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03章 百万专利费
    让我涂?等她进门,徐方才意识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还有求于她,万一把她惹毛不干了,那就太亏了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姜先娜走出来,头发吹的半干,身穿一件浴袍,最上面那个扣子压根没扣,一对团子呼之要出,让徐方眼睛不断朝上瞥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招呼一声,姜先娜带着徐方朝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要怎么做?我伏着行吗?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,要不要配合针灸?可以催动药效,效果更好。”徐方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针灸?”姜先娜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徐方从兜里取出一盒银针,笑道:“我是一名中医,豆蔻泥的配方,也是祖传的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眼里有些讶异,点头道:“成,你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徐方看着姜先娜后背。

    想说就说,你紧张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怕你多想。”徐方有些尴尬,虽然姜先娜背对着自己,但团子的规模不小,从背后隐约能看到,深吸口气,急忙岔开话题:“我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后背,确实有一道疤,不知被什么划了,长约二十厘米,两指宽,长长的一条,虽然没那么恐怕,确实影响美观。

    将瓶塞拔掉,倒出一些豆蔻泥,均匀涂抹上去。随即五根银针出手,没入周围穴位。

    并没预想中的疼,甚至没有感觉,姜先娜好奇问:“你扎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捻动银针你感受下。”体内医诀运转,一道真气顺着银针涌入,淡淡温和的感觉传来,姜先娜瞬间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温热的,挺神奇啊。”姜先娜赞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正的中医,不过会的人不多了。”徐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职业就是中医?”姜先娜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在村里做一名村医,也兼职卖海鲜,开酒店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姜先娜不禁笑了:“你上班的时候还揽私活?貌似这私活比主业赚的还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村里人常年劳动,一般不会生病,家里有祖训,不能靠给人治病发财,不做点私活,日子真没法过了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手针灸不错啊,比我们学校的中医教授强,刺穴也得瞄半天,白瞎了教授身份。以后要是有机会,姐再给你介绍点私活,去青云大学兼职讲师,给那群中医药系的学生上上课。”

    “这感情好,赚了钱分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上一节课也就赚个几百,姐工资不少,不差这点。”虽然拒绝了徐方美意,但徐方如此上道,让姜先娜对他好感大增:“对了,刚看你紧张的,没谈过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徐方心一黯,叹道:“谈了一个,嘴都没亲过,跟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:“你那哪叫谈恋爱,那是过家家吧?我们学校那男女生处对象,大晚上的图书馆卫生间、教室,甚至操场都直接那啥了,你这太没出息了吧?不说大学,就连高中,初中,甚至小学生……哎,你这也太没出息了!”

    徐方哭丧着脸道:“大姐,不带这么埋汰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你都怎么过来的?左手还是右手?”姜先娜又问了句。

    徐方有些尴尬:“哪只都行。”

    针灸已经差不多了,徐方将银针一收:“姜教授,针灸好了,可以把衣服穿上了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却不着急,而是问:“徐方,这药膏真有效果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姐怎么谢你?”

    “啥也不用,”徐方看着眼中漾春的姜先娜,已经明白她的意思。不过眼前的人,要是欣姨或者秦珍那样的,或许自己就不忍了,但眼前的人,却是实打实的黄花闺女,结结巴巴道:“能把雪晶花的繁殖方式研究出来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培育豆蔻泥,可以挽救无数皮肤患者,这种忙姐一定得帮。算了,你再帮姐一个忙,姐这里还有道伤疤。”姜先娜转过身,指着肩膀道。

    徐方定睛看去,只见一个黄豆大小的伤疤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,不禁翻了翻白眼,这妞一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目光朝下,徐方的目光落在团子上。

