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26章 低价谈下楼盘
    “犯错误?”蔡琴微微一笑,伏在徐方肩膀问:“姐又不是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头大汗,将蔡琴推开,道:“还没治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好?”

    “嗯,你这病很严重,需要慢慢调理,我给你开副方子,你按方子吃药,一周一次,坚持三个月,之后再找我施针两次,就应该差不多了。有纸笔没?我把药方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,我这给你拿。”蔡琴冲进书房,很快拿个本子出来。

    徐方抄起笔,在上面写了十七味药材,笑道:“成了,姐,咱们现在谈谈你那栋楼呗?”

    “姐之前说了,你想要那楼就尽管拿去。当然,你要是想要姐,姐也能满足你。”充满熟韵的蔡琴,团子压在徐方肩膀,小声道:“要了姐的人,楼肯定也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蔡琴盯着徐方,脸上露出一道怪异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徐方,你告诉姐,你是不是不行?”蔡琴饶有深意的朝下看了眼,手顺势握了上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动人心魄的力量,蔡琴心狠狠一跳。心中的感激,以及本身的需求,终于再也忍不住,将徐方外裤一扯,直接坐了下去:“你说的姐都答应你,完事再谈。”

    不多会,客厅就回荡着蔡琴高亢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蔡琴全身瘫软,啐道:“真能折腾!姐这老胳膊腿的,都快散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刚才不知谁,一直扯嗓子喊再快点,保持频率,咱这不是应了她要求嘛。”

    蔡琴俏脸一红,嗔怒道:“不许狡辩,都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徐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徐方如此知趣,蔡琴心中满足,笑道:“行了,之前不是说楼的事儿吗?姐白送你你都不要,非要分期付款。现在后悔来得及,姐再问你一次,白送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徐方正色道:“我是一名医生,家里也有祖训,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不能用医术直接赚钱,这次给你行针,最多收你二百块钱诊金,那套楼你给我优惠到了七千万,这二百块钱我也不能要了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这条祖训,蔡琴愣了愣,惋惜道:“这是啥祖训?没这祖训你可不发财了?”

    徐方苦笑一声:“没这条祖训,可能医术就传承不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楼姐就便宜点卖你,实话跟你说,其他人来跟我谈,最高的出价五千万,姐就按五千万卖你吧。就这价,姐也不变了。你同意就买,不同意姐就不卖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拿她也没辙,道:“行,不过也得分期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姐去拿地契,合同我早就拟好了,到时咱俩签个字就行。”说着,蔡琴蹭蹭蹭跑到书房,将地契和合同找出来。

    徐方简单看了眼转让合同,清晰明了,产权干净,付款项有一次性款项和分期付款项目。

    “这里填分期,五千万两年还清,按季度还款,一季度还625万,利息就算了,姐有这五千万,下辈子够活的了。”蔡琴拿起笔,直接把这些数据填上。

    等两人签好字后,蔡琴心中一松,倒了杯水抿了口,好奇问:“小方,你买这楼干啥用呢?”

    “开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刚喝下去的水,立刻被蔡琴喷出:“咳咳!”

    半天,蔡琴才恢复过来,惊叫道:“开酒店?你疯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姐那栋楼,就只适合开五星级酒店,现在的市场和以前的环境不同,一家新酒店想崛起,真的太难了。白禾市四家酒店,已经成型,别人对新酒店的认同度很低。而且旁边就是山秀大酒店,谁会来你这?”蔡琴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店人满了,不就来我这了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蔡琴感觉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,一把揪过徐方耳朵,骂道:“他们酒店满了,又能分几桌顾客给你!”

    徐方按住蔡琴,笑道:“姐你别激动,如果是以前,在哪儿开酒店都无所谓,不过现在,我就要把酒店开在山秀旁边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一次赌约。”徐方将在“天然绿养殖场”的经过,一五一十说出来。

    蔡琴听完,半晌才叹道:“太草率了,你们应该详细调查下山秀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们多牛叉,对我们来说都不是问题。要不是条件不允许,我都想把酒店,直接开山秀隔壁,”徐方不多解释,想了想问了句:“对了蔡姐,之前这栋楼的酒店,是你经营的吗?怎么就倒闭了?”

