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69章 你有熟人没?
    “小方,你现在有时间没?大哥这有点事儿,想请你帮个忙。”沈建温和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徐方听后一愣,找我的?

    对这一心为民的好市长,徐方很有好感,将自己的糟心事放一边,笑道:“成,有空,啥时候过去?”

    “现在方便吗?”。看了看时间,沈建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,方便,去你家是吧?”

    “行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华德云诧异的看着老友:“我说老沈,你还真找了人?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“瞎折腾,我这病就算了,你操心那个,不如分析下我现在的处境。”华德云并不相信自己的病还有救。

    沈建却不着急,悠闲的坐在沙发上饮茶,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态:“老华,以前你就爱喝茶,现在有啥好货,也不张罗带点来。”    华德云差点吐血,自己跟你谈正事呢,你丫能靠谱点的?

    又和沈建聊了半个多小时,华德云几次想跟沈建谈后事,都被后者直接略过,此刻终于忍不住,沉声道:“沈建,你别闹了,我都这样了,哪还有闲心跟你闲扯,你这样气我,今儿我死你这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门铃声传来,沈夫人笑道:“应该是小方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建也来了精神,笑看着老友一眼,松口气道:“行了,看你一副衰样,待会让徐老弟给你治治。”

    华德云皱着眉头,看沈建这模样,似乎对“徐老弟”很看好,难不成还真是神医?一时间,华德云心里也生出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很快,当看到沈夫人带的人进来,华德云彻底失望。

    一身文化衫、大裤衩,就这身打扮别说神医,说他是医科大学毕业的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么晚了把你叫来,太麻烦你了。”沈建并没半点市长架子,急忙迎了上来。这小子不仅仅是他妻女的救命恩人,同样也是青云市的纳税大户,于公于私都不能怠慢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说明事情重要啊,沈大哥,到底啥事啊这么急?”徐方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有点私事,这是我朋友,身体出了些问题,不知你能不能帮忙看看?”沈建搓着手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这才看向华德云,随即眉头就是一皱。

    华德云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心中本就不信什么神医,再看徐方装镊样,心里更是不屑。不过身居高位,早已做到喜怒不形于色,平淡问道:“小兄弟不需要借助仪器检查吗?”。

    这人眼中的鄙视,徐方哪会看不出?不过作为一名医生,而且他还是沈老哥朋友,徐方也不愿计较,道:“气虚体弱,两眼憔悴,脸上皮肤红白夹杂,一看就有重病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家都看得出来。”华德云接了句话。

    “憔悴并不是营养不良,反而是营养不均衡,如果我没猜错,这位大哥这么久了,维持身体能量的,并不是靠吃饭,而是营养液吧?”徐方平静问了句。

    华德云心神一震!

    自己这身病,沈建也才知道,而且这么长时间,俩人一直聊天,甚至厕所都没去过。弟妹也不可能在开门的功夫,就把自己病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只是看几眼,就点出了自己症状,这小子有两下子啊!诧异的看着徐方,惊问道:“小兄弟,还能看出来啥不?”

    “相信了?”徐方笑眯眯问了句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似笑非笑的模样,华德云老脸一红。不过毕竟是一市之长,拿得起放得下,笑道:“小兄弟真是慧眼如炬,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胳膊伸出来。”徐方吩咐一句,手搭在华德云脉搏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徐方悠悠道:“以前你没这么瘦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半年前见他,比现在胖两圈呐。”沈夫人嘴快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老弟,看出来什么没?”沈建也关切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以前运动量不大吧?到了这岁数,身体容易出毛病。如果我没猜错,当时应该看到了一些养生知识,比如太胖会带来哪些危害,你被这么一惊吓,半年前开始,几乎不沾荤菜。三个月前开始,几乎所有菜都很难下咽,这种是厌食症的一种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稍加调理是可以恢复的,但平时工作太忙,每天都殚精力竭,营养跟不上,这就形成一种恶性循环,原本正常的厌食症,就逐渐恶化成更深的症状。哪怕现在有营养液吊着,再这么工作下去,正常人状态最多保持一年。”徐方给华德云下了结论。

    三人一个激灵,沈建急忙问:“那一年后呢?”

