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08章 不识货
    等大家都练习几次,徐方又道:“这步骤做好之后,烧一锅海水,必须等海水沸腾才能下锅。等海水再次沸腾后,除去上面飘着的杂物,两分钟端出来,用海水洗干净,沥水后拿出来晒,第一阶段就算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等荷姐把扇贝全部煮好,徐方把扇贝拿出来,放在凉席上。

    这些步骤做完,依旧没任何难点。做菜还要放调料呢,这东西直接煮就行,确实比做饭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“晾晒的时候,不能相互叠压,每天得翻两次,中午得找东西遮住或者放屋里,不能让太阳暴晒。等它们全干了,干贝就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说完,李二叔问道:“没了?”

    众人对徐方的话深信不疑,李二叔迫不及待的说了句:“小方,啥时候发扇贝啊?”

    徐方考虑了下,村里大概三百多劳动力,每人每天晒两百斤干贝,就得需要六百斤扇贝,一天就能消耗十八万斤呐。

    考虑了下,徐方才道:“这些扇贝不够大家分的,这样吧,有没有想去养殖场捕捞扇贝的?一天二百块,如果捞的多可以多发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一些老爷们做不来这精细活,纷纷出来报名。徐方挑了五十人,留着下午制作扇贝用。

    有了这群人的加入,捕捞的速度就快了很多,五点左右,十五万斤的扇贝就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徐方带着药膳丸去了林香雪那,今儿林香雪和欣姨,也要回燕京了。

    林香雪又邀请徐方一起回家,徐方婉言拒绝,她也不强求,拎着年货跟欣姨朝机场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续捕捞两天,海底的扇贝已经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大年二十九,徐方让招的那群人回家过年,而村民的速度也很快,这么多扇贝都已经处理好,全都晾晒起来。

    徐方用了三倍薪资招了过年期间也出海的船员,然后又招了几名帮手,就给赵红艳放了个小长假。

    而今天,郭莹也带着一千二百只海底冷热仪来装货。

    因为来的早,而且人手带的足,忙到晚上就全装上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,工地上的人都已经走完,柳海连在工地检查一圈,没问题后也拎着酒和药膳丸回了家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只有邵静和徐方两人。

    邵静把门反锁,美目看了眼徐方,将衣服一撩,徐方立刻会意。

    很快,客厅内就传来高亢的声音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,而是时间相当充裕,两小时后,一切才停止。

    邵静完全瘫在沙发上,费力的捶了下徐方肩膀,小声啐道:“坏犊子,地都要被你犁坏了!”

    徐方嘿嘿一笑:“刚才可是你说不要停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徐方学着邵静的声音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邵静脸通红,嗔怒道:“滚蛋!”

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一段电话铃声传来,庆幸句还好没刚才打来,看了眼号码,董扬帆的,徐方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董经理新年好,啥事啊?”

    “徐总也新年好,跟您拜个年。”董扬帆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董经理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看徐方跟自己打太极,董扬帆嘟了下嘴,直接入了正题:“对了徐方,干贝的事儿你还记得不?好了没?我这还等用呐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刚几天,哪有这么快。”徐方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董扬帆顿时急了:“那你准备了没?”

    “准备了,放心就是,还能少你的嘛。”徐方安慰了句,说出了情况:“这次大概给你准备了十五万斤,你看看能不能吃下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万斤!”董扬帆在心里迅速计算,一斤给这犊子一百,十五万斤可是一千五百万呐!

    “有困难吗?”。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,不过也不是大事,我需要分期付款,等货到了给你五百万,剩下的三个月内还清,如何?”董扬帆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徐方对董扬帆的人品信得过,而且这些扇贝他也急于从海里捞出来,不然扇贝苗根本没有投放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徐总,扇贝大概多久好?”

    “一星期后差不多,你们不是主打网上销售吗?你也别太着急,年底了快递也不发货,不如好好过个年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哎,做生意的什么年不年的,你们做好就送来,我这边等用呢。网上卖不了,我可以在实体店卖,要买的也不少。再说,货到手了才放心。”董扬帆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过了初六我就给您送去。”徐方拿她没辙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徐方在村里挨家挨户拜年。果子、好酒、服装、鞭炮等各种年货,徐方每家拎了不少,村民对徐方也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当晚,徐方和邵静两人,一边大战一边看春晚,从八点到十二点,两人就没消停。等结束后,邵静直接瘫倒睡着。

    徐方爱怜的把她放回卧室,自己开始给药膳丸包装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徐方骑摩托艇朝市里赶去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便到了秦老爷子家。

