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60章 瓷窑建成
    本以为徐方会好好打量一番,但徐方眼神清澈,取出银针在酒精灯上烤了下,便直接刺入各个穴位。

    神色专注,并没任何侵犯的意味。

    一时间,魏依依对徐方好感大增。随即心里苦笑一声,年纪大了,果然吸引不了人咯。

    徐方自然不知她想法,体内医诀迅速运转,银针在各个关节处扎下,一分钟不到,三十六根银针就已经落下。

    徐方动作不停,银针继续落下,五分钟后,周身一共八十一根银针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开始捻动身体正中的银针,真气顺着银针没入体内。

    如此捻动二十分钟后,徐方才算松开手,此刻额头已经冒了汗,坐在一旁椅子上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“阿姨,感觉怎么样?”徐方询问道。

    不疼了,好像也不僵硬了,身体里血液好像都通了,感觉现在能下地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针灸祛除了风湿,缓解了神经疼痛,也催发了药效,遏制了病菌感染等。你有这种感觉,说明治愈很有希望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感谢你了!”魏依依心里无限感慨,一时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徐方又等了会,便将银针全部收好,笑道:“阿姨,你起来走两步试试。”

    魏依依听后,尝试着动了下,并没有以前那种无力、疼痛感,眼里闪过一道惊奇,随即站起来尝试着走一步,依旧没以前的不适感,心里顿时一喜,快速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嘿,神了,不疼了!”

    徐方此刻却很不淡定,之前治疗的时候,徐方倒没注意,现在无比“坦诚”的魏依依来回走动,那对规模无比恢弘的团子,晃的徐方有些眼晕。

    心里默念了三十秒,才拦住了魏依依道:“停,现在来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魏依依看着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刚刚走路,只是让骨骼关节运动下,让药效渗透深入点。现在的你还不适合走动,等再用药调理两天,然后再逐渐增加运动量。切记,只要稍微感到不舒服了,就要立刻休息,不然之前的治疗就前功尽弃了。”徐方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了,这次就治疗完了?”魏依依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魏依依点点头,又问:“那以后还要针灸吗?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恢复的正常,服药调理就行,如果恢复期间出了岔子,可能还得来一次。”徐方小声道。

    看徐方脸有些红,魏依依有些好奇,顺着徐方目光,顿时发现这家伙,竟然在偷看她。

    魏依依并没有生气,甚至心里还有些小欣喜。感情并不是老娘一点魅力没有,而是刚才治病没顾得上看。

    顺着徐方大裤衩,看着那惊人的轮廓,魏依依心又猛地一跳,眼里也漾着一层春波。

    并没有拿被子遮掩,反而故意张开些,让徐方看的更清楚,小声问道:“小方,你有女朋友没?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魏依依点点头,眼里有些笑意:“你怎么想给我治病了?是不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徐方呼吸有些重,点头道:“嗯,袁璟之前的工作很出色,我想招来来我公司上班。但她一直对我敌意很大,所以一直没有结果。要是阿姨方便的话,可以劝劝她。我们公司的潜力很大,发展前景很好,不吹不擂,比其他酒店强很多,待遇比任何酒店都高。”

    魏依依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感情这小子,还不是看上了自家丫头,只是单纯的招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听这小子提的条件,似乎很不错,点点头道:“你放心,待会我就跟她说说,对了,你眼睛朝哪儿看呢?”

    徐方闻言脸一红,慌忙把落在团子上的眼神移开,尴尬道:“我看看疗效有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想看就多看会呗。”魏依依知道徐方对自己丫头并没意思,胆子也大了几分:“再不看,再等两年姨这姿色就一点看头都没咯。”

    虽然想多看几眼,但徐方脸皮还是薄了点,尴尬道:“哪有,我在研究一种护肤的中药,到时送阿姨一瓶,能抗衰老。这次治疗已经完了,我把小璟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徐方说完就打开门,恰好看到正贴在门上偷听的袁璟,没好气问:“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袁璟俏脸一红:“我累了,靠着歇一会,我妈她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边不是有椅子吗。”徐方翻了个白眼,也不拆穿道:“治愈应该没问题,你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成,谢了。”说完袁璟立刻进去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袁璟打开房门,招呼徐方进来。

    “徐方,我妈的病已经没问题了吗?”。袁璟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这么快,我只是遏制住了病情,然后让身体朝一个好的方向发展。需要好好休养,才能达到痊愈。我这给你们开副药方和注意事项,你们按照医嘱来,恢复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,这次真是太感谢了!”已经了解情况的袁璟,真心向徐方感谢:“诊金多少?砸锅卖铁我也还你。”

