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37章 免职郑秀兰
    “首先还得观察色泽,如果是浑浊不清的,肯定是劣质产品。大家看看这黄酒,颜色偏黄,清澈透明,酿制的手法很专业,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是酒香,屋内白酒味太浓,黄酒味被盖住了,大家可能闻不到。不过这黄酒醇香浓郁,没有其他异味。说明不是用酒精、香料配的,这是其二。”

    “劣质黄酒会有酒精、香精、焦苦味,不清爽。但这黄酒,味道醇和爽口,质量上乘,这是其三。”

    “把黄酒倒少量放在掌心,正宗黄酒会有滑腻感,干了以后比较粘手,大家看看!”说着,中年人双手合十做了示范,果然掌心有黏在一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如果瓶子里装的,和这杯酒质量一样,一百五的价格也很实惠,小兄弟,黄酒给我装十瓶。”中年人笑道。

    正宗的好黄酒,很有营养且易于消化,适量饮用能舒筋活血、美容抗衰老、促进食欲、保护心脏,是养生的好玩意。一天喝一两杯,成本也不高。而且这酒瓶,也是请雕刻大师秦鼎的徒弟设计的,观赏价值很高,喝完酒可以做花瓶用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帮我来一瓶白酒,两瓶黄酒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来两瓶白酒、四瓶黄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四瓶黄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两瓶黄酒!”

    有了中年人带头,不少人纷纷解囊购买。不多会的工夫,白酒就卖出十六瓶,黄酒卖出三十瓶。

    送走这些客人,老宋看着抽屉里的钱,眼睛有些发直。这半小时不到,这酒竟然卖了一万四。

    “老宋,以后卖酒这个,你照看着点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得,你放心,一分也不会少。”老宋激动道:“没想到卖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有那大叔帮忙解释,以后的生意未必有这么好,这次全是运气,”徐方笑了笑道:“咱们现在的酒水还是太少,等新酿制的出来了,只要宣传到位,咱们的销量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老宋闻言很是激动,大笑道:“放心,肯定给你酿够数。”

    出了酒坊,徐方去瓷窑的建造点看了看。柳海连在家呆了两天,就去江陵市装修酒楼去了。不过瓷窑的建设却没落下,一周多的建设,瓷窑已经垒的差不多,包括院墙、前屋、花圃、青石板路等,都有条不紊的施工着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满意,笑着朝家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安市郑家,在临安市很有名气,经营地产、化妆品等多种生意,甚至在整个苏省,都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郑家,一间大厅内,郑进书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作为郑家掌舵人,虽然位高权重,但要忧虑的事情太多。哪怕郑家在苏省底蕴雄厚,但最近却面临不小的难题。

    一年前,他们与金陵市谢家约定,要把女儿郑秀兰,嫁给谢家少爷谢墨。谢家在金陵市的影响力很大,而金陵市又是苏省省会,能在金陵站稳脚跟、而且根深蒂固,谢家的影响力,早已渗透苏省每个角落,甚至这影响力能辐射周围几个省份。如果郑家能攀上谢家这棵大树,对郑家来说,确实是一个发展的机遇。

    但如果得罪了谢家,对他们来说绝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们就有一个机会,不过这个机会很不好,因为这是得罪谢家的机会。

    自己女儿在这个时候竟然跑了,如今谢家屡次要人,看谢家的意思,似乎已经很不满。而女儿回家这些天,他忧虑的发现,郑秀兰的各种表现,似乎已经有了心上人。

    不行,如果女儿嫁不到谢家,对孟家的损失太大了!甚至郑秀兰如果跟别人好上了,面临的肯定是谢家滔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郑进书拿出电话,给闽南省的一个朋友打过去。

    郑家的朋友,身份自然不会低了,对方可是省厅级干部。

    听到郑进书的意思,只是调动一个村长的职务,这事儿太简单了。而且那村长还是老郑闺女,老郑只是思女心切,想让女儿回到身边,与郑进书这么多年关系,这忙必须得帮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这厅级人物立刻办了,电话一层层打下来,很快就到了青云市。

    青云市市政府,沈建正在办公,桌上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来电显示,竟然是省里来的,虽然只是个处长,但省里的干部,要比地方威慑力大多了,沈建拿起电话,客气道:“李处长您好,我是沈建,您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沈市长客气了,您知道岳海村的村长吗?”。似乎怕沈建记不住一个村长,那边补充道:“叫郑秀兰,今年29岁,去年才调过去。”