    秦婆婆拉开门,当看到是徐方,立刻眉开眼笑起来,拉着徐方就朝里走,嘴里不住埋怨:“我说你,来都来了,还带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老爷子看到徐方来了,也十分高兴,拉着徐方嘘寒问暖,看的一旁秦月儿一阵不乐意,究竟谁是你们亲孙女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之前不是说过吗,多去我那酒店吃饭,前两天问了服务员,才知道你们根本没去几次,我又不差这点钱,你们别帮我省啊。再说,这药膳真的营养丰富。”徐方不满道。

    见徐方有这份孝心,秦老爷子老怀大慰,笑道:“嘿,我想起来了也就去了,再说大老远的去吃顿饭,不至于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药膳丸,也是我们酒店做菜的配方,营养价值很高,长期吃强身健体、延年益寿。”徐方拆开一箱子,里面好几盒药膳丸。

    师娘平时做饭,见到这种配方自然高兴,笑呵呵地收起来。

    徐方又取出七个酒葫芦道:“师父,这六瓶是我们酒店推出的秀兰酒,十年头多了,味道独特,市场上很少有卖的,口感和矛台差不多。这大葫芦是黄酒,平时可以和师娘一起喝点,有养生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秦老爷子平时也喜欢喝两杯,闻言拔开瓶塞,嗅着里面的酒香,眼睛不禁一亮:“好酒!”

    随即,目光就落在葫芦身的字画,眼睛又是一亮:“不错,雕刻进步很大!”

    “稍有空我就会练习,师父放心,这手艺我不会丢的。”徐方恭敬道。

    看三人聊的热乎,秦月儿立刻不乐意了:“我说徐方,爷爷奶奶都有礼物,就我没有?”

    徐方还没说话,秦老爷子眼睛一瞪,训道:“徐方带这么多东西还不够?天天就想着礼物,最近雕刻也不好好练!”

    秦月儿嘴一瘪,自从这老头儿找到徐方这得意门生后,她这个当孙女的地位就每况日下。

    徐方暗自叫糟,自己光顾着师父师娘,这妮子的礼物真忘了。

    着急一摸口袋,徐方眼睛一亮,一个玉葫芦就出现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这玉葫芦的原材料,是当时救了玳瑁龟,它作为救命之恩给自己的。几块质量上乘的玉石被郑秀兰三人挑走,剩下的两块,徐方曾选一个,雕刻成了玉葫芦。

    不过雕刻完成的那天,他就前往江陵市,这玉葫芦顺手塞兜里,一直也没管,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月儿的呢,这不就是?”徐方笑眯眯的把玉葫芦递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玉石,不过接在手里,却并没感觉到冰凉,秦月儿惊咦一声,随即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玉葫芦小巧玲珑,胖嘟嘟的很可爱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看着本来是晶莹透明的,但放在手心,却没有光透过。

    秦老爷子本也没在意,不过看到孙女惊讶的样子,心里也有些好奇。秦月儿他了解的很,虽然在雕刻上下的功夫不多,但眼力却不赖,而且口味刁的很,一般物件可看不上。

    凑近一看,当看清楚这玉石时,秦老爷子眉头也紧皱起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您认识这东西吗?我看怎么有点像晰折玉呢?”秦月儿好奇把玉葫芦递过去。

    秦老爷子接过,仔细看了半天,猛地大叫起来:“是晰折玉!”

    徐方吓了一跳,急忙问:“师父,什么晰折玉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你哪来的?”秦老爷子激动问。

    “上次出海,潜水时海底捡的啊。师父,这究竟是啥玩意?”

    “捡的!你运气逆天了啊!”秦月儿惊叫一声,给徐方解释:“晰折玉属于顶尖玉石之一,全球也没多少这种玉种。一大特点就是看着晶莹剔透,有点像水晶,但偏偏内部有很多构造,可以在内部对光线进行无数次的漫反射。如果是玻璃或者水晶,透过它们可以看到对面的东西,但透过晰折玉,却完全看不到。就这么一小块,已经能卖几百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贵!”徐方惊叫道。

    秦老爷子一生最爱玉石,闻言一脚踹了过去,胡子一翘道:“贵?这玩意可有价无市,岂是钱能衡量的!碰到真正喜欢的,花千万购买也不是没可能!”

    徐方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在滴血,眼里闪着泪花欲哭无泪,用手比划道:“师父,你咋早不告诉我,这么大的晰折玉,我送了别人三块啊!更关键的是,她们还不识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