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99章 葫芦的作用
    徐方拎着准备好的山鸡,扭断脖子后,在后面开个口,处理了内脏、杂物,用水冲洗干净,打开酒又冲洗一遍。

    将药膳、配料塞好,又取出白酒倒进去,随即将口封住,找出准备好的黄泥,鸡毛都不用处理,直接把山鸡全部糊上。

    随即,架在火焰上开始烤。

    五道菜,半小时,几乎完工,也就是这叫花鸡,需要一些时间来烤熟。

    而此刻,庞建鑫第二道菜才刚做一半。

    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不过庞建鑫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,将火熄灭,冲着评委道:“各位评委老师,徐总,这次我认输。虽然没有尝徐方的菜,但我相信味道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庞建鑫如此洒脱的一面,也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。

    林香雪跟一旁领班使个眼色,领班立刻带着三名服务员,上前帮忙端菜。

    当锅盖掀开,香气随风飘开,距离近的人,口水立刻出来了。

    十名评委的目光,不约而同看向了公柳山羊的那道菜,这可是用晚春刀的刀法做的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菜无一片肉掉落,众人才一阵心惊。不相信的夹起一块,毫无阻碍感,十名评委看向徐方,也充满了震撼。

    多出的一些菜,在监督员那边也分了些。

    庞建鑫心里其实还存有一些侥幸,厚着脸皮凑过去,夹起了一块牛肉尝了尝,虽然已经高估了徐方的厨艺,但真正吃到后,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次,输的不冤!

    等十名评委相互品尝后,许梦诺也站出来,笑道:“左老,不知你们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左老接过话筒,首先予以肯定:“虽然徐总在厨界知名度不高,但做菜的水平却很高。至少我活到这把年纪,吃过这种水平的菜也没几次。我是国家特级厨师,而且那特级证二十多年前就领到了,但说句实话,对上徐总的菜,我没有一点获胜的把握,这次小庞输的不亏。”

    听着左老的话,庞建鑫也苦笑点头。

    当许梦诺颁布获胜方是秀兰集团后,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
    比赛之后的事情,徐方这甩手掌柜就不管了,带着郑秀兰四女出去。

    已近年关,再过三天郑秀兰几人就回家,徐方干脆陪四女逛街。

    说好的买年货,最后就成了四女“买买买”的专场,衣服、裤子、帽子、鞋子、包包、化妆品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,四女终于走不动,找个长凳坐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徐方双手各拎十几个包,脖子上还挂了几个,要不是徐方体力好,绝对能成为史上第一个逛街累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大姐,不是要买年货的吗?你们看这都买的啥?”徐方挥舞着手里的袋子无奈问。

    “呀!还要买年货,一高兴就忘了!”柳海连一拍脑袋。

    “要不,歇会再去逛逛?”邵静提议。

    “主要不知买啥,能买到的大家都有。”郑秀兰有些苦恼,她这种出身豪门的人,买普通的东西拿不出手,贵重的家里人也未必看得上。随即,郑秀兰目光就落在徐方身上:“小方,你帮我出点主意,带点啥回去?”

    徐方自然理解郑秀兰的苦衷,便宜的东西确实拿不出手,贵重的又有啥?黄金?玉石?古董?虽然不知郑秀兰家究竟是哪个家族,但徐方知道,这些普通玩意,郑家绝对不缺。

    随即,徐方的目光落在路边的饰品店。

    里面的饰品多种多样,摆放在最外面的,则是一些葫芦。

    大小差不多,应该是经过挑选进的货,葫芦口有木塞,里面可以盛放液体。

    “徐方,看啥呢?不会让我买饰品回家吧?”顺着徐方目光,郑秀兰也看到那家饰品店。

    “对,去买点。”徐方点点头。

    几女不知徐方要干啥,也都好奇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老板是名四十左右的普通女人,看到有顾客上门,立刻堆上笑容:“先生买点啥?进店看看。”

    徐方拿起一个葫芦,在手里颠了颠,里面是空的。打开一看,里面也已经剖光,处理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而且外表光滑,质地坚硬,个头适中,如果装水的话,大概能装个一斤半。

    “买葫芦?”女老板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还行。”

    看徐方有意,女老板立刻把葫芦吹的天花乱坠:“那是必须的,这葫芦产地是华夏葫芦第一村,他们村对外出售的葫芦,各个都是精挑细选。你看看这些,质地坚硬,体格匀称,里面也是处理过的,可以直接装水、装酒,反复使用几年不带坏的。葫芦寓意也好啊,口小肚大,可广纳四方财,象征财库饱满。放在屋里,还有镇宅除煞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不打断,等她说完才道:“一只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这种中号的一百一个,小的便宜,十块。还有更大的,价格更贵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不断算计,葫芦本不值钱,但上面如果雕刻的好,这价值就会不断提升了。

    雕刻大师秦鼎,亲传大弟子雕刻之作!

