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38章 厨艺震大厨
    “兰花的香味,会让人产生兴奋,致使失眠。时间久了,还有可能会引发哮喘等疾病,不适合放在卧室养殖。”徐方直接点破。

    孟楚生心里一惊,为了治疗自己失眠问题,自己做了很多检查,最后都显示身体正常,哪怕医生开了安神药,依旧没多大效果。

    长期服用安眠药也不是长久之计,这失眠就成了老毛病。

    而徐方这番话,却解了他十年的疑惑,这一刻,他看向徐方的眼神,也少了几分偏见,惊讶问道:“你是中医?”

    “孟叔好眼力。”

    “晓妍她爷爷,六年前被一中医救过,我也就了解一些。”孟楚生回忆了下,才道:“夏姐,今儿多炒两个菜吧。”

    孟晓妍此刻也起床,看到夏婶要做饭,急忙道:“夏婶,让徐方来吧,徐方厨艺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让徐方来做嘛。”想到徐方厨艺,孟晓妍口水差点流下来。

    夏婶无奈的看了徐方一眼,后者微微一笑:“行,那我随便炒几道菜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会做饭啊?”夏婶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以前在家都自己做。”

    “徐方,你等着,我去给你拿药膳丸,除了给爷爷带的,我也给我爸带了一盒。”孟晓妍说着,立刻朝自己房间赶去。

    接过药膳丸,徐方有些无语:“晓妍,这些药膳,可要记你账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瞧把你抠的。”孟晓妍白了徐方一眼。

    徐方浑不在意,走进厨房,取出菜篮中的食材处理干净,开火做起饭来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开始朝外端菜。

    孟楚生从外面回来,推开房门,鼻子就嗅了嗅,赞道:“香,夏姐,你这厨艺见涨啊!”

    刚要从厨房出来的徐方,不禁一呆。

    草,你说完这话,老子是出去还是不出去?

    孟楚生也看到了徐方,也不禁一呆,你小子端菜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是你做的?

    “楚生,今天这菜都是小方做的,我真比不上。”饭桌上的夏婶,看着一桌的菜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孟楚生不禁翻了翻白眼,难不成这小子,是老夫命中注定的克星?

    “不错,吃饭吧。对了,中午老爷子过寿,你去厨房帮下忙吧,这菜不错。”孟楚生吩咐道。

    孟晓妍吓了一跳,徐方可是他顶头上司,老爹竟然让他去做厨子!

    正要说话,就被徐方一个眼神制止:“行,做饭我拿手。”

    相较于不让徐方出门,孟楚生这已经很开恩了好吧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休息了一会,九点半,孟楚生带着徐方到了孟家厨房。

    厨房很大,大概有三十平,里面很整齐,冰箱和食材架上,摆放着各类食材。

    看到孟楚生进来,孟家厨师很恭敬的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老周,这小子厨艺不错,进来给你们帮个忙,大菜都让他做吧。”孟楚生对这个便宜女婿,一点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周攀也不客气,笑道:“得嘞。”

    加上周攀在内,屋内有三名厨子。等孟楚生一走,三人好奇问道:“小兄弟,咋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来做客,早上炒了盘菜,结果对了孟叔胃口,这不就被扔进来了。放心,你们这饭碗我不抢。”一句话,直接打消了三人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哪里话,什么饭碗不饭碗的。既然是孟哥推荐的,厨艺肯定了得。来,给我们哥仨露一手。”周攀三人原本都是酒店大厨,平时也有几分傲骨,在自己做饭的地盘,被人安排一个人进来,自然让三人心里有些不舒坦。

    徐方也不墨迹,从水箱中捞出三只小黄鱼,菜刀在手中一转,三人还没看清楚,一条鱼就已被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等他们仨反应过来时,三条鱼已经被处理好。

    在鱼身划开六道口子,取过葱、姜、蒜,直接切丝碾碎,加了点调料,倒入鱼身,随即将鱼朝碗里一丢,腌上了。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剖开厨艺不谈,徐方这玩刀的手法,就让三人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而且看这小子处理小黄鱼的手法,娴熟专业,那六道口子很有技巧,口子不大,但很深,而调料也没丝毫浪费,均匀放入鱼身,保证每片肉都能入味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三人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可以啊!”周攀比较爽快,直接伸出大拇指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也看花了眼,附和道:“真不错,这菜刀比我用的溜多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笑了笑:“熟能生巧,平时就练这个,论厨艺和经验,我可比不上你们。”

    徐方这谦虚的态度,让三人好感大增。

    周攀大笑道:“小兄弟,这鱼腌制还得几分钟,还有啥绝活没,再给我们哥仨露两手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不矫情,看着冰箱一条后羊腿肉,直接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取过一把尖刀,迅速在羊腿肉上划动。