    沈建自然认识郑秀兰,想了想心里便是一喜。如果他没猜错,应该是年前他汇报的工作,领导们看到了岳海村的发展速度,对郑秀兰赞赏有加另眼相待。想清楚这些,沈建笑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饶是沈建才智无双,这次还是猜错了,对方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:“省领导听说郑秀兰能力一般,不足以胜任村长一职,决定免去郑秀兰职务,沈市长尽快准备下,文件明天就能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建惊呼一声:“郑秀兰是我们市的模范村长,今年业绩十分喜人,把一个要全村吃低保的困难村,直接扭转成了人均收入超过城市收入的局面,在青云市影响力都很大,真把她职位撤了,老百姓也不会同意啊。李处长,您是不是报错消息了?”

    那边李处长也是一惊,听沈建这意思,这郑村长真是牛掰啊。仔细看了看手里的文件,确实是郑秀兰没错,皱眉道:“我再确认一下,不过这种大事十有八九错不了,你还得先做好准备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考虑一下,麻烦您再确认一次,我等您电话。”沈建客气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那李处长立刻把沈建的话,原封不动报给了上级。然后这一层一层,又重新传到了赵厅长那。

    沈建接到电话后有些懵圈,想给郑秀兰或者徐方打个电话,又感觉不合适,一时间眉头紧锁。这次省里究竟怎么回事,这种大事儿怎能搞错呢。

    没五分钟,沈建的电话就响了。看了看号码,沈建心一咯噔,急忙拿起电话:“赵厅长您好,我是沈建,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指示谈不上,听说我下达的消息,沈市长有些疑虑,我跟沈建同志再确认下,经过省里一致决定,这次确实要免去郑秀兰职务,文件明天能到你手里,还希望你妥善处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厅长的话,沈建知道这事儿错不了,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,但仍点头道:“好,我一定配合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沈建有些窝火。大爷的,这不是胡闹吗?想了想,沈建还是给徐方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正从瓷窑建设点回家的徐方,手机突然响了,看到号码,徐方按了接听笑道:“沈老哥,啥事啊?”

    “哎,坏事。刚接到省里消息,听说省厅要免去郑村长职务,本来我对这事儿质疑,结果省厅长电话就打过来了。老弟,这事儿你得先跟郑村长说一声,让她有点心理准备。我再打听下,究竟是什么原因。”沈建无奈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徐方听后心里一紧,随即怒火涌上心头:“这些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建好奇问,听徐方的意思,似乎知道中间的猫腻?

    徐方跟沈建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,叹口气道:“实话说了吧,郑秀兰的背景也不一般,他们家族的人,想让郑秀兰回去,应该是那边走了关系,要免了郑村长职务,大概应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沈建混迹官场多年,一点即通,闻言苦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,这事儿恐怕很难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徐方清楚,这种高层间的博弈,沈建很难帮上忙。

    沈建还想说什么,忽然桌上电话铃响了,看了看号码,沈建心里一惊,急忙道:“我这有事,一会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沈老哥先忙。”徐方很理解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路,徐方心里十分烦躁,到了家,朝沙发上一坐,脸色有些阴沉。

    郑秀兰与徐方相处时间最长,看了眼徐方,给他倒了杯果汁,笑盈盈问:“咋了,气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还是对你出手了。”这种事儿瞒不住,还是给郑秀兰点心理准备好,徐方一五一十把经过说出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郑秀兰会发脾气,没想到这女人只是微微一笑:“这有啥,这几天我也想清楚了,村长做不做都一样,姐只是不想回家,你不会把我撵出去吧?至于政策方面你也不用担心,到时让村民选举你做村长,你打造景区的计划,谁也干涉不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倒没想到,郑秀兰竟然看的这么开,苦笑安慰道:“肯定管吃管住,村里各种生意也能给你打理,就是这事儿太让人憋屈了。”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徐方正和郑秀兰谈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看了看号码,还是沈建的,徐方立刻按了接听,没等他说话,就听沈建着急的声音传来:“徐方,快点,庄省长到青云市了,四十分钟后我们到九龙山脚,你找人接应下。”

    徐方微微一愣,庄省长?他来岳海村做什么?难不成郑秀兰的事儿,是他下达的命令?

    但沈老哥的面子不能不给,徐方应了声:“行,你们尽管过来,我让人在山脚等候。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——

    对了,今天母亲节,在外地的兄弟们,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母爱伟大,希望不乖的所有兄弟,都能孝敬自己妈妈。

    不乖也祝各位兄弟事业顺利,阖家幸福。

    (*^__^*)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