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93章 头被驴踢了吧
    就这样,刚夸完徐方的老宋头,就看到徐方拐回来了。心中一叹,这人心不古啊,都给钱了还想要回去,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徐方不知他想法,将酒放桌子上,温和问道:“老宋头,这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酒咋啦?”老宋头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还有别样的吗?”。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黄酒,都在这搁着呢。”老宋头将一瓶黄酒拎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白酒,没别的了?”徐方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,我这只卖这一种酒。”老宋头将黄酒拎了回去:“这白酒你也不要了?那我退你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不对啊,以前我记得你家的酒,不是这味儿啊。”徐方低声念叨句,眼光落在了柜子下方:“老宋头,那坛子里装的是什么酒?”

    “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,你家装酒的坛子换了,酒味道也变了啊。”徐方摇摇头。

    老宋端详徐方一会儿,才问道:“你以前来过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小时候经常跟我爷爷来,长大之后,懒得朝外跑,都是我爷自个儿来,每次带回去的酒,可都不是这味儿。”

    老宋身体一颤,声音有些哆嗦:“小兄弟,徐长天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爷。”

    老宋一拍大腿,惊叫道:“我就说嘛,别人不可能知道我这酒啊!”

    “那酒还有吗?”。徐方快速问。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啊!”老宋头笑道:“那酒我喝了大半辈子了,怎么能没有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宋头带徐方朝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处地窖,老宋头掀开盖着的木板,朝下面钻去。不多会,就抱着俩坛子上来,笑道:“这个就是,哎,我跟你爷俩都有缘分。不过这么多年没见,你都大变样,实在不敢认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还是老样子,一眼就能认出来。”徐方跟老宋头絮叨。

    “你中午别走了,我炒点菜,咱们爷俩喝一个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正要拒绝,就听屋外传来一女声:“老宋头,你闺女回来啦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女人风风火火闯进来,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,看样子像炒菜。

    女人也没料到家里有客人,看到徐方不禁一呆,随即换上职业化的微笑:“爸,这帅哥谁啊?”

    “老朋友的孙子,手里拎的菜吧,正好,一起坐着喝点。”

    徐方看了眼这女人,三十左右,穿着红T恤,灰色短布裙,本就白皙的皮肤看着更白,瓜子脸,棱角分明,脾气应该很辣。瘦瘦的,但那对圆子堪比足球,很是惹眼。

    有酒有菜,徐方也只得留下来,里屋有饭桌,把菜放上去,老宋打开泥封,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味!”徐方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来,咱爷俩整一杯。”老宋头给徐方满上。

    “爸,这么多年也没见你有朋友啊。”老宋闺女瞪大眼问道。

    老宋瞪了闺女一眼,振声道:“现在没,以前有!他爷爷以前救过我一命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红衣女和徐方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也一脸惊诧,老宋苦笑一声道:“你爷爷没告诉你吧?当时一个酒厂的人,找几十个混混来找我要酿酒配方,我这脾气臭的很,哪能同意?被人捅了三刀,这也是我肝脏不好的原因。当时我以为要死了,你爷爷就出来了,一人干翻了三十多号人,何等威风。我这病,也被你爷爷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酒厂!”女人一听,眼睛立刻一瞪。

    “早倒闭关门了。”老宋头摇摇头,不愿提以前:“今天我这肝脏病又复发了,多亏遇到了大兄弟,不然今天你来,就得哭丧喽。”

    女人心一提,对徐方急忙道谢:“太感谢您了!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,医生治病救人应该的。”徐方笑道:“对了,老宋,你叫我小方就行。不知这妹妹叫什么?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眼睛笑成了月牙儿:“什么妹妹,看你也就二十出头,姐都三十了。我叫宋美荣,你叫我容姐呗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猛地一跳!

    看她带来的菜,味道确实不错,应该是大厨做的。而打包菜的塑料袋上,确实有天外天的标记!

    大爷的,这不天外天酒店经理吗!

    心里惊讶,脸上却不动声色,笑道:“容姐,老宋身体不好,平时劝他少喝点,待会我开副药方,平时按时服药,养生益寿。”

    “这感情好。”

    “按辈分,你管荣荣叫姑才对。”老宋笑了笑:“不过看你俩也不乐意,算了。对了小方,你现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在村里当村医,美容姐呢?”徐方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嘿,在酒店上班。”

    宋美荣一句话带过,徐方可不会这么放过她,看了眼包装袋,故作惊讶道:“天外天大酒店啊!”

