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202章 你俩将就过吧
    “咱们总部那地方,营收过了一百万,净利润五十二万。雨霏那个酒店,营收一百八十万,净利润一百万!这和之前比,已经强太多。以咱们青云市的规模,这成绩应该算是峰值,很难更进一步了。”林香雪语气很兴奋,继续报喜道:“青云市这边的火锅店,营收也创了新高,营收一百七十万,净利润也接近百万。”

    听着林香雪报的喜讯,徐方心里一突,惊讶问:“这么高?”

    林香雪笑了笑道:“是啊,这次比赛,天外天本想算计咱们,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说,还给咱们添了这么高人气。不光是青云市,白禾市那边,雨竹也给咱们反馈了数据。那间酒店的盈利,也上浮了10%,秀兰火锅明天就开张,在他们市反响很高,相信销量也不会低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数据,徐方心里微微一松。

    “让雨菲和雨竹盯紧点,最好能保持利润。等赚了钱,咱们去白禾市看看,白禾市无论是经济还是人口,都比青云市强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年底也回家吧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挺长时间没回去,该回去看看了,大概三天后吧。对了,家里老爷子听说你救了我,让我有空带你回去。”林香雪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下次吧,这次过年我需要走访些朋友。”徐方略过这个话题,问道:“你回家的礼品买好没?”

    提到礼物,林香雪也无比纠结:“哎,别提了,买啥都不合适,等我明天去古玩店看看,能不能淘到稀罕货。”

    “稀罕货也不会出现在古董店,想碰运气捡漏更别想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说徐方,你不帮忙就罢了,咋还说起风凉话来了。”林香雪有点炸毛。

    “礼物我给你想好了,不然能给你打电话吗。前些天收了两份酿酒配方,那家酒坊有一些上了年份的老酒,我给你带点回去。口感很好,而且和其他名酒味道不同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来了兴趣,快速问:“口感能多好?”

    “赛茅台,十年份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林香雪惊喜叫了声:“有多少?我得带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买了些酒葫芦,一个大概能装一斤半酒,上面有我雕刻的字。给你准备了三十个,如果还不够,我再给你多整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个不少,一家送两葫芦正好。有了这玩意那就好办了,我再带点其他东西充充数。”林香雪长舒口气。

    徐方微微一笑:“除了酒,你可以带点药膳丸回去。我这边有设计好的礼品盒,你要是需要,我直接让定制礼盒的商家给你赶工一些。”

    那边林香雪停顿了几秒,才惊喜称赞:“行啊你,这法子也能想到,药膳丸强身健体,可比带别的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嘞,那我也给你准备点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这次记你头功。”林香雪也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郑秀兰要回家,赵红艳没去出海,在外雇了人帮忙开船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徐方做了满满一桌子菜,五人坐在桌前吃饭。

    “秀兰姐,你家在哪儿啊?”柳海连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临安市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风景好啊。”柳海连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经济也很发达,秀兰姐,当时你咋想不开,大老远跑这来当村长?”赵红艳问出了疑惑。

    想到家里逼婚的事儿,郑秀兰有些头疼,叹道:“家里催婚,出来避避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不会还被逼婚吧?”赵红艳忧虑问。

    邵静微微一笑:“再逼婚,你就说有了徐方的孩子,看谁还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滚球,美死他。”郑秀兰白了徐方一样。

    徐方也笑道:“我感觉这方法不错,不过这种事儿容易露馅,不如来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,臭流氓!”郑秀兰嘴一撇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郑秀兰收拾好东西,自己的衣物没多少,主要还是酒葫芦和药膳丸。

    徐方将东西放在板车上,朝海边拉去。

    到了海边,本想悄悄离开的郑秀兰,看着海边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发起的,此刻村里三十多村民,齐齐站在海边。

    “村长,您要走啦?”张婶大嗓门传来。

    “对,回家。”郑秀兰心底一暖。

    听郑秀兰这么一说,村民的话也多了。

    “村长,您有时间也回来看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村长,您和小方带俺们过好日子,从没白拿过我们一分钱东西,俺们舍不得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郑村长,别走啊,您留下来吧!以后再来别的村长,还不知啥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村长,求求您别走了!”

    村民你一句我一句,甚至一些妇女不断的抹眼泪。

    郑秀兰又好气又好笑,看村民这样子,显然是误会她要离开。

    正要说话,村里德高望重的张大爷走出来,沧桑的声音传来:“村长,您是城里人,可能过不惯村里苦日子。但岳海村最穷的时候,你都坚持下来了,现在日子越来越好了,您走了也不划算啊,你缺什么我们想办法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啥时候嫌弃过咱们穷。”郑秀兰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张大爷却误会了郑秀兰意思,一挥手道:“姑娘家这一辈子,就图个生活和对象。你不嫌村里穷,那就是回去找对象?城里的小伙油头粉面,也未必靠谱,徐方俺们从小看着长大,人品端正,大家都能作证,而且也能赚钱。你俩郎才女貌,干脆在一起得了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没说话,徐方可听不下去了:“停停停,张大爷您别说了,大家都瞎猜啥呢,郑村长就回家过个年,过完元宵节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村民一个个无比尴尬,再次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走啊!这感情好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吓俺一跳,俺还担心新来的村长对咱们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谁瞎说的。”

    前些日子有人问郑秀兰回不回家过年,郑秀兰说今天回去。大家闲扯的时候,也就说到了这事儿。

    人家一个城里姑娘,还这么漂亮,虽然村里没那么苦了,但一定没城里过的自在,这一走肯定就不想回来了。

    越聊村民越觉得有可能,最终酿成了今天的场面。

    郑秀兰虽然感觉有些好笑,但更多的还是感动,村民如此,说明对她是真的爱戴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,郑秀兰脆声道:“乡亲们放心,咱们村好不容易要发展起来,这关键时刻我怎么会走,过完年我就回来。行了,都回去吧,别送了。”

    村民们却不走,徐方无奈,郑秀兰机票是下午三点的,过安检、到机场取票、办理托运还都要时间,现在必须得走。

    让李叔开船把东西送到岸边,在村民的注视下,徐方骑着摩托艇带郑秀兰朝九龙山脚赶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介意,大家对你太舍不得了,怕你走。”徐方为了缓解气氛,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嘿,我又不傻,明白着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