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38章 峰回路转
    “谁啊?”郑秀兰顺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沈市长,说四十分钟后,庄省长他们会到九龙山脚,让我去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庄省长?来咱们村干啥?”郑秀兰惊讶问。

    “不大清楚,来了就知道了,你也不是村长了,别那么激动,坦然面对就行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耸耸肩,出身豪门的她,自然不用对别人卑躬屈膝,点点头道:“没事,我就担心他对你景区建设使绊子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咯噔,随即心里释然,他才帮庄省长儿子找到正经发财的路子,他应该不会这时候落井下石,当即笑道:“应该不会,要真想下绊子,也不会亲自过来。等他来看看吧,到时聊一聊,或许能把你村长职位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嘿,把我免了就是省里的意思,哪这么好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吓了一跳,白了徐方一眼道:“别闹,这样挺好,在村里好好赚点钱,比做村长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不置可否,算着时间差不多了,找到李叔让他休息一会,自个儿开船朝九龙山赶去。

    到了山脚,等了大概五分钟,就见两辆黑色大众在山脚停下,沈建从副驾驶出来,给后座的人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随即,一辆头发梳的整齐的中年人下来,徐方定睛看去,脸型棱角分明,颇有威严,庄泽与他有几分相似,想来是庄乡南无疑了。

    后面车里下来四个人,徐方也都见过,都是本市的领导。

    这波人走来后,沈建给旁边人介绍:“庄省长,这就是岳海村徐方,很有能力的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庄省长您好,欢迎来到岳海村。”徐方大方方伸出手。

    庄乡南也不摆架子,趁着握手的机会,目光也落在徐方身上

    乍一看身上穿的文化衫、大裤衩,脚上撒拉着拖鞋,哪怕他这种比较传统的人,都感觉有点土鳖。不对,是非常土鳖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看去,这小子长相不错,面容清秀,脸型偏偏刚毅有力,这种强烈的逆反效果,让人看着很舒服。年纪轻轻,却没有花里胡哨或者华贵的打扮,说明这小子吃得了苦、不张扬,能耐住寂寞。这种心性,在年轻人中难得可贵。仔细想想,如果让庄泽那小子穿成这样,那小子估计能直接跳河。

    而且这年轻人看到自己,没有一点慌乱,甚至眼神都没有任何波澜。自己已经刻意释放出省长的威压,但任凭他狂风暴雨,眼前这小子都淡然若素,脸上微微笑意让人如沐春风。这份淡然,又让庄乡南高看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庄乡南有些好奇,徐方看向他的眼神,似乎有些小小的抵触。

    “真是英雄出少年,有劳徐小哥把我们带村里看看!”庄乡南客气道。

    徐方就是这样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面对这以礼待人的庄省长,徐方也没任何脾气,招呼几人上船,打开马达就朝村子赶去。

    随着海水愈发清澈,庄乡南眼里有些惊叹:“闭塞多年的村子,本以为比较简陋,没想到风景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村里的风景更好。”徐方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村的发展情况我也看到了,确实不错,到时得好好表扬下郑村长!”庄乡南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眼睛一眯,看了眼一旁沈建,发现后者欲言又止,心里顿时明白,郑秀兰被免职这事儿,恐怕庄乡南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反正徐方也不有求于他,当即道:“听说郑村长已经被免职了,文件明天就下来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一愣,如果不是看到徐方眼里的不快,他还以为徐方在开玩笑,怪不得徐方跟他,隐约有保持距离的意思,感觉有这事儿隔着,当即扭头看向沈建,严厉问:“沈健同志,这是怎么回事?郑秀兰不是青云市模范村长吗,怎么就被免职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省厅专门发的邮件,我以为您知道呢。”这事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沈建把事情的经过,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赵岩?”庄乡南冷哼一声:“衡江,算了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出手机,找出一个号码打过去,趁着拨号的功夫,庄乡南看向徐方温和道:“郑村长的业绩报告我也看了,很不错,品德兼优、一心为民,是不可得多的能力型村长。这事儿我给你担保,只要老百姓拥护他,其他人谁也不能免去他职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庄乡南就发现徐方眼里的那层冰冷逐渐敛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庄省长。”徐方真诚感谢。

    而那边电话也通了,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:“庄省长您好,我是赵岩,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青云市视察工作,听说岳海村村长职务被你免了?郑村长任职期间,一心为民、成绩出色,不知你免去郑秀兰职务的理由是什么?”庄乡南沉声问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赵岩,此刻有些懵圈。本以为庄乡南给他打电话,是对他这周提的一个方案很认同呢,结果却是这种事?

