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51章 专业敲闷棍
    “阁下不是本地人吧?敢在白禾市跟我们过不去,你胆子真真不小。”阴沉男子盯着刘大师道。

    刘大师冷哼一声:“光天化日就敢出来行凶,论胆子我真比不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行凶?呵呵,真有意思。”阴沉男子冷哼一声,喝道:“砸!”

    说罢,身形如同闪电,直接朝刘大师冲去。

    刘大师不敢大意,打起十二分精神迎上。

    徐方微微叹了口气,虽然刘大师的实力不错,但这次对决并不公平。先不说他背部受伤,还要分出一些精力,去盯着有没有别人偷袭。高手过招,往往一个分神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不过这群人要砸自己店铺的东西,徐方显然不会给他们动手的机会,看了眼不远处桌上有个大号烟灰缸,徐方身形快若闪电,抄起烟灰缸就朝一人脑袋砸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直接就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徐方速度很快,而且在这群人身后,手中烟灰缸如有神助,“咚咚咚”三声,又有三人着了道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警察!”眼看着就有人要打砸东西,徐方猛喝一声!

    这一嗓子中气十足,而且混子们对警察天生有恐惧感,听到徐方呵斥,所有人立刻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不过徐方的动作可没停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徐方的手法凌厉果断,讲究快准狠,一烟灰缸下去,绝不用再补第二下,这人绝对会被砸晕。

    “警察在哪?”

    “哪有警察?”

    “没看到啊?咦,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所有混子好奇的看着门外,却没有任何收获,随即余光一扫,就看到了徐方,拿着烟灰缸不断扬起落下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有些懵圈,这人是警察?他在干什么?

    一个混子还没反应过来,只感觉脑袋一懵,直接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徐方的实力,和这些人比简直是天上地下,更何况这些混子到了现在,还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,这愣神的工夫,又被徐方砸晕了十个。

    “草,是敌人,给我打!”正在跟刘大师过招的阴沉男子,此刻又急又气。刚刚徐方那一嗓子,确实把他也吓着了。虽然他们跟当地警方关系不错,但当着警察的面打人,到时肯定很难收场。

    不过刘大师可没这种心理包袱,他本就是见义勇为,趁着阴沉男子发愣的工夫,竟然扭转之前的劣势,甚至踢中了阴沉男子的左肩。

    等阴沉男子提醒大家的时候,混子们还要有一定反应时间,结果徐方又干翻了三人。

    “草,竟然骗人!”混子们也意识到被徐方耍了,也顾不上打砸东西,拎着钢管就冲过来。

    徐方看到众人反应过来,暗道一声可惜,脚一勾,挑起一根钢管,抡的虎虎有风,直接朝混子脑袋砸去。

    这次声音又变了。

    钢管长度正合适,“砰砰砰”的声音不断传来,没一分钟,这些混子全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兄弟,好样的!”看到有强人相助,刘大师士气高涨,对着徐方大声赞了句。

    “辛苦刘大师了,这人杂碎,就该一棍敲死!”徐方愤愤举起钢管,就朝阴沉男子脑袋砸去。

    阴沉男子眼里闪过一道不屑,这小子靠着点小聪明,把自己的人都打了,但你以为凭你这点伎俩,能打得过我?

    早就看徐方不顺眼了,阴沉男子并不慌乱,准备趁着避过钢管的间隙,一拳把这小子KO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阴沉男子眼里就闪过浓浓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朝一旁躲开,就能直接躲过去,却没料到那根钢管,如同预料到他的轨迹一样,竟然毫无偏差的跟着移动了下。

    甚至没等他反应过来,突然感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,随即两眼一黑。

    临晕倒前,他知道这次栽了。

    十点多,陆续有了些客人。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,对地下圈子或多或少有些了解。当看到那阴沉男子后,顿时有人惊呼:“这不是蔡爷的人吗?那个叫高龙生,蔡爷旗下头号猛人。看这架势,是想来秀兰闹事,结果被人打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秀兰集团还有这种猛人,那个穿文化衫的保安真够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正当众人议论纷纷,就见酒店总经理王雨竹跑过来叫道:“徐总,您来啦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众人差点喷饭,大爷的,这人是秀兰大酒店老板?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笑道:“这次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,徐方看向刘大师拱手道:“刘大师,我是徐方,这次多亏了有你拔刀相助!”