    三人本就是大厨,看了几下,三人身体一震,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徐方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见那尖刀,在肉上划过后,肉并没有掉落,靠与骨头交接的一点点部分,堪堪附在骨头上。

    两分钟不到,羊肉就被徐方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随后,徐方开始调配小料,然后将料放进切开的肉片空隙。

    将把这些流程做完,徐方长舒口气,笑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不过半天也没得到答复,好奇一扭头,就发现周攀三人,如同见鬼似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老周,咋了这是?”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周攀三人也反应过来,大吼大叫道:“我擦,老子看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眼瞎了,小兄弟你怎么做到的?”另一人也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收我为徒吧!”最后那个比较年轻的厨子,直接要拜师了。

    作为大厨,他们知道徐方做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厨师界中,这手法有个很文艺的名儿,叫“晚春花刀”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就是切出的菜,如果晚春的花。虽然和主心骨还连在一起,但风一吹,花瓣就落了。

    这肉也一样,看着连在一起,但被人食用,只要用筷子一夹,就能轻松夹起。

    不过会这种刀法的人很少,哪怕会,也需要耗费很多精力。

    三人有幸在一次全国厨艺大赛上见过,那人这手法一出,惊艳了全场。

    印象中那人切好一块后腿肉,用的时间超过了一小时!

    而这家伙,切肉只用了两分钟!

    高下立判!

    “你们别埋汰我了,我就是个晚辈。”徐方又谦虚了一句,又一次赢得了三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年轻,不自傲。

    这份怀虚若谷的劲儿,就让人愿意相处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这厨艺一露,我们哥仨都不好意思动手了。这次至少得做三十六道菜,凉菜我们做好了,那十六道大菜,你来做吧。”周攀哂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尽量,时间来得及就好,要是不行还得麻烦你们,菜帮我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徐方简单吩咐一句,三人立刻照做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不到十分钟,原本还打算让徐方打下手,结果三人就给徐方打起了下手。

    徐方炒菜很快,手法也很利索,甚至有些炫酷。

    当菜饭香飘四溢时,三人就差对徐方顶礼膜拜了。

    十点四十五,饭菜全部做好。

    “徐方,其他的菜我们能端,你片的那份羊腿肉我们端不了,怕走路不稳当,把肉晃掉了,你能端吗?”。煮熟的羊肉,筋肉骨之间的相连的密度就降低了,稍微用力一晃,可能肉就从骨头上掉落,很影响美感。

    “行,其他的你们先端去,这道待会我端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啦!”周攀感激道。

    孟家大厅。

    今年是孟老爷子74岁大寿,没到七十五,所以也没宴请四方,就简单叫了家族核心人员。

    不过男女老少加起来,也有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围坐在一张大桌,老爷子孟浒坐在主座,一身喜庆的大红袍,配上红光满面的脸庞,看起来也就五六十岁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聊着天,把这些年的所见所闻,一起说给老爷子听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几个小家伙,这两年出去创业,都怎么样了?”孟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听老爷子扯到这,三十多人不禁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时候说的每句话,都可能影响家族对各个分支的扶持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人说话?我听说有人做的挺不错的。”孟老爷子对几个小辈,也很关注,但具体的细节,也没过分插手。

    “杭儿,晚辈中你是大哥,你先说说吧。”孟浩微笑着看自己大儿子。

    孟杭是孟晓妍大伯家的长子。

    闻言,孟杭笑道:“咱们孟家,布料手艺传承了一千多年,底蕴深厚,作为孟家嫡系,将布料生意传承下去义不容辞。创业至今,生意还算稳当。当初带着五千万出去,两年时间,产值已经到了四亿,而且合作渠道已经铺开。咱们孟家生意,辐射的范围主要在长三角,我接下来的想法,是选择北上南下,双头并进,拓展更多市场。相信再过一年,公司产值能再翻一倍,并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。”

    孟杭的成绩,大家都有目共睹,老爷子对他也很满意,微笑着点点头,称赞道:“不错,拓展的好,能打开更大的市场,对咱们来说是大好事。以后家族的生意,你得多扛一些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身体一震,有些羡慕的看着苏浩一家。有老爷子这话在,他们这一支脉,又能富强两代。

    “爷爷过奖了,其他兄弟姐妹也都不错。尤其是晓妍,比我们发展的更快,听说出去创业,走的餐饮业,不过很少与晓妍妹妹联络,不知晓妍的生意怎么样了?”孟杭温和说着,不过矛头已直指孟晓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