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26章 朱家陶瓷
    徐方嘴巴张了张,半天苦笑一声:“发酵的陶缸咱们有两个,不过不打算经常用,发酵用后院专门的机器。不过酒坛子还没准备,我想着酿出酒还得一段时间,这么一搁着就忘了这事。你要不提醒,估计等酒酿出来了我才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时间来得及,赶紧采购些酒坛子来。以后想卖酒的话,还得做自己的酒瓶。”老宋头絮絮叨叨的,生怕徐方搞砸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徐方也来了精神,问道:“老宋,你这些酒坛子打哪儿买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好多年前买的,兴隆镇老街口的一家烧陶瓷的,好几年没去了,也不知他们还开不开张。如果还开张,你不打算多酿酒,找他差不多就够了。不过他那都是纯手工制作的,价格相对高点。你要是想大批量制作,还得找陶瓷厂。把你要求提出来,他们做的又快又好。”

    时代在进步,还是机器生产快,人力终究要被淘汰咯。”

    而老宋这近乎感伤的一句话,却让徐方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老宋用的这些酒坛他看过,质地细密,均匀好看,一看就是上等质地的陶瓷,只是没想到是手工制作的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机器生产的又快又好,但很多时候,一些技巧是机器无法胜任的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机器生产力的冲击,手艺人也越来越少,手工陶瓷的产业,无疑受到了巨大的影响。而岳海村想打造成古城,古代很多手艺玩意儿,肯定都得有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陶瓷店铺开过去,对景区的布局来说,何尝不是种好事儿。更何况,徐方清楚的记得,规划图上有陶瓷这块的店铺来着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明天去陶瓷厂看看。”青云市确实有陶瓷厂,烧制陶瓷也很快,几天时间就能完工。

    辞别老宋后,徐方打车到了九龙山脚,骑摩托艇回了家。

    晚上,徐方做好饭,柳海连、邵静、赵红艳和韩盈盈,围在饭桌吃饭。

    “韩姐,你家小子病情怎样了?”徐方关切问。

    “恢复的很好,基本稳定了。”韩盈盈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也没多聊,既然好了就算了。自己虽然医术通天,但天下这么多病人,自己总无法顾全。既然这个社会有医院的存在,他也没必要打破这种医患规则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等几女收拾好碗筷,徐方叫住了柳海连。

    “海连,咱们景区规划图里,有没有关于陶瓷相关店铺?”

    “有啊,跟之前设计的酒坊一样,后院是古代酒坊装置,前面的商铺。不过瓷窑这些都是摆设,给游客看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徐方看了看规划图,里面有酒坊、砖窑、布坊、客栈等还原古代的建筑,斟酌下道:“咱们建设这些古代景点,与其放雕像、仿古物给游客看,不如直接还原古代生产技术。比如酿酒,咱们之前的想法,是摆放点古代酿酒的工具。但现在咱们建设的酒坊,不仅有古风韵味,还能活生生的给游客展现古代酿酒场景,这样给游客的感觉更直观,也能吸引更多游客。”

    柳海连冰雪聪明,撩了下耳边头发,脆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,陶瓷烧制窑也不要当死物建设,而是要建设成能用的瓷窑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打算请会烧陶瓷的人,来负责这个瓷窑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柳海连沉思片刻才道:“现在手工匠人很少,能把手工陶瓷做好的,几乎都成大师了,请来得花不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我只是有个初步想法,请不请手艺人来还是两回事,咱们把不能用的模型,做成能用的实物,也不会增加太多成本,你按我的要求来做就是。今儿开始,把这个瓷窑也建设了吧,大概多久能做好?”徐方指着规划图问。

    “瓷窑建设的很快,就是用石头砌好,里面架构布局好就行,主要院墙、房间、亭台比较费时间,人手够的话,建好也得二十天吧。”柳海连给个准信。

    “行,那明天开始就做吧。”徐方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虽然做成真正的磁窑,会比只做景点的摆设麻烦,但柳海连并没有怨言,反而心底对徐方很是钦佩。

    至少,这男人认真,不会因为求简单去应付差事。很明显,如果能把当时烧制瓷器的过程还原出来,一定会成为很大的景点。

    甚至那个酒坊,柳海连都有一种会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对了,照你这说法,这些纺织、造纸术什么的,也都得还原咯?”柳海连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纺织这些不用太麻烦,咱们只需要在外面找一些巧工裁缝,让她们做一些古装出来就能对付过去。造纸术这个就不用麻烦了,造出来的纸不好看,上厕所用都感觉糙,没任何价值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这么比喻,柳海连翻了个白眼,嗔道:“恶俗!”