    “对,眼真尖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酒店跟别人挑战,把你当赌注啊。”徐方若有若无提了句:“要输了你去秀兰上班吗?”。

    “到时再看呗,我倒想去,不过秀兰大酒店不一定赢。要我说,他们决定答应比赛,老总头一定被驴踢了。”宋美荣很坚定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徐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秀兰集团确实厉害,我们天外天被逼到什么份上了,眼看着要倒闭,这次就怕秀兰集团不答应,专门炒作了一把,那秀兰果然上了套。这次我们请的厨子,可是国家级厨师,赢的胜算很大。秀兰集团那些高层,智商堪忧啊,这圈套也看不出来,脑子一热就答应。有这样的领导,哪怕想去上班,也得好好考虑考虑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徐方一口老血差点喷出,大爷的,你说我是点头还是摇头?

    再聊下去肯定得内伤,徐方急忙岔开话题:“老宋,你这酒坊生意好吗?”。

    “以前这街坊人多,生意还可以,不过市区朝北面发展,生意有一天没一天吧,够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酒味道不错,买的人不多吗?”。徐方指着杯子问。

    “嘿,酒是好喝,但卖的贵了,买的人也不多,一个小酒坊,一斤酒卖六七十,别人就指手画脚的,说我老宋想钱想疯了,与其被人戳脊梁骨,干脆就算了,这种酒一般不卖。”老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朝酒店送货也行啊?美容姐不是在酒店上班吗,提供这种酒也能卖啊。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牌子,价格卖高买的人也不多,卖低了酒店不划算,以前尝试过,一个月卖不几瓶。”宋美荣摇摇头。

    徐方抿了一口酒,酒香满口,绵长悠远,这样的酒如果不好,恐怕天下再没酒可称好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这种酒确实不好推广,随即徐方眼睛一亮,问道:“老宋,你这的黄酒,有这种质量的吗?”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不过买的人也不多,度数太低,我也不爱喝,酿的少点。怎么,这你也要?”老宋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卖的话,一斤黄酒大概多少钱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我这酿酒方法工艺要求很高,配料也比较贵,成本价就得三十多,卖六七十的。”老宋头笑道:“你要就尽管拿去,我也不缺钱,美容还经常给我塞钱,根本花不完。”

    徐方摇摇头,道:“我打算买点,然后拿出去卖。不如这样,你先给我酿五千斤黄酒,五千斤白酒,要是销量不错,咱们再合作,每斤我给你六十!”

    听徐方这话,老宋头心里一惊:“这么多?能卖出去吗?”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朝外推销,应该能卖出去,这你也别担心,一万斤酒也不多,我先付钱,你酿制好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宋美荣心里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一万斤,折合成人民币就是六十万!

    哪怕在天外天做酒店经理,她一个月底薪加提成,撑死就赚两万块钱。自己老爹酿酒,从酿制到成品,也就两个多月时间。这就能赚三十万,都抵得上自己年薪了!

    要是这犊子能找到销路,她干脆辞职,跟老爹一起酿酒得了!

    老宋有些激动:“我这酿酒的手艺都祖传的,一直在我手里埋没,我心里也不甘啊。大兄弟,你要能把酒卖出去,算你有能耐,我就收你个本钱,一斤三十。”

    徐方笑着摇头:“一斤就六十吧,哪有我赚钱让你白费力气的说法。对了,一万斤多久能酿制出来?”

    “大概得三个月吧,一万斤,我这小院的规模,可能一下产不了那么多,全部给你供应上,怎么也得四五个月了。”老宋叹了口气:“年纪大了,干活也不利索。”

    徐方想想也是,随即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岳海村还有那么多村民等待就业,如果在村里开一个小型酿酒厂,也能给一些村民创造收入!

    深吸口气,徐方兴奋问:“老宋,你这酿酒配方卖不卖?”

    老宋深深看了眼徐方,道:“我这条命就你爷俩救的,要啥都尽管拿去,不过酿制的步骤比较麻烦,你得跟我学几天,才能真正掌握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有些感动,笑道:“老宋,你这身体不适合过度劳累,我也不可能只买一万斤酒,这活全撂你身上,这不是在害你吗。两个酿酒配方,我给您五百万。这钱您一定得收着,不然配方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宋美荣夹菜的筷子,呱唧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时常跟老爹说,现在的人都认牌子,而且营销手段好,没人来买他酿的酒,甚至还经常劝他别干了,这酿酒方法扔了得了,反正她以后也不会女承父业。

    没想到经常被她瞧不上眼的配方,就能卖五百万!

    而且还是人家求着送钱!

    一瞬间,宋美荣心里无比庆幸,还好老爹当年没听她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