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35章 视察青云市
    “先进屋吧,有我在,没人能带走你。”徐方叹口气道:“不过你家族要真想把你村长职务免了,这个我真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嫣然一笑,心里一松道:“能别让我回家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柳海连去了江陵市,研究那栋楼的装修去了。听说郑秀兰已经回来,立刻订了明天回青云的票。

    邵静和赵红艳见到郑秀兰很高兴,两女围着郑秀兰叽叽喳喳,讨论着这些天的趣闻趣事。

    徐方做了一桌好菜,把韩盈盈和老宋叫来给郑秀兰认识,大家其乐融融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福州市,庄乡南办公室,庄乡南听着秘书衡江汇报的消息。

    庄乡南看着手里关于“雅妃服装公司”的资料,经营期间或许会有些小手段,但都无伤大雅,心稍微放下来,点点头示意衡江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并没要这家公司股份,而是帮他们销售服装,从中拿提成,经过他们协商,由大公子代销的产品,扣除成本,他拿50%利润,这个分成比例很适中,看来双方是经过友好协商的。”衡江笑道。

    庄乡南眉头一挑,自己这个儿子虽然不傻,但也算心高气傲,竟然不要股份,只要提成?能让他这么快做出转变,问题原因应该出在徐方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雅妃服装生产的衣服质量怎样?”庄乡南问出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品牌名气不大,但衣服的质量很高,因为没有名气,虽然质量上乘,所以销量很难上去。如果有大公子出马,对这家服装厂发展,有难以估量的助力,也算是这家服装厂撞了大运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摇摇头,笑道:“也不能说是人家走大运,这事儿本就是互惠互利的。要不是人家生产的衣服质量好,我一定会阻止庄泽。现在他们合作,反而是人家给那混小子提供了赚钱的门路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雅妃服装的衣服,质量确实不错,大公子昨天已经开始跑起了销路,我看合作方似乎也很高兴,并没有不满的情绪,大少爷只要能照着这条路发展下去,赚个一世无忧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错,这两天把手里工作安排好,两天后视察青云市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衡江应了声,眼里闪烁着精芒,长期侍奉庄省长,岂能不明白他心思,得到庄省长青睐,恐怕徐方那家伙要发达了。

    等衡江出去后,庄乡南忍不住好奇,拿出手机犹豫下,便给庄泽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听说最近倒腾了点服装生意?”电话通了后,庄乡南语气平稳,听不出心情好坏。

    正在分析江陵市服装市场的庄泽,闻言心里一惊。昨天他去跟一家超市谈生意,把货拿出来后,人家老板没有半点不悦就收了货,甚至心里还万分满意,并和他建立了长期友好合作关系,这种相互满意把生意谈成的成就感,可是他以前从没体会过的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推销事业,庄泽可是抱着万丈豪情,所以对封过他两家公司的老爹格外敏感,激动道:“喂喂喂,老爹,这可是我的事儿,可跟你没关系,人家服装质量真的好,对你没一点影响,你再封我发财路,我可跟你断绝父子关系了啊。”

    庄乡南笑骂一句:“小兔崽子,谁说要断你财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事?”庄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推销服装的主意,是秀兰集团的徐方指点你的?”庄乡南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庄乡南沉声问:“你感觉徐方这个人怎样?人品、才能方面,说说你真实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人品说不清楚,至少不坏,不会给我出馊主意。才能方面,我……很佩服,见过这么多人,只有他能让我真心折服。”庄泽笃定道。

    庄乡南有些惊讶,这个心高气傲的儿子,竟然能对一个同龄人有钦佩的感觉?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现在的经营方式我没意见,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给我打电话,不要擅做主张。”庄乡南提醒道。

    有了老爹这句话,庄泽无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郑秀兰回来这几天,徐方一直很悠闲,很多事儿不需要他来做,他就逗逗家里养的猫,陪几女散步聊天。

    而门口这些花,从一开始到现在,已经有一周时间。蚯蚓粪不愧是花卉肥料之王,绿植几乎全部存活。原本撒着草籽的空地,此刻绿草也冒出了头,放眼望去满是绿意。从酒店到两栋住宅楼间,一时间绿意盎然、生机勃勃,原本铺设的一些鹅卵石小路,吃过晚饭的村民,都会成群结伴的过来散步。