    这噱头多足,送礼肯定拿得出手吧?

    而且自己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在里面装酒。

    自己认识的人,每人送两葫芦,那就得二十多个,再说有些重要的人,还不能只给两个。而郑秀兰、林香雪她们回去,也不能只带两瓶吧?心里算清楚,徐方问道:“买多有优惠吗?”。

    “便宜不了,这东西我们批发来价格就高。”女老板直接摇头。

    “买八十个。”徐方道。

    女老板闻言一愣,诧异的看着徐方,不确定问:“真要八十个?”

    “嘿,大过年的我开啥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出多少?”老板娘显然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五十。”徐方直接把价砍了一半。

    女老板摆摆手:“这不行,卖不了,要这价卖给你,还不够我路费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葫芦也没雕刻,就是简单的原葫芦,你批发来的价格,应该三十五左右。”徐方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:“我以前在葫芦村住过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心一跳,徐方说的价格,确实把她唬住了,她就是以每只三十五元的价格购来的。

    斟酌片刻,老板娘心疼道:“就算你在葫芦村住过,你给的价太低了,不够我工夫费呢,每只最低五十五,你接受不了我也不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一箱有多少个?”徐方指着墙脚堆着的箱子。

    “一箱五十个。”

    “得,干脆那两箱都给我,我也不讲价了。”徐方也不差这点钱,讲价完全是不想被坑的太狠。

    老板娘没料到徐方这么爽快,也笑道:“好,我给你用绳子系起来。小伙子爽快,这是我名片,以后还需要什么,都可以打我电话,价格给你最低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那还有大葫芦对吧?几斤装的,多少钱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大的能装五斤吧,也不多,一共就十个。我也不哄你,每个最便宜二百六。”

    “行,都给我吧。”徐方也不啰嗦。

    女老板心里一喜,直夸徐方爽快,等徐方付了钱,便给徐方装箱。

    出去后,徐方用叫车软件,打了辆商务车,三分钟后,一辆七座的别克就开来了,五人正好能坐下。

    将东西放后备箱,上了车徐方朝司机道:“师傅,去古香街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,你买那么多葫芦干啥?不会让我送葫芦吧?”郑秀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邵静也帮郑秀兰吐槽:“就是,竟然还是酒葫芦,还不如送玉葫芦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无力吐槽。”柳海连直接捂脸。

    赵红艳比较内向,很委婉的吐槽了句:“我跟邵静的意见一致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只送葫芦,里面还要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装啥?”郑秀兰立刻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装酒!过年回家,好烟好酒拎着,哪怕不出彩,也不会显得掉档次。你不还得过些天回家吗,这几天我再在葫芦上雕刻点东西,让葫芦也上点档次。”徐方解释道。

    郑秀兰眼睛一亮,赞道:“这主意好啊!那就依你,待会咱们去买点茅台装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茅台是不错,不过你能保证买到的酒是真货?青云市这地方,也没几瓶特别高档的茅苔,你就拎两瓶酒回家?再说,你家缺茅台?”徐方嘴一撇。

    郑秀兰心里一惊,茅台在国内很出名,顶尖货哪怕千金难求,但凭她家的实力,自然是不缺这种好酒的,买回去也不是啥稀罕物。况且买到酒的质量次就罢了,万一真和徐方说的那样,拎了几瓶假酒回去,这罪过就大了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些,郑秀兰急忙问:“那你说装啥酒?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去了吗,我爷爷生前有个老友,一直在用祖传方法酿酒,我买的酿酒配方就从他那买的。他那里有一些存货,年份有很高的,味道与其他名酒不同,但质量绝对不比其他名酒低。你带回去也不丢面子,万一你家人喜欢,你脸上也有光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郑秀兰眼睛一亮,道:“行,待会看看质量,要真和你说的这么好,这次记你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大功有啥奖励啊?”徐方吐槽了句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做饭!”

    徐方差点吐血,翻了翻白眼:“算了,奖励不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