    提到往事,蔡琴有些黯然,深吸口气道:“当时我老公还没死,也就是五年前。按照正常的工期,那栋楼三年前就该建设完。山秀大酒店,那时候虽然已经成型,但还没这么根深蒂固。因为有心人暗算,我猜测是山秀大酒店的人,在市高层活动活动,酒楼工期被种种政策卡住,一直到去年年底才建好。这时候,山秀已经彻底站稳了脚跟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那酒店,就彻底没做起来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看过姐那栋楼吧?那是我和我先生,在世界各地走访了不少大型酒店,亲手设计的。我敢保证,这栋楼在未来二十年,格局上不会落伍。”蔡琴眼中有些骄傲:“当时我们请的酒店经理,也是很有能力的人,至少不会比山秀的经理能力差。当时酒店开业时,生意虽然比不了山秀,但至少能维持酒店经营。”

    徐方听后一阵心惊,作为餐饮行业的人,他深知新酒店开业的风险多大。饭菜口味、服务水平、经营能力、管理水平、档次、位置、人脉……很多条件,稍微不足,就是万劫不复。从孟晓妍之前开的星晨大酒店倒闭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蔡琴能把酒店经营到那种程度,按理说应该是越来越红火才对,惊讶问了句:“后来又发生了啥?”

    “人脉不行,白道还好,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,他们明面上不敢怎样。但地下势力他们占了优势,看我们酒店经营不错,便开始有人闹事,并大肆抹黑我们酒店。比如捏造我们酒店不干净,用地沟油、老鼠肉什么的,甚至还传出我们酒店天价宰客。我们的酒店管理人员,每个人也都受到过威胁,而且真有人发生过意外,人才流失惨重,酒店经理也被迫辞职,自此收入一落千丈。”

    “再后来,卫生局经常来转转,停业检查跟家常便饭似的,而我身体也逐渐不好,酒店干脆关门了。是不是感觉很扯淡?姐以前也这么想,不过被生活草了几回,也认命了。”说罢,蔡琴长叹口气,扫了眼徐方,认真道:

    “我丈夫身体很不好,经过他们屡次折腾,心力憔悴撒手西去。我与山秀大酒店,可以说有着生死大仇,我做梦也想着他们能倒闭。但是在这开酒店,确实有很多危险,姐劝你还是改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开不下去,到时再放弃不迟。对了,你之前说你们酒店的经理,能力很不错,那人现在有工作没?”徐方饶有兴趣问了句。

    蔡琴嘴一撇,道:“你听说过青云市吗?”。

    徐方心中一愣,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秀兰大酒店吗?”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说赌约的时候,忘了提自己酒店名字,这妞现在提这个干啥?点点头道:“这个倒听说过,咋了?”

    “人家说了,除非秀兰大酒店来开,她可以考虑考虑,其他人就不用谈了。而且她也不打算呆白禾市了,过段时间想去浦海市看看。”蔡琴叹道:“雨竹确实是不错的酒店管理人才,离开了真是白禾市餐饮界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就是秀兰大酒店的。”徐方弱弱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的也不管用……嗯?”蔡琴声音一顿,瞪大眼睛看着徐方,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“我要开的,就是秀兰大酒店。”徐方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就你?扯啥犊子呢?你知道秀兰大酒店多牛逼吗?人家刚开业生意就爆满,三个月就在青云市站稳了脚跟。不对,一激动说跑偏了。人家开张至今还不到半年,而且开分店还不到一个月,怎会这么快再开分店?白禾市和青云市,中间还隔着一个东临市呢,人家脑抽不就近去东临市,反而先来咱们白禾市?”

    看着蔡琴不断嘲讽自己,徐方差点哭出来。我真是秀兰的老板啊,你咋还不信呐?

    强忍着悲痛,徐方哭丧着脸道:“姐,刚才我说的那个赌约你还记得吗?要不是山秀大酒店的人太欠,我们何必隔一个市开分店。”

    迅速回想徐方给她讲述的赌约,她心里一个激灵。除了秀兰大酒店,谁敢、谁能保证三个月内,让山秀少一半顾客?

    蔡琴只感觉脑袋轰的一声,如同惊雷炸裂。

    卧槽,这小子真是秀兰大酒店的?老娘把秀兰大酒店的老板睡了?哇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“姐,你用这眼神看我干啥?”看到蔡琴盯着自己不放,徐方怕怕问。

    “快去,给姐炒两个特色菜尝尝。”

    徐方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