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85章 圣手徐方
    “废物,先在那等着,我让风哥过去看看。”花爷怒斥一声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强子他们也密切注意海哥动向,看海哥过来,立刻围过来问:“咋样,啥情况?”

    海哥使了个眼色,低声喝道:“待会风哥会来,你们丫的都老实点,别露馅了,待会咱们就得救了!”

    风哥在他们心里,无疑是守护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花爷是金诚区的大混子,不过也是六年前招揽了风哥,才拼下的这份地位。之前金诚区的大混子还是钱江路钱爷,花爷只不过是金诚区的一个小势力。

    当时钱爷准备一统金诚区地下世界,召开金诚区地下会议,花爷年轻气盛自然不服,结果那次会议上,钱爷给了花爷一巴掌。

    听说风哥会来,众混子精神一震,心情也放松不少。一个个若有若无的看着徐方在的方向,心里不断思索,待会要怎么教训这犊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浪江会所,九层。

    花爷穿着绣着龙虎的衬衫,正不断在大厅内踱步。身材削瘦,看着有点儒雅,现在的大混子,从外表来看,甚至比文人还要斯文几分。

    “花爷,出啥事了?”一国字脸的壮年,看着花爷来回踱步,不禁笑问了句。

    花爷眉头紧皱,自己在江陵市,怎么也算个人物,就算是老牌大混子,也不敢轻易招惹,究竟是何方神圣,敢这么不给他面子?深吸口气,花爷问道:“老风,你听说过徐方这号人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造纸厂的赵老板,看中了城南那片荒地,本来都打算落实了,结果因为晚去两小时,就被人截胡了。这不,求我把人撵走,我就让小海过去,结果就中招了,人被抓去做小工,一天五十还不包食宿。我草他大爷的,这不在打我脸吗!”花爷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风哥也有些傻眼,惊讶问:“消息没错?在江陵这地界,还有人敢做这槽蛋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没,而且对方就一人,我怀疑是个练家子。”

    风哥冷笑一声:“练家子?这么多年也很少碰到对手,正好找他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花爷点点头,道:“这场子必须得找回来,不过也别轻敌。多带点人去,到时绑来给我看看,究竟是什么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得,你放心,我这去看看。”应了声,风哥立刻带人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方坐在车内,和周洁、蒋雯一起聊天,心里却计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就听车窗外传来“吱”的刹车声,透过反光镜,徐方看到七辆车停在养殖场不远处。

    随即,最前面的车里,出来一名白色西装的男子。这大热天的也不嫌热,自顾自的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后面的车内,也下来几十号胳膊绣满纹身的人。

    一看就不是正经人。

    “啊!徐方,你看后面!”蒋雯惊叫道。

    徐方微微一笑,温和道:“慌啥,来了这么多小工,蒋总考虑下待会怎么安排工作。”

    周洁和蒋雯翻了翻白眼,不过看徐方自信的模样,两女出奇的也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看这群人直接窜过去,徐方也拉开车门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看,风哥来了!”正在劳改的强子,看到来人欣喜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擦,太激动了!马勒戈壁的,那个叫徐方的是吧,待会看我不抽他丫的!”

    有了依靠,这群混子立刻炸开了锅。将手中干活的家伙什一扔,就朝风哥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跑到地,三十多号人全都刹住。那一身文化衫的土鳖,不知啥时候又站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?都想试试接骨一百次?谁不滚回去,我立马让他试试!”徐方声音不急不缓,却让这帮混子一个激灵,纷纷朝后退去。

    那边走在最前面的风哥,将这边情况尽收眼底,眉头微微一凝,信步走了过来,指着徐方道:“六年来,就没见过谁敢在江陵市这么对花帮的人。小子,你说今儿这事,打算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徐方打量了眼风哥,一米八,身材魁梧,从内到外散发着刚烈的气势。徐方眼睛一眯,这种气质虽然被常年的痞气污浊,但徐方对这种气质,实在是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眼睛微眯,徐方朝前踱了两步: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外地来的?”风哥振声问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风哥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,沉吟片刻才道:“无知者无畏,我也是讲道理的人。把产权交出来。这事儿我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不呢?”徐方又问。

    风哥眼神一冷:“你走不出江陵市。”