    魏依依也看向徐方,心里隐约有些担心,如果徐方狮子大开口,她家还真给不起。

    徐方摇摇头道:“诊金就算了,我家有祖训,不允许直接用医术赚钱。如果你真想感谢我,不如来我们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袁璟早有心理准备,点点头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徐方看着袁璟,这妞连待遇都没问就直接答应,心里应该只是想报恩。但人就这样,如果以后没给什么好处,反而一直让人家做事,她不可能把一种恩情记一辈子。

    既然袁璟没问,徐方直接打开了话题:“待遇福利我说一下,五险一金都有。暂时招你为酒店经理,月薪25K,大概两个月后上班,办公地点在江陵市。到时你跟总经理,一起学习下下秀兰集团的运营方法。你有经验,学起来应该很简单。大概半年后,总经理会调任其他地方,总经理的职位会空缺。如果你表现出色的话,会接替总经理的位置,到时待遇、福利又会有所改变,除去工资、奖金,每个月能拿到经营公司利润的0.2%。”

    袁璟闻言一愣!

    她之前确实没考虑过待遇问题,她在白禾大酒店的时候,月薪也就一万五,后来因为联系到了野生扇贝,并提出了一些建议,扭转了公司经营状况,老板直接给她涨了一万块钱工资。

    再后来才发现,野生扇贝就是徐方下的套,近一个月对野生扇贝的大肆宣传,最后都成了秀兰集团的嫁衣。老板震怒之下,又把待遇给她调回去了。所以,她现在的工资,依旧是一万五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徐方一开口,底薪就开到了天际。

    之前只感觉秀兰集团赚钱,但从徐方如此土豪的手笔,说明秀兰集团的盈利,甚至比传闻还要高。

    而徐方又承诺,半年后总经理的位置会空缺,如果她做的不错,会直接提升。先不说待遇有多少,就说那0.2%的利润分成,就够她好生羡慕的了。

    比如每天的利润是三十万,每月的提成,就能达到两万。而且日利润,她还是按比较低的标准计算的。如果好好经营,到时加上底薪,月薪十万似乎也不是梦。

    “徐方,这是不是太多了?”袁璟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秀兰集团来说,在这个职位领这些工资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徐方又与袁璟讲了下公司其他注意事项,便约定江陵市一开业,就邀请袁璟过去上班。

    给林香雪打电话,确认了袁璟两个月后上班的消息,在白禾市又待了一天,翌日中午,徐方便回了岳海村。

    三天不见,道路已经朝前推进了七百米。

    徐方有些好奇,看到眼熟的一人问道:“老张,这路怎么修这么快?”

    老张看到骑着摩托艇的徐方,大声道:“徐总,村里的两栋居民楼建的差不多了,人手空出不少,就你走那晚,这条道白天晚上都在施工呐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徐方笑着点点头,骑着摩托艇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,徐方也清闲下来。每天陪几女在村里溜达,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五天的时间弹指而过。

    之前栽种的绿植,在韩盈盈的精心照顾下,也都舒展枝叶,露出生机勃勃的姿态,活下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效果,徐方直接给韩盈发了两千元奖金。韩盈盈心里对徐方充满感激,自从来到岳海村,生活的节奏似乎都慢了下来。每天很充实,但又感觉很自在。

    这日,徐方正在村里溜达,手机铃声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看着号码,是柳海连助理王琪的。

    “王姐,找我啥事?”徐方温和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总,咱们瓷窑已经建好了,你有时间来看看啊。”王琪脆声道。

    徐方听后心里一喜,笑道:“行,我正在溜达呢,一分钟就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拐了个弯朝瓷窑走去。

    距离地儿不远,很快徐方就到了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酒坊不远,布局和酒坊差不多,大门古色古香,完全就是古代建筑。最前面是个门面,里面摆放着架子。按照徐方的要求,这里的摆架厚重结实,哪怕人们撞上去,也不容易撞倒,一定程度也能保证瓷器安全。

    门面旁边还有一个空间,主要是做胚用的。里面放着各种拉胚的工具,看着很有手艺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如果这里的瓷器比较受欢迎,徐方会决定高价把朱勇或者他爹挖来。

    “徐总,这门面的设计您还满意吗?”。王琪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进里面看看。”徐方点点头,跟着王琪进去。

    “徐总,这圆溜的家伙就是蛋形窑,出现于明末清初江西景德镇,由元明时期的葫芦窑发展演变而成,由窑门、火膛、窑室、护墙和烟囱等部分组成。结构合理,施工方便,烧造量大,适合于多种坯釉,多类品种瓷器可一次烧成。这瓷窑您还满意吗?”。王琪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满意,非常满意。”徐方点点头,想了想拿出手机给朱勇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不知朱勇这个月烧制多少瓷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