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34章 郑村长回村
    衡江纠结了一下,半晌才道:“听传来的消息,大少爷之前带的两人,中途被撵了出来,最后大少爷和徐方出来,听说是勾肩搭背,好像相谈甚欢。”

    “啥?相谈甚欢?徐方真把配方给他了?”庄乡南瞪大眼睛有些吃惊,随即有些释然,叹口气道:“哎,恐怕这小子又打我旗号,强行把人家配方要走了,打电话叫他回来,看我不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衡江闻言急忙摆手,道:“我让人问了下被赶出来的两人,听他俩的意思,徐方态度很强硬,配方不会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给?那混小子呢?”庄乡南愈发惊讶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出了秀兰大酒店,就去了火车站,买了张去江陵市的高铁票,所以我怀疑有两种可能。第一种是得到了配方,但去江陵市发展,与秀兰集团井水不犯河水。另一点,就是徐方给他找到了新的赚钱门路。”    不得不说,庄乡南身边的秘书,脑子也非常人可比。虽然不在现场,但两人谈判的结果竟然真被他猜中一些。

    庄乡南闻言点点头,心里对徐方愈发有兴趣,笑了笑道:“继续观察,看看那混小子去江陵干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衡江出去后,庄乡南起来踱步,嘴里念叨几句:“徐方,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徐总,您真是太帅了,到底怎么把他送走的?您不在的三小时,我差点疯了,这人太难缠了。”回到酒店,王雨竹兴奋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介绍了点其他发财路子,这不就送走了,对了,咱们酒店现在经营状况怎么样?”徐方问了下生意。

    提到酒店,王雨竹有些得色,笑道:“营收还可以,虽然增长相当缓慢,至少不是在走下坡路。不过也有一个弊端,咱们酒店规模就这么大,想赚更多很难,除非能开家分店。”

    “开分店势在必行,一旦有合适的地方,立刻联系我。”徐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在找着呢,听说北三环有栋楼想出手,我多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到了白禾市,徐方干脆把之前开会的决定说出来:“嗯,辛苦你了,等分店开了,那家店可能依旧会让你打理。其实一个市区内,一个总经理和两个差不多,经营方式一样,无非管理的人多点。当然,集团也不会让你白干活,底薪会有所涨幅,甚至会有酒店的营业额分成。”

    营业额分成!

    哪怕只有0.1%,以白禾市的发展规模来看,都是不小的数字!毕竟,白禾市可是闽南省第二大城市,仅次于闽州市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王雨竹兴奋道:“谢谢徐总。”

    徐方摆摆手示意无妨,笑道:“都是你应得的,行了,你先上班,晚上直接去蔡琴家,我做饭等你。”

    王雨竹可是知道,徐方和蔡琴做的那些羞人的事儿,闻言语气有些揶揄:“那徐总赶紧去忙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王雨竹眼神,似有所指的注视自己那玩意儿,徐方心里一惊。以王雨竹和蔡琴的关系,蔡琴不会把他俩的事儿说出去了吧?

    不过徐方面不改色,点点头就急忙出去了。

    给蔡琴打个电话,火锅店本就好打理,留个经理在,一般的事儿都能处理妥当。知道徐方来了,蔡琴立刻回家里等待。

    等徐方进门后,蔡琴直接把门反锁,一把将徐方拉进卧室。

    手着急的握着徐方,当感受到那久违的动人心脾,蔡琴轻哼一声,再也忍不了,裙儿一撩,直接将徐方连根都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蔡琴就已经不行,连声求饶。

    徐方依旧不依不饶,笑问道:“对了,我说要来找你,结果王雨竹眼神不大对,你是不是把咱俩的事儿说出去了?”

    闻言蔡琴羞呼一声,啐道:“还不都是你,让人家留那么多证据,几乎是被抓个现行。她又不是不懂,一下就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有些无语,不过心里竟然也有别样的感觉,一时间又凶猛很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方在白禾市待了一天,第二天就回了青云市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,已经下午三点。尝试给郑秀兰打电话,依旧没任何结果,徐方微微叹口气。如果这个月她不回来,他都考虑要去一趟临安市了。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弹指而过,这日傍晚,徐方正在家门口闲逛。

    一般植物需要栽下一周后,才能看出具体能不能活,不过岳海村这些用蚯蚓粪栽培的植物,一个个嫩苗精神抖擞,甚至有些花苗,都生出了新芽。将这些看在眼里,徐方眼里也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别说,韩盈盈确实是栽培植物的能手,照这个势头下去,这些花卉全部存活并不是说笑。

    “徐方!”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徐方身体一僵,猛地抬头,就见远处一道天蓝色的人影,正朝自己挥手。

    徐方身体一震,再仔细看。一身浅蓝长裙,束腰将玲珑有致的身材,衬托的淋漓尽致。头发搭在肩膀,看着随意、温和,又落落大方,又有几分干练与强势。

    这女人,可不就是郑秀兰!

    “大村长,您可终于回来了!”徐方惊喜跑过去,给郑秀兰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“滚蛋,刚回村就被你占便宜。”郑秀兰笑着嗔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不想你嘛,”徐方仔细打量着郑秀兰,还是那么漂亮,不过精神却有些疲惫,也不知是不是坐飞机累的。随即,徐方眼睛一眯,也冷静下来:“咋回事,连个包都没带?被抢劫了?”

    “落家里了,没带。”郑秀兰故作轻松,不过眼里的那道忧虑,岂能逃过徐方的眼睛。

    徐方眼睛一凝,立刻猜出了大概:“家里又逼婚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”对徐方,郑秀兰也没好隐瞒的,苦笑道:“家里人还是想把我嫁出去,不过他们应该知道,直接让我嫁人不可能,就想把我留下来慢慢感化,这不,我还是偷跑出来的。在村里的安宁日子能有几天,我也说不准啊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办法的。”徐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,就怕家族双管齐下,先走关系把我村长的职务免了,然后家族派人把我带走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有些忧虑,看得出,她真不想听从家族安排的婚姻。

    徐方闻言有些蛋疼,如果郑家真这样双管齐下了,郑村长在岳海村没名没分的,还真不好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