    而且听庄省长的口气,似乎非常不满,如果他不给个合理的解释,恐怕这事儿不算完,当即额头冒了汗,急忙道:“我听有人反映,郑秀兰在那胡作非为、滥用职权,一气之下也没调查清楚,就赶紧把她职务免去了,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写一份检讨,下周开会的时候,当着大家的面把自己的错误读出来,好好反省反省。”庄乡南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一定深刻反省自己!”赵岩擦了擦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庄省长叹口气道:“徐方同志,郑村长的事儿解决了,省里会严查这件事,希望不要影响郑村长情绪,咱们闽南省太缺这样的村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闽南省,能多出一些和庄省长、沈市长一样的好领导,对百姓的帮助更大。权利是把双刃剑,随便挥剑的话,伤人又伤己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点点头很是赞同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岳海村。

    在岸边停下后,哪怕是沈建,看到岳海村的景象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入眼望去,这一大片金黄细腻的沙滩,湛蓝的海水,不断在岸边泛起洁白的浪花。

    而山脚下,木栈道蜿蜒曲折,远处一座凉亭穿插其中,配合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,看得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座高台,刻着苍劲有力的“观日台”三字,下方刻着一排小诗,总体看来很是恢弘。本来不适合栽种植物的岸边,竟然也有几排花草点缀。

    再看看远处,有超市等基本设施,甚至再远一点,还有建设很是完善的宾馆。优美的环境下,游客三五成群戏水,看起来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对岳海村的资料,庄乡南和沈建来之前都了解过。虽然看过岳海村的宣传,但岳海村毕竟一年前还是贫困县,谁能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,这里就发展成这种规模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庄乡南点点头:“比我想象的还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接到徐方电话的郑秀兰也到了岸边,庄乡南又把职务调动的事情解释一遍,郑秀兰对这位省长也多了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庄省长,大家去村委休息一会吧。”郑秀兰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休息完才过来,现在随便看看,还得辛苦你们两位带我们转转。”庄乡南客气道。

    庄乡南身体很好,从宾馆开始,顺着超市、住宅楼、酒坊、鸡舍,以及各种在建设的建筑,都挨个看了个遍,这一路庄乡南惊叹连连,对岳海村的各种发展赞不绝口。一圈下来,身后一群领导都有些气喘,庄乡南却越聊越精神。

    这村子发展建设的思路,太适合做楷模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发展构思都很科学,比如山鸡养殖,从饲养环境、饲养方法都很健康卫生。”庄乡南赞叹一句,余光一扫就看到身后一堆人已经汗流浃背,笑道:“同志们平时得多锻炼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领导发话,这些人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看大家都累成这样,而且村子确实转悠完了,庄乡南也不强求,笑道:“大家去宾馆休息会儿,现在才刚三点半,咱们五点集合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累得够呛,也都纷纷点头。看到大家要送他,庄乡南挥挥手道:“不用送我,大家都回各自房间吧。沈市长、郑村长、徐方,你们仨跟我来一趟,老衡给几位烧点茶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很有眼力价,知道庄省长要单独谈话,也不跟着打扰,各自回宾馆休息。

    宾馆有沙发、桌椅,衡江给大家倒满水,在电视柜前找个小凳子坐下。徐方几人围着沙发、床坐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郑村长,这次省厅对你职务安排实在是抱歉,是我们监管不力,让有些同志工作出了纰漏。”等大家坐好,庄乡南再次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郑秀兰有些感动,急忙摆手道:“能妥善解决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郑村长的业绩我看在眼里,包括沈市长在文件里,也多次褒扬了你的业绩,以后会再给你一些重任。”庄乡南笑道。

    在座众人闻言眼睛一亮,庄乡南这意思很明显,郑秀兰要升职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她会做出“我一定好好努力、不辜负领导期望”之类的态度,谁知郑秀兰却微微一笑,含蓄道:“感谢庄省长肯定,我一定会好好打理岳海村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的意思比较明显:拒绝升官!

    在座的几人有些傻眼,你既然选择做官,此刻竟然拒绝升迁。

    “郑村长,以后可能就不止打理岳海村咯。”坐一旁的秘书衡江,以为郑秀兰没听明白,看到庄乡南给他使眼色,适时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既然话已经说的这么明显,郑秀兰也不再含蓄,笑道:“感谢领导厚爱,我能力有限,管理一个村子正好,要是管的太多,反而会忙中出错。而且我只是一个女人,心没那么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