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94章 黄酒的尴尬处境
    老宋本以为徐方想白拿,当听到五百万的数字,心还是忍不住颤了下。

    五百万啊!

    这辈子他也没赚这么多钱!

    本以为酿酒这手艺,在他这辈要彻底沦丧了,没想到在自己暮年,竟然有人要买配方。

    花这么多钱,总不会拿着配方上供用吧?肯定会好好运作,再不济,也得比他这小酒坊强吧?

    再说,故人之后,也算是自己后人吧。给他,也不亏!

    深吸口气,老宋激动道:“小方,这钱就算了,配方也不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再说五百万也不多,以后美容姐嫁人,生子,买房买车,不都得用钱?你不需要,也得给后人考虑考虑。美容姐,你给我张银行卡,我给您转账!”徐方伸手要卡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宋美荣就收到了银行到账短信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连串的零,宋美荣惊叫道:“真的是五百万!”

    老宋也好奇凑过头,当看到银行短信,心也抖了下,惊讶的看着徐方问:“小方,你做村医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也顺带做了点生意,赚了点钱,这钱您心安理得的收着,酿制的酒肯定能卖出去,亏本生意我不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这么安慰,老宋心里好受多了,笑道:“配方一般都是口传的,我这一下也说不清楚,酒咱俩别喝了,等下午我写好,你今晚或者明天有空来拿。等你准备酿酒了,跟老头子说一声,我过去盯着点,别出了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行,酿酒的设备,你可以采购一些先进的,这个比土方法要强。我这配方最重要的部分,是配料和前期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这次我回去就去建造设备,等好了请您过去,酬劳另算!”在人才上,徐方从不小气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,徐方拎着十斤好酒,辞别老宋父女。

    在外面买了必备的烹饪材料,以及中草药,徐方带着一大包东西到了上苑小区。

    林香雪家在东南角,徐方徒步过去,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林香雪在监控上看到来人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,快速出来开了门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徐方,看到林香雪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今儿的林香雪,只穿着一件淡粉睡袍,堪堪遮了臀,相信动作大点就被徐方看完了。领口的扣子也没扣上,半团圆子就现在徐方眼中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啥,赶紧进来!”林香雪拉了徐方一把,顺手关了门。

    徐方也反应过来,笑道:“你这打扮是让我来犯罪的吧,山鸡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想犯罪就来吧,姐绝对不报警,”林香雪咯咯一笑,道:“山鸡已经联系好了,采购部的小孙亲自过去,路比较远,后天估计能回来,你这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徐方跟林香雪走进客厅,将东西朝角落一放,道:“都在这呢,等那天带过去就行。对了,跟你说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事不急说,先去炒两道菜吧,好久没吃了。”想到徐方的菜,林香雪口水都要流出来。

    徐方翻了个白眼,自己中午吃饭来的市里,又被老宋拽着吃一顿,现在哪有心思吃饭。不过也不愿扫了林香雪的兴,进了厨房炒了两荤一素。

    嗅着菜香,林香雪耐不住,直接动起筷子,吃了半饱才赞道:“你咋不吃?”

    “吃过来的,一点不饿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也不客气,自顾自吃着,平静问道:“那边聘请的人,我找人调查了,国家一级厨师,算是很厉害的大厨。不过距离顶尖层次,还有不短距离,咱们要不要请个更高级的厨子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瞎浪费钱。”徐方摇摇头:“那天我去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双眼笑成两道月牙儿:“你去胜算就大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胜败乃兵家常事,输赢未定呐。对了,这次找你来,跟你商量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林香雪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花了五百万,买了两种酒的制作方法,”徐方从包里取出两坛酒放桌上。

    虽然不差钱,但听徐方花了五百万就买个配方,林香雪眉头一挑,问道:“就桌上这酒?”

    “嗯,一瓶白酒,一瓶黄酒,你尝尝黄酒吧。”徐方打开黄酒泥封,顿时,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给林香雪倒了一杯,晶莹透明,有光泽感,泛着淡淡的琥珀色。

    林香雪微微一愣,端起酒杯轻轻一嗅,一股别样的幽香扑鼻而来。本就生于富贵之家,见惯了各种高端饮品,自然是识货之人。

    这是凭借看、嗅,林香雪就确定,这酒不一般。

    轻抿一口,酒水而下,没有冲劲,绵长悠远,喝下肚中,只感觉胃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林香雪拍桌称赞。

    徐方笑了笑,道:“这黄酒采用的民间工艺,天然酿制,有独到风味。而黄酒影响丰富,含有人体不能合成又必需的氨基酸,也易于消化、舒筋活血、保护心脏,更有美容抗衰老等功效。这黄酒,和咱们集团的药膳饮食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点点头,赞道:“这酒确实不错,酿制困难吗?成本多少?”