    这日一早,徐方给三女做好早饭,手机铃声就响了,拿出电话,才发现是陶瓷厂的女营业员。

    “喂,徐方啊,你订购的那些酒瓶,姐已经给你装车了,今儿你方便不?姐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正无聊的徐方,闻言不禁一喜,笑道:“谢谢美女大姐,等这次瓶子用完,我再订购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帅哥下次订货,可以来跟姐面谈,姐跟你聊天就是开心。”听徐方一口一个美女大姐,这女营业员眉开眼笑起来,甚至心理还有些活络,看看能不能占点这壮实小伙便宜。

    “行!”徐方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发货了,去九龙山脚,大概得两小时,你看着时间去接货。”女营业员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又给李叔和陈大牛打个电话,让他们九点半去海边接货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休息会,就已经九点,徐方朝酒坊走去。

    此刻酒坊已经开始忙碌,穿着古装的老宋三人,确实有古代人忙活的架势,一些早起的游客,正在院内拍照,甚至老宋还在和游客合影。

    以前在古香街,跟老宋扯淡的人不多,更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喝着闷酒。但人毕竟是群居动物,别看现在是村里,但现在愿意和老宋攀谈的人也多。除了李三叔和陈光叔外,不少游客也跟老宋聊着酿酒,好奇的询问酿酒设备的名字、作用,甚至一些年纪稍微大点的,还会和老宋拉拉家常。

    这种每天热闹的气氛,老宋已经几十年没体会过。

    生活逐渐充实,老宋精神也好了许多,每天早早来酒坊上班,甚至晚上都不乐意走,别人劝也劝不住,只得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宋,早啊?”看老宋拍完照,徐方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嘿,小方你来了?啥事?”老宋急忙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点事,”徐方把老宋拉到一旁,笑道:“咱们的酒瓶都做好了,待会就能送到村子,你家那地下室,里面不是有一些存货吗?咱们给运来,然后装酒瓶里卖。”

    老宋眼睛一亮,这些天确实有不少人想买酒,知道没有后,大多数人都非常失望,甚至有不少人吐槽,一个酒坊竟然连酒都没得卖,让老宋都有些尴尬,此刻拉着徐方手道:“那赶紧的,有不少人想买呢,我带你回去拿酒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要是不方便回去,就把你家钥匙给我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把钥匙给你,待会要酿酒呢。”老宋把钥匙递给徐方:“每个酒坛子上,我都写清楚了年份和种类,别弄混了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徐方拿着钥匙离开。

    来到九龙山脚,骑着摩托艇迅速朝九龙山脚赶去,到了山脚,恰好有两辆出租车拉游客过来,徐方拦下一辆朝古香街赶去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徐方给司机大叔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哈,徐老弟,有好些日子你没给我打电话了。”司机大叔爽朗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些事儿多,没顾得上,对了,你有时间没?我想拉一些酒坛子,在古香街。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正好有空,多少货?拉到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不少,你那辆车估计能装满,送到九龙山脚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二百!”司机大叔给定了价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来了就是。”徐方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徐方先到了老宋酒坊,有些日子没人来,酒坊很是安静,甚至柜台上有点落灰。徐方直接穿过前屋到了后院,掀开地窖口走下去,把酒窖里的酒水朝外搬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徐方送了不少礼,老宋的存货被消耗了不少。白酒徐方也没拿年份高的,把那些五年份的酒坛子挨个朝外搬,然后又把黄酒坛子朝外搬。

    忙活二十分钟,司机大叔的电话就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徐老弟,我到这个老宋酒坊了,你在里面吗?”。司机大叔大声问。

    “在呢,你把车厢打开,我这朝里装货。”吩咐一句,徐方挂了电话,拎着两坛五十斤装的酒坛朝外走。

    刚出门,司机大叔笑着迎过去,接过徐方手里酒坛,随即惊呼一声埋怨道:“哎哟我去,徐老弟你这劲也太大了吧,这一手一个的拎,我以为不沉呐,差点给你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歇着就行,我搬!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两个有点沉,我一个个帮你搬。”徐方是他老主顾了,这点忙他还是得帮的。

    不过司机大叔搬了几坛就不行了,干脆上了车厢帮徐方整理货。等一堆酒全部搬完,司机看着半车厢酒坛笑道:“徐老弟,你这力气真是没谁了,给人扛沙包都能发财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!”徐方笑骂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