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61章 我不是嫌贵,是嫌便宜
    电话没响两声就接通了,朱勇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:“徐老板,您可给俺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朱大哥,最近瓷器烧制的怎么样?有多少件了?”徐方直接问。

    朱勇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:“烧了六十多件,我跟我爹俩人一起做的,不知道你能要多少,没敢做太多。你要是吃不下,少买几件也行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苦笑,这些老实人,真是太实在了,当即道:“我待会能到,待会我检查下,没问题的都要了。瓷器你尽管放心烧制,还是那句话,我没说停,肯定就一直收。对了,你那有泡沫板和箱子吧?”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,你看中了就直接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一小时多点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笑道:“王姐,我还有点事,回头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赶紧去吧,有空随时来找姐。”

    徐方眼睛一直,盯着那对团子有些失神,随即一抬头就看到一脸戏谑的王琪,徐方顿时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骑着摩托艇到了九龙山脚,打辆车直奔兴隆镇。

    一路上没堵车,去的速度挺快。四十分钟,就到了朱家瓷器的店铺门口。

    除了朱勇和他那彪悍婆娘外,还有一个老头。

    彪悍婆娘的性子似乎收敛不少,至少跟朱勇说话的时候,已经没了那种打心眼里的瞧不起。看到徐方进来,立刻笑着来招呼:“哟,徐老板,终于把您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一直在忙,就耽搁了几天。朱大哥,这位是你父亲吧?”徐方看着那老者问。

    “对对,这是我爸。”朱勇急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徐老板,你叫我朱老头就行,大家都这么叫。”朱老头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目光落在了架子上,眼睛不禁一亮,上面摆放着不少瓷器,不过数量也就二十件。

    看徐方朝那儿看,朱勇笑道:“徐老板,这次烧制的瓷器,架子上只是一部分,其他的都在房间里搁着呢,没敢朝外摆,怕别人碰坏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打量着架子上的瓷器。

    以花瓶居多,颜色各异,以白底为多,上面绘制一些“梅兰竹菊”等寓意深远的东西,配上各种花纹、字句,显得很有格调。

    其他也有一些摆件,比如象征着“步步高升”、“恭喜发财”、“招财进宝”、“清正”等寓意的摆件,很有欣赏性。

    徐方拿过一个花瓶打量一番,花瓶质地均匀,厚薄如一,细腻光滑,拿在手里很有质感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表面没有任何瑕疵,如同一气呵成,流畅自然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朱勇怕质量不行,徐方不买,所以制作的格外用心,甚至比上次徐方带走的瓷器,还要好上几分。

    挨个打量一番后,徐方也不得不惊艳,这父子俩人,已经算得上能工巧匠。

    高手在民间啊!

    明明可以算得上大师,却堕落在这个小镇上,一个本该安享晚年的老头,却要依旧辛苦来赚钱。一个人娶了个悍妇,在家里活的没半分尊严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徐方笑道:“把这些都打包装好,其他的呢?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朱勇,你赶紧带徐老板去看看,这些我都给装了。”朱勇婆娘刘翠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徐老板,这边请。”朱勇急忙招呼徐方。

    推开店铺的后门,里面是个院子,周围有几间平房。

    打开一个房间,两个架子上放满了瓷器。

    徐方过去一看,眼睛顿时一亮!

    这里摆放的种类很多,除了花瓶、摆件外,甚至还有些精美罐子。

    而架子正中,则是三个茶壶。徐方定睛看去,眼睛顿时瞪大。

    茶壶颜色偏紫色,徐方一眼看出是紫砂壶,土质很正宗,没有其他杂色。三个茶壶静静放在那里,虽然是新烧制的,但有一种古朴的感觉,甚至还有点“拙”意。

    古拙!紫砂壶一种很高级的意境!

    徐方快速走过去,抱起一个茶壶仔细端详。壶全身线条流畅自然,拿在手里不滑,但很均匀不糙。

    看着很有艺术价值!

    打开壶盖,看着壶嘴的方向,壶口很适合茶水流出。

    观赏性高!

    实用性强!

    名贵茶壶必备的两要素,这三只茶壶,竟然都具备了。

    堪称茶壶中的上品!

    徐方表面不动声色,实则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,没想到这父子俩人,竟然还有这等手艺。

    放下这个紫砂壶,徐方目光又落在其他瓷器上。

    每一件质量都属于上乘,优雅流畅。不过这些瓷器中,虽然比徐方上次购买的都要强,但依旧有好坏悬殊。

    徐方指着中间那两排瓷器道:“这二十件瓷器,都是老朱做的吧?”

    “神了!”朱勇瞪大眼睛,一拍手惊叫道:“这也能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嗯,感觉气质有些不同。这两排的瓷器,看着更有神韵,仿佛有了生命力,或者说是灵气。想做到这点,需要瓷器没有累赘,每一块都必须存在。少一点显瘦,多一点臃肿,偏一分毁形,轻一点没感觉,重一点又太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徐方继续点评:“其他的瓷器,虽然都很不错,但缺少了这份凝练与生动,我也是看这些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再回头看着父子两人,才发现二人嘴巴张大,如同看怪物般看自己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服!小伙子这眼力,真毒!”朱老头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俺也服,之前感觉做的不如俺爹,但不知道啥情况。虽然现在还不大明白,但好像又懂了点。”朱勇也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做的,形态已经没问题,缺的是瓷器的神态,多和你爸练习交流,肯定能做的更好。”徐方笑了笑道:“朱大哥,你这些瓷器,按照你们零售价卖给我,你算算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俺就烧制了四十六件,有几件小的不贵,一共就四千二。你要嫌贵,便宜一百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四千二算。”徐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太感谢徐老板了。”朱勇显然没赚过这么多钱,满脸兴奋道谢,这次他在婆娘面前,可算能扬眉吐气一把了。

    “朱老头,你烧制的这些瓷器,要价多少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朱老头搓了搓手,算了半天道:“东西用的材料都一样,贵就贵在手工钱上,我也不多要了,给两千块得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摆摆手道:“那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朱老头闻言有些尴尬:“便宜点也行,你看着给。”

    听到朱老头的话,徐方笑道:“不是嫌贵,是嫌太便宜了,朱老头烧制的这些,我一万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啥?一万!”

    朱家父子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着徐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