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64章 瓷器店生意火爆
    不少游客被问的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这里有不少人,其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只是看到海边聚集了一堆人后,就急匆匆朝这边跑。

    爱凑热闹的人,立刻也跟着跑来了。

    作为东道主,潘嶒站了出来,急切道:“小兄弟,你是这里负责人吗?不是说这瓷器店今天开业吗?我们进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心里一松,这些人看着都不是会功夫的,而且虽然一个个很急切,但并没有戾气,这就排除了来找茬的可能。想了想,徐方问道:“你们都是来看瓷器的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如果有合适的,我们会买一些。”人群里有人接了话茬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徐方眼睛有些发亮,有钱人啊!

    人精的徐方,心里微微一动,应该是看了昨天他发的帖子,引来的一批瓷器爱好者。

    当即笑道:“刚刚开业,还请各位退后一步,我把这开业鞭炮放了,大家就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能见证陶瓷店铺开业,自然也是大家乐意看到的,闻言一个个退后几步,让出了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徐方找出竹竿,把这一万响的炮竹挂好,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结束,徐方朗声笑道:“开业!欢迎各位光临!”

    徐方话音刚落,这群人迅速朝店铺里冲去。

    这群人进去后,看着架子上的瓷器,一个个眼睛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将军罐不错啊,跟图片宣传一样!”一人看着架子上的罐子惊叹道。

    一老者从怀中取出放大镜,在一个花瓶上看:“这翠竹花瓶也可以,有竹子的风骨和神韵,看看这瓶身,细腻圆润,这种弧线机器绝对做不出来。哟,这瓶底处理的也很到位,这刀工真是可以啊,几乎没留下瑕疵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啊老赵,这瓶子可以,你要不要?不要给我看看啊。”一旁的中年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不要,别想跟我抢!”老赵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徐方,这么多人啊!”看着屋里站满的人,甚至外面还有一些人没挤进来,正在外面探头探脑、一脸好奇地朝里面看,郑秀兰不禁砸了咂舌。

    “嗯,人是不少,我昨天不是发了帖子吗,这些人应该是我引来的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这满屋的人,最密集的当属潘嶒这里。

    他正拿着放大镜,在茶壶上使劲看。而周围竟然二十多人,密密麻麻凑在一起,皆是瞪大眼睛看着那紫砂。

    “老潘,这紫砂怎样啊?”有人耐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潘恒将茶壶盖打开,看了看里面的壶嘴,惊叹道:“壶身均匀流畅,外面线条柔和,细而不腻,拿在手里不滑不糙,通身看着没有杂点,说明土质优秀,而且处理的不错,跟照片上的没两样,实物看起来,比照片上的更好看。这壶嘴粗细、长度、弧度都很讲究,把手也适合拿捏。好看、好用,确实不错!这款也是我最想要的,小兄弟,这茶壶多少钱?”

    老潘要买了?

    听着潘嶒的话,原本还在研究瓷器的,也都扭过头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徐方也没料到,刚进来就有人要价,笑了笑道:“大叔,今儿第一天开业,我也不坑你,这紫砂壶我买来就花了大价钱,也是我们店铺的镇店之宝,价格可能会高点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心里一紧,随即一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潘嶒。让你丫横,还想五点过来把所有瓷器买了。现在看到没,人家说这是镇店之宝,不坑你个几十万,老子跟你姓。

    潘嶒听到镇店之宝后,手也不自觉抖了下,嘿嘿笑道:“小兄弟说个价格吧,我也没几个钱,也就爱这瓷器才来看看,小兄弟别宰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价格是有点高,”徐方沉吟片刻,现在外面天价虾、天价鱼、天价各种东西,一旦自己要了高价,会不会有损岳海村名声?犹豫了一阵,徐方自嘲了下,他做这生意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也不是强制消费,看着这群人衣着光鲜,应该不是缺钱的主,徐方决定先给个虚价,如果他嫌价格高,自己再便宜点,打定主意,徐方道:“这件三万六,如果大叔嫌价格贵,可以看看其他瓷器,咱们这几百的瓷器也有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徐方会痛宰下潘老头,但听到这报价,大家还是愣住了。你大爷的,这么好的瓷器,你丫才卖三万六!你们镇店之宝,也特么太不值钱了吧!

    不少人看向潘嶒的眼神,也多了几分羡慕,甚至有点眼红。这茶壶的价格确实是公道价,老潘这次买值了!

    潘嶒听着徐方的话,眼睛一亮,笑道:“成交,小兄弟,你这里怎么付款?刷卡、转账老头子这都行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哂笑,看来要价还是低了,不过他也不在意,拿出个POS机笑道:“刷卡吧,方便点。”

    看到可以刷卡,不少人也松了口气。看着潘嶒爽快的付款,周围有人笑道:“老潘,这次回去请客啊,人家镇店之宝都让你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潘,这茶壶给我瞅瞅。”一老头拿起茶壶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潘嶒有些心疼道:“诶诶诶,老赵,你轻点拿,要给我摔了看我不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一旁郑秀兰三女,眼睛都瞪大了。

    大爷的,之前不是说好两万八的吗,这犊子怎么扭头就涨了八千!

    郑秀兰还好,知道会有人花几十万、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来收藏这些艺术品,但邵静和韩盈盈都瞪大眼睛,一脸惊诧的看着潘恒。这老头疯了吧,买个东西都不讲价,还一脸赚大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有潘恒开头,又有人问道:“老板,这花瓶多少钱?”

    徐方定睛看去,那是朱老头烧制的,想了想到:“那个是翠竹花瓶,做工细腻,选泥优良,很有竹子的神韵,不比一些大师的作品差,售价四千六!”

    “好嘞,刷卡!”

    本以为老头要讲价或者犹豫一番,但这爽快的样子,还是把徐方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件‘招财进宝’摆件多少钱?”又有人问价。

    “八百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我现金结账。”这价格比预想的还低,一中年人喜滋滋的取出钱包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罐子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罐子贵点,那件一千八。”看着是朱勇后期烧制的,徐方报的价比之前计划的多了几百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刷卡!”这中年人付款也很爽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