    徐方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柳海连有了任务,就上楼设计瓷窑去了。而赵红艳、邵静她们,也都回各自房间休息。徐方打开电脑,搜索各种酒瓶形状,他要设计出一款,来给自己生产的酒做包装。

    现在的酒瓶,一般都是一斤装。

    看了各种设计理念,徐方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,最终确定了一种款式:瓶底大小适中,瓶身稍微胖点,瓶颈很细,瓶口又有点大,有点像冲天的小喇叭。

    瓶盖头是个球形,看起来美观大方。

    如果把酒喝完,酒瓶洗干净还可以做花瓶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设计的产品,徐方微微一笑,本想在瓶身正中写下秀兰集团,后来想了想,徐方还是改了名字,写上了“岳海村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一来这是在岳海村出售的,写上秀兰酒不合适。二来岳海村的村长就是郑秀兰,把她名字写上去,到时肯定会有闲言碎语。哪怕她不在乎,也要考虑点影响不是?

    到时在商标上,写个秀兰集团四个字就是了。

    将设计好的方案打印出来,徐方也倒头而睡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吃过早饭,徐方骑着摩托艇朝九龙山赶去,到了路边,恰好有辆出租车拉人来旅游,徐方急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要去哪啊?”中年司机也没料到,这时候竟然能拉单生意,声音也有些愉悦。

    “师傅,兴隆镇去不去?”

    司机闻言一愣,打量了眼徐方才道:“那地方可不近,起步价六块钱,四十公里地,这去一趟接近一百块钱呢,你要去吗?”。

    “去,咋不去?”徐方爽朗一笑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这么早过去干啥呢?”司机很喜欢聊天,直接跟徐方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村里老人说,那镇上有个烧瓷的,手艺还可以,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,我过去看看。”徐方也不隐瞒,直接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嘿!我今年过年才去的那啊,你说的是朱老头家吧?他那陶瓷厂还开着呢!”司机语气有些得意,似乎道出一件了不起的秘密。

    徐方很上道,而且这消息对他来说确实重要,当即谦虚问道:“大哥,那朱老头手艺咋样?靠谱吗?开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“开多少年了不知道,我也不住那,就是那里有个亲戚,我才知道这个朱老头。他那瓷窑怎么也得四十年了,手艺那是没话说,坛子、碗、碟子,做的那个漂亮。不过这几年,大家都喜欢逛超市去买碗、菜碟,也就以前的老主顾会来光顾,生意跟以前真是没法比。而且朱老头年纪也不小了,加上生意少,他也懒得干了,他那瓷窑已经给他儿子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意不是不好了吗?怎么他儿子还做?”徐方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今年去亲戚家喝酒才听说的,朱老头儿子小时候就跟他学手艺,手灵巧着呢,那句话咋说的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小朱的手艺比朱老头强。手工制作的碗、碟子不好卖,他儿子也不做了,就给别人做砂锅,一只大砂锅三十。”

    “质量比朱老头做的好?”徐方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朱老头做这行都几十年了,总结出了不少经验。他儿子得了老子真传,起步就比他爹高,做得好不是很正常吗?那砂锅外面看着细腻,没缺口,保温好,比机器做的还漂亮,周围一些饭店、米线店、砂锅店,都会找他定做一些。虽然发不了财,但一个月也能赚点。”

    司机侃侃而谈,一副很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从他的话中,徐方也提取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那瓷窑还在;

    朱老头几乎不烧瓷了,他儿子继承了手艺;

    虽然小朱接了不少砂锅的活,但每天也很辛苦,赚的也不多,几千块钱勉强度日。

    这司机满嘴跑火车,徐方也不知真假,不过司机应该也不会胡编骗他,毕竟他这就要去呢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,两人就到了镇上。不过朱老头家在镇子边上,又耗了十分钟,车子才在路边停下,一个挂着“朱家陶瓷”的小店铺映入徐方眼帘。

    “天天就知道烧砂锅,有他娘屁用,今年让你种大葱,你娘的就不听,你看看,今年大葱八块钱斤!那王三婶子今年就种了半亩,硬赚了一万,咱那几亩地要都种了大葱,能赚多少钱?瞧你那怂包懒货样,跟你爹一样,一辈子发不了财!”一道尖锐的女人声音传来,徐方听的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嘿,肯定是小朱那婆娘,泼辣的很,在整个镇都出名。虽然有不少人喜欢朱家的瓷器,但冲着他那婆娘,大家也都懒得来,有啥需要干脆就去超市买了。”司机叹了口气道:“对了,车费八十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