    刘大师急忙摆手,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,徐方刚刚那一棍子,他虽然没看太懂,但也知道其中奥妙,而且能一个人把二十多个混混轻易全部撂倒的猛人,实力肯定不会低,当即客气道:“叫我刘泉就行,你也别谢,我也是看不惯这群社会渣滓。”

    徐方笑了笑,道:“那可不行,待会咱俩好好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些人怎么回事?”几名警察进来,看到满屋晕倒的人,顿时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为首的队长叫陆原,这次上面领导专门交代,不要太出力。在白禾市混了这么多年,他可知道蔡爷和他们局副局长有关系。如今看到倒在地上的高龙生,眉头急速跳了跳:“这些人是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我打的。”徐方笑眯眯的走出来,道:“这些人进来就打砸酒店,我们也是正当防卫,希望警察同志们能严查这些人,让他们好好接受教育,不要再祸害社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做事要你教?”陆队长斜眼看着徐方,喝道:“把他铐起来带走。”

    徐方脸色微微一寒,道:“拷我?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人行凶,当然要把你带回去审查,万一你是嫌犯呢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脑子?”一旁刘泉也忍不住,冲上来吼道:“这是徐总的酒店,这些人就是地痞混混,徐总怎么可能是嫌犯?你们不会跟这些人有勾结吧?”

    这队长脸色一变,厉声道:“你怎么说话呢?不会是嫌犯同伙吧?一起铐了!”

    徐方冷笑一声,拿出手机给华市长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打什么电话,谁让你打电话呢?”看到徐方还想叫人,这队长立刻急眼了,挥手道:“赶紧铐人。”

    华德云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,手机铃声就响了。本来慢悠悠的拿起手机,当看到来电显示后眉头一跳,迅速按了接听键热情道:“徐老弟,怎么有空给老哥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刚到白禾市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啊,现在你过来找我,咱们多叙叙。”华德云对徐方,可是千万个感激,这可是十足的救命恩人呐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能没时间,我酒店被一群混混砸了,这警察好像跟他们是一伙的,嚷嚷着要把我拷走。”徐方无奈道。

    华德云一听,眼睛顿时一瞪,沉声道:“你现在在秀兰大酒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华德云立刻公安局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孙局长,我是华德云,刚接到群众举报,在南三环秀兰大酒店,有恐怖分子恶意袭击,请孙局长立刻派人把人捉拿归案。还有正在执法的警员,调查清楚是否与犯罪分子有所勾结,竟然放任犯罪分子不管,反而要把受害者拷走,这是滥用职权、不把法律放在眼里了吗?”。

    听着华市长严厉交代,孙局长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尼玛,有哪个群众能直接打到你手机上去?这事儿不用想,受害人来头肯定不小,当即正色道:“华市长放心,我局立刻执行任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内,队长斜眼看着徐方训斥:“哟,还打电话?想拒捕是吗?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?”

    “不信,你也别瞎哔哔,现在犯罪分子都在这躺着,你不把这些人带走,非要嗷嗷的来拷我,要说你跟他没关系,我死也不信,等着被调查吧。”徐方嘴一撇不屑道,他最看不惯这种以权压人的主。

    “兄弟,说得好!”一旁刘泉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这队长有些火大,拔出手枪指着徐方,正要呵斥几句,忽然感觉手一空,就发现一个黑黝黝的枪口指着自己额头。

    “傻比,再多说一句,信不信老子崩了你!”徐方盯着这队长怒喝一声,强大的威压如同瀑布倾泻而出,汹涌朝他身上涌去。

    这队长如坠冰窟,一时间竟然忘记反抗。

    他的枪被人夺走了不说,甚至作为一名警察,反而被别人威胁!虽然感觉很丢脸,但面对徐方庞大的威压,他愣是没憋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!”

    就当这队长进退两难时,门外突然传来整齐划一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酒店众人扭头看去,赫然发现一群持枪武警,快速冲进酒店。

    “我滴乖乖,门外还有人,还特么都是武警,到底是来帮谁的啊?”一些酒店内的客人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蔡爷在咱们市多少年了,黑白两道通吃,帮谁这还用说?再说,这家店老板抢了警察的枪,还用枪指着警察,这是多大的罪!”

    “这家店估计得被封了。”

    那警察队长看到身后这么多人,也来了底气,一巴掌就朝徐方脸上抽来:“敢袭警!眼里还有王法吗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没等这巴掌落在徐方脸上,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,一名特警飞起一脚,直接把这队长踢开。

    随即冲徐方敬个礼:“我是张毅,请问您是徐先生吗?”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徐方微微一笑,暗道华大哥的效率真够快的,指着地上的人道:“这些人来我们酒店打砸,最后被我砸晕过去了,都没生命危险。希望你们能调查出事情真相,并对我店做出经营赔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