    姜先娜虽然还是黄花女生,但已经29了,对一些事的理论知识懂的很。眼睛一扫,就发现徐方那动人心魄的弧度,心里自然清楚,眼前这犊子心里也有想法。

    嘴角得意一笑,姜先娜手一探,一把握住徐方。

    徐方身儿一僵,艰难道:“姜教授,这样对你不好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嘴一撇,道:“怕什么,现在哪还有女人不破身的?姐也不愁嫁不出去。你不是没见过女人吗,正好姐也没见过合心意的男人。今儿见你对胃口,给你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徐方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徐方心里所想,心里有些感动,不过箭在弦上,岂有罢手的道理,直接拉下徐方,低呼声:“用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看着脸颊嫣红的姜先娜,苦笑道:“姜教授,你可真有劲头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羞嗔扫了眼徐方,卵虫上脑过后,才后悔之前太冒失了,啐道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信不信姐不帮你做研究。”

    徐方吓了一跳,赔笑道:“这怎行,还指望你造福社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先放过你,咱这事不许说出去!”瞪了徐方一眼,姜先娜道:“做研究需要经费,而且时间周期比较长,快的话可能半个月,慢点可能得三年,你得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徐方点头道:“这我知道,你放心研究,初期经费大概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雪晶花个头不大,但构造比较复杂,等级较高,研究起来不容易。经费的话,二十万比较适合。不出意外,三个月能出成果。”姜先娜自信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惊讶,袁隆平为了培育杂交水稻,用了近十年心血才算完成,做科研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科研,只是单纯的让它繁衍,但三个月这么快的速度,还是大大出乎了徐方预料。

    “看来姜教授对植物研究很有信心,研究经费我给您转三十万,如果成功了我用一百万买下繁殖专利,您看可以吗?”。

    姜先娜吃惊的看着徐方一眼,如果自己研究成功了,加上研究经费,这小子投入的钱就是一百三十万。

    在科研这个圈子,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只要别人给了研究经费,到时象征性的发个十万或者二十万的奖金,这专利就已经属于别人了。像徐方出手这么大方的,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把银行账户给了徐方,徐方也不墨迹,直接将三十万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,你还这爽快。”姜先娜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正色道:“对科研人才必须得爽快,你们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精锐力量啊。”

    被徐方这么一捧,姜先娜心里舒坦,看徐方愈发顺眼,正想着和徐方多聊几句,就听徐方手机铃响了。

    “雨菲,怎么了?”看到来电,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徐总,出事了,有人来咱们新店闹事。”赵雨霏急切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咯噔,歉然朝姜先娜一笑,挥挥手示意告辞,迅速问:“我这过去,离你那不远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今天来了几个人,说要收星辰酒店的保护费,我已表明星辰酒店已经被我们收购,对方紧咬不放,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报警有用,他们之前敢收星辰酒店的保护费?”徐方心里冷笑,眼中寒芒一闪,深吸口气道:“让他们等十分钟,我亲自和他们谈。”

    想到徐方的生猛,赵雨霏心也松口气,道:“行,我再周旋下。”

    拦了辆车,徐方朝云龙区赶去。

    这里离酒店不远,司机在徐方不断催促下,十分钟就到了。

    下了车,看了眼酒店,星辰的牌子已经被摘下,而自己又订做的新广告牌,做好还得等明天。

    走进店内,只见十二三人,坐在大厅里吞云吐雾。赵雨霏很反感烟味,被呛的眼泪快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赵小姐是吧?你们老板啥时候来?现在开始计时,多等一分钟,保护费多一万,我劝你再催催。”为首一青年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狗哥,咱们是有原则的人,乱改保护费可不好。我看着娘们腿也松快,在这干等着,不如你俩找个房间舒坦舒坦,等爽完了再下来。”一旁站着贼眉鼠眼的年轻人,猥琐的挤挤眼,立刻引周围的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为首的狗哥,听后满意的点头。赵雨霏漂亮他早就看出来了,而且人家身上的气质,用现代话来讲,很有范儿。笑了笑道:“不错,乱改保护费是不对的,咱们得以德服人。赵小姐是吧,走,咱们找间房好好探讨会人生。待会你老板来,知道你给酒店省了一大笔钱,说不定会给你不少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一分钟一万,狗哥真是大手笔啊!”旁边的小弟们哈哈笑着。

    赵雨霏眼中含煞,心里又无奈又愤怒。正想偷偷报警,一道熟悉的身影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瞬间,赵雨霏的心就安定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