    “卧床不起,活不过两年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能治不?”沈建急忙问。

    而刚开始对徐方医术半点不信的华德云,此刻心也提起来。不管他为官多么清正廉洁,只要是正常人,都有活下去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徐方点点头:“把上衣解下来,我给你行个针。你们现在有时间,去百草堂订点中药,然后买点老母鸡、羊肉、老鳖。他身体器官太虚弱了,需要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吃不下啊,听到荤菜就想吐。”华德云苦着脸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,衣服去了。”徐方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。”沈建也催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走,给我找个房间,在客厅这样不合适。”华德云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什么合不合适的,我都不在意你怕啥。”沈建一把拉过华德云,伸手去解扣子。

    “别,我自己来。”华德云吓了一跳,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,这比听到荤菜更让人恶心。

    当华德云准备完毕,看着他瘦骨嶙峋的身体,徐方深吸口气,取出银针,体内医诀运转,十一道银针立刻封住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随即,又有七根银针,分别刺入肠、胃七大穴位,体内真气顺着捻动银针的动作,朝他身体涌去。

    原本还很是紧张的华德云,当银针入体,并没想象中的疼痛,眼中也有些惊讶。当感受到温和的气流在银针处传来,华德云不禁哼一声:“有点痒,感觉怪怪的!不难受,好像有点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感觉吗?”。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有,但这种感觉有点怪,很熟悉一下想不起来。”华德云皱着眉头思索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饿,想吃东西?”徐方又问。

    华德云闻言一愣!

    仔细感受下,眼中闪过浓浓的惊喜,如果不是身上扎着银针,恐怕他已经兴奋的跳起来:“饿,这感觉是饿!太神奇了,我都大半年没这感觉了!老弟,你真是神医啊!”

    “老弟,怎么他突然就饿了?”沈建好奇问了句。

    徐方笑了笑,解释道:“五脏六腑以及各个器官,长时间没有摄入营养,逐渐开始腐朽了。这针法在中医里,又叫补针,可以激活器官活力,让它们正常运转。这就像一个饿得半死的人,你让他干活,他自然想吃东西补充能量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将银针全部收起,才长舒口气:“施针完了,我要的东西买来没?”

    “好了,都在厨房呢。”沈夫人回了句,毕竟这是市长家,买点东西还是很方便的,十分钟前这些东西就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坐着休息,我去做点药膳。”徐方交代了句,便钻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将几道菜端出来,早就饿的不行的华德云,眼睛立刻放光。

    “一起吃点吧。”徐方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沈建和沈夫人对徐方的厨艺,一直念念不忘,此刻哪会客气,沈夫人倒不忘说一句:“可惜悠悠在学校没回来,又错过了小方厨艺。”

    “味道真不错啊!”华德云大口吃着饭,也不忘赞了句。

    猛吃一顿后,华德云终于将饥饿的感觉压下,摸了摸滚圆的肚皮,才一拍脑袋尴尬道:“哎呀,你看我这脑子,实在是太好吃,没顾得上礼数。对了,诊金……不知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二百。”徐方想了想,还是决定收个路费。

    “二百万!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听到这数字,华德云脸一苦,支支吾吾半天,才尴尬道:“能分期吗?我真没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二百元,不是二百万。”徐方重申了句。

    “啥?多少?”华德云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惊讶了,就是二百块。徐老弟有祖训,不能靠医术赚钱,这规矩一直被老弟继承。”想到徐方那祖训,沈建心里也充满感激。如果徐方是钻进钱眼的人,自己妻女和老友,可能真就落个没钱治疗的下场。

    华德云心里更为惊讶,伸出个大拇指道:“悬壶济世,医德盈天,钱你华老哥真没有,但你遇到什么困难和我说,只要不损害社会,我能做到一定拼了老命帮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弟,你真是我的福星啊!这次老哥又欠你个人情。”沈建也拍着徐方肩膀,大方方的欠出去个人情,与徐方打交道这么久,他可不信徐方会做伤天害理的事:“对了,他这病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太大问题,回头我抓个药,定期服用就能恢复,”说了句,徐方心中一动,苦笑道:“对了,沈大哥,我这也遇到点麻烦,不知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事?你尽管说。”沈建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白禾市的那些领导,有没有和大哥关系近点的?”

    徐方话刚落,房间内的气氛立刻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:即可访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