    徐方笑了:“看你们这熊样,头发染的跟鸡毛似的,一看就没正经行业。今儿巧了,我这正招小工呢,跟我在这吹牛逼,不如做点正事。这样回家跟爹娘好歹有个交代,也算是有个正经职业。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风格一怒,身上气势一变,拳头猛的朝徐方挥来。

    徐方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这套路……十足军体拳的路子,自己果然没猜错。

    徐方也不慌乱,步子朝后退了一步,丝毫不差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风哥一愣,军体拳简单直接,讲究一击致命。虽然自己没尽全力,但一般人肯定躲不过去了,这小子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风哥并不停顿,再次朝前挥了把拳头。

    这一拳,更加猛烈,拳头携带刺耳的破空声,让人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面对这凶悍一击,徐方脚步朝右一迈,身子一低又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风哥眼里闪过一道得色,膝盖猛地一提,直接朝徐方心口袭去。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    “风哥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草,待会一起弄死那丫的!”

    周围混混们跃跃欲试,等徐方被打趴下,他们一定要上去补几脚。

    在风哥震惊的目光中,徐方身子朝后一仰,依旧丝毫不差的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卧槽,这家伙刚刚朝右躲的时候,力道不应该老了才对吗,哪来的精力躲得这么快?

    没等风哥回神,徐方的声音传来:“让你三招,换我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徐方快速朝前挥出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拳,平平淡淡,与风哥第一拳套路一样!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风哥轻蔑一笑,同样挥拳迎上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风哥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眼前这家伙看着平淡的一拳,在快要接近的刹那,突然变得凶悍猛烈,快若闪电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瞬间,两拳相撞。

    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,风哥的身体快速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这军体拳,还是没练到火候。”徐方奚落一句,身形快速跟上。没等风哥站稳,一把捏住他脖子,膝盖迅速一提,直接撞在他小腹。

    小腹本是丹田所在地方,风哥只感觉如同被一辆火车撞了,所有力道顿时全部消散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咔嚓咔嚓咔嚓!

    连续四道骨裂的声音,四肢应声折断。

    哪怕风哥定力惊人,此刻都忍不住哼了一声,豆大的汗珠立刻布满额头。

    刚还士气高涨的劳改混子,看到风哥竟然一个照面也被打倒,一个个吓得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妈的,这猛人究竟什么来头?

    新来的那群混子,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徐方背着手转悠一圈,冷笑问:“刚刚不都很牛逼的吗,怎么不叫唤了?海哥对吧,刚不是要把我打骨折的吗?”。

    海哥脸色惨白,他可是被连续接了两次骨的主,每每想到那钻心疼的滋味,他就忍不住打寒颤,此刻听到徐方问话,声音颤抖道:“徐爷,您听错了,啥打骨折,我刚说工钱给我打五折就行。”

    徐方翻了翻白眼,笑骂道:“行,那就听你的,每人工钱打五折。那个把头发染绿的孙子,你刚是不是说,要喂我吃屎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绿毛牙齿打颤道:“我、我刚说要拜您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怂货,欺软怕硬的孙子!都滚去干活!你们这群人,站着干啥?以为自己是木桩啊?”徐方指着新来的人喝道。

    这群混混就没个傻的,看到风哥都被人一拳撂倒,哪里有反抗徐方的心思。

    蒋雯有了上午的经验,很熟练给这群人安排了活。徐方也不管地上躺着的风哥,在人群里又视察几圈。

    那群新来的还不知自己厉害,不给点教训,肯定不会用心干活。在徐方连续给三人接骨后,这群人终于规矩起来。

    徐方骂了句欠收拾,这才朝风哥这边走来。看了眼咬紧牙关强忍疼痛的风哥,徐方手一探,就听咔嚓四声,骨头立刻接上。

    哪怕恢复了正常,但领略了徐方的凶悍,风哥可不敢再动手。站起来,看着徐方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哪个特种队的?”徐方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您也那地方出来的?”风哥试问了句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微微点头,风哥也不隐瞒,稳声道:“六年前,战盟一队的。”

    徐方有些讶然:“这可是最精锐的特种部之一,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风哥有些憋屈:“别提了,在您手里过不了两招。对了,您哪个部队的?这么厉害,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徐方摆摆手,哂笑道:“我只是一名医生,没听过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风哥只是一思索,猛地叫道:“圣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