一万?然后烧一件还算一件钱?”一旁朱勇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对!地点也不远,岳海村知道吗?九龙山里的那个岳海村。”徐方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前几天看新闻,省长还说那地方不错呐,开车去不到一小时。”朱勇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给我这么多钱干嘛?我在家,用我自己的瓷窑、煤炭,吃住也不用你担心,也一样能烧瓷。你现在又要多给我钱,还要包吃住,图的啥?”半天没做声的朱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神色一肃,正色道:“朱老头,虽然我这么叫你,但我对你们这些手艺人,打心眼里尊重。咱们中国是瓷器大国,瓷器文化源远流长。但现在这种文化,却不断受到冲击,现在会手工做瓷的人太少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手艺人,是咱们瓷器文化的传承者。而我那岳海村,是个旅游景点,以后的游客会越来越多,我想把您请过去,不仅仅是给我的景区增加点亮眼之处,也是对瓷器文化的一种宣传。说这些不知道你懂不懂,冲着这待遇,您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说完,便等待朱老头考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