    “黄酒酿制时间大概两个月,算上原料、时间、人工成本,一斤酒三十块左右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眉头一皱,叹道:“现在黄酒的价格,市场上零售价也就二三十一瓶,这酒没任何名气,价格高了恐怕没人买账,价格低了咱们不如卖其他名酒,你打算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徐方笑道:“这酒的质量,与任何名酒比都不差,而咱们秀兰集团,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名气,我的想法是全方位打造自己的品牌。这酒就叫‘秀兰’,暂时只在咱们酒店提供,你这边负责炒作、推广,做出有价无市的名气。等以后酒厂发展成熟,再面向市场。价格自然要走高端路线,我个人的想法,是每瓶不低于一百元。”

    林香雪点点头,又问道:“白酒质量怎样?”

    徐方麻溜的打开泥封,更为浓郁的酒香冲出。林香雪只是一嗅,就有种微醺的意思。

    倒出一杯酒,酒水清冽透明,无一杂质,酒香经久不散,馥香弥漫。林香雪眼睛一亮,赞道:“这酒更好!制作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白酒制作起来比较麻烦,需要的时间更长,怎么也得三个月。没有经过深入窖藏,价值不大。我准备现在酿制,一年后再出售白酒。在此之前,我会去那间酒坊把他们库存全买了,趁着这一年时间,好好经营下白酒。这白酒的人工、时间、原料成本贵一点,怎么也得五十,至于价格我还没想好。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,这酒的质量,与矛台那些名酒,并不差。”

    听徐方的分析,林香雪沉思两分钟才道:“质量这么高,卖的价格太便宜肯定不行,如果酒坊的酒库存不多,咱们现在宣传也不划算。你先把他那的酒都买来,我们研究下多久开始宣传。能来这种高端酒店的,要么来谈事,要么是会见重要朋友,单纯来吃饭的并不多。所以大家喝的酒,一般都是白酒或者红酒,其中白酒更多一些。白酒宣传到位,购买的肯定多,黄酒能卖多少真不好说,可以放在火锅店里出售。”

    闻言徐方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林香雪说的不错,来秀兰大酒店就餐的,大多都喝白酒。而在火锅店里出售的,大多喝啤酒。这黄酒顿时成了鸡肋!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徐方哑然一笑:“得,这次是我想的不周,那咱就主打白酒,我回去酿制一些库存起来,你感觉有市场吗?”。

    “市场肯定有,如果白酒质量能保证,你产多少我都能卖出去。”林香雪笑道:“这种质量的酒,卖便宜了别人反而会觉得咱们低端,价格也可以朝上提提,每瓶价格订六百元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一跳,这女人心可够狠,六百与六十元之间差的可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如果能卖出一万瓶,这中间可就有五百多万的利润!

    不过对于现在烟酒的利润,这价格算是比较公道,徐方点头道:“行,黄酒的销量我再想想办法,暂时主打白酒。”

    “成,这黄酒味道真不错。”林香雪又称赞了句,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双颊泛红,长发垂肩,仅仅一件睡袍,清醒的时候林香雪还会有意无意遮一下,现在哪里顾得上,上、下的风景,时不时落在徐方眼里,看的徐方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酒喝多了,林香雪胆子也大多了,早注意到徐方不断瞟来的目光,眼里带着羞意嗔道:“想看就看,你这偷模的干啥呢,又不是没碰过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一漾,没等他说话,林香雪一把握住了他,小声道:“现在欣姨不在,咱们时间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徐方自然明白她意思,也不怠慢,手一撩林香雪的裙边,立刻攀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他炉火纯青的技术下,不多会房间内就传来轻微的哼声,情投意合的两人正要进行下一步动作,就听一道开门声传来,随即一辆汽车开进院子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,徐方看到来人正是欣姨。

    林香雪也听到动静,心里一叹,一把推开徐方,啐道:“不正经,敢占姐便宜,姐去楼上换件衣服!”

    徐方感觉比窦娥还冤,到底是谁不正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