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102章 研究雪晶花的理由
    徐方险些哭出来,这楼明明是我的,怎么就被你们分了?

    最后楼的主人,连间卧室都混不上?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看着郑秀兰,徐方读出了她眼里包含的意思:你要是不把卧室给我,有你好看!

    “村长这么辛苦,当然是分给村长,这四间房大小不一样,你们怎么分的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“村长官最大,也是咱们一家之主,睡主卧。我平时要和秀兰姐讨论村子建设,就住秀兰姐隔壁。红艳妹子每天要早起,睡一楼比较合适。剩下的一间房,就留给邵静。”柳海连不愧是做工程的,划分的很合理。

    “那我住哪,你们考虑过吗?”。徐方委屈问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们也在讨论这个,”柳海连伸出俩手指,道:“有两个地方,你自己选一下吧。第一是阁楼,第二是客厅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振振有词:“那当然,而且优缺点很明显。阁楼风景不错,面积不小,睡一个人绰绰有余,设备齐全还算舒服。但正因为风景好,也有个缺点。我们要想上去看个海,房间被你占了可不行,不如做成休息室,咱们平时可以在上面开个啥的。”

    柳海连点头认同:“秀兰姐说的不错,客厅的优缺点同样明显。优点嘛,咱们沙发质量很好,一摊开完全能当床用,睡着也不委屈你。但毕竟你是户主,让你睡沙发不大合适吧。而且平时你换个衣服啥的,在一楼很容易被我们撞见,我们看着多尴尬?”

    徐方感觉再听她们多说一句,眼泪肯定就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丫的你们这话,明显不打算让我住这里啊!

    “这么一比较,我还是住阁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厅!”四女异口同声道!

    徐方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过饭收拾好碗筷,四女打算搬家。虽然赵红艳和邵静住的远,搬家却不麻烦。这里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很齐全,只要把衣服和重要物品带来,其他都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柳海连和郑秀兰不用徐方操心,正好下午徐方要去找姜先娜,想了想,挖出三株雪晶花,拿上昨晚配好的豆蔻泥,带着两女朝市区赶去。

    打辆车,先将两女送到家,让她们收拾好直接去九龙山脚,到时会有陈大牛来接,徐方便让司机师傅开往光华小区。

    路上,徐方想了想,还是打了陈姐电话。

    “徐方,找姐啥事?”陈美霞笑问。

    “陈姐,你还记得上次,你给我介绍的植物学家吗?我准备去拜访她,要不你先跟她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那边陈姐尴尬笑了笑,略带羞意道:“那个啥,其实我不认识她。就是想要你配的豆蔻泥,才给你出的主意。姜教授的电话,还是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的,姐想跟她说,她也不认识姐啊。”

    徐方听后猛翻白眼:“陈姐,有你这么坑兄弟的吗?”。

    “咯咯,要不姐赔偿赔偿你?”那边陈美霞笑的有点搔,最后还故意喘了下。

    “咋赔偿?”徐方心一漾。

    “待会来姐家,姐好好谢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约男人去她家,她家还没人,这暗示就很明显了。徐方嗯了声,含糊了过去。

    和陈姐说了拜拜,徐方想打姜先娜的电话。又听说那女人脾气古怪,万一自己说想去拜访她,被她一口回绝了咋办?

    不如直接过去,都到了家门口,不会把人赶出来吧!

    下了车,徐方就近找了家水果店,拎了几种水果就过去了。听那天的大叔说,她家在206室,爬上楼,徐方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不一会,门就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徐方脸上堆起笑容,看着眼前的人,笑容瞬间凝固了:“大……大叔?这……这你家啊?”

    江源看到徐方也是一愣,老脸微微一红,怎么也没想到,昨天还说不来,今天就来了。

    毕竟事关女儿终生大事,江源热情拉着徐方,笑道:“可不就我家嘛,不然我咋这了解娜娜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江源压低声音问:“不是让你买化妆品嘛,你拎着一袋子苹果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!带了。”徐方扬了扬手中的布袋子。

    江源此刻放下心来,让徐方坐下,给徐方沏了杯茶,便走到一房间门口,敲门道:“娜娜,有朋友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姜先娜哪来的朋友,不见!”一道声音传来,张扬的很有气势,有点像爱情公寓里面,扮演胡一菲的娄艺潇。

    “赶紧出来,真是朋友!”江源有些头疼,就他女儿这脾气,这一年不知气跑了多少追求者。

    连续喊了三次,门才被一女人不情不愿打开:“哎呀,做实验呢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实验,赶紧的,有客人来了。”江源狠狠瞪了眼女儿。

    姜先娜被拉到客厅,本还不情愿,看了眼徐方,眼睛不禁一亮。这家伙帅的虽然不明显,但眉清目秀,甚至还有些刚毅,两种气质融合在一起,倒是很耐看▲在那里温和沉稳,很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嗯,还不错,比追自己那群歪瓜裂枣强多了。

   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姜先娜对徐方倒没那么排斥,不过仍睥睨着徐方问: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徐方也打量姜先娜一眼,棱角分明的脸,大眼睛,长相与胡一菲真有些神似,徐方心一跳,这女人漂亮的很,怎快三十了还没对象?

    “是这样,听说姜教授在植物界,位于顶尖行列,我这有件事,想求下您。”徐方淡笑着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一旁江源瞪大眼睛,纳闷问:“你小子不是来追我女儿的?”

    扯到这话题,徐方有些尴尬:“我之前没见过姜教授,莫名其妙就喜欢,道理讲不通啊。现在看到姜教授了,咱这条件也配不上。要不,咱们先谈我这事。”

    江源心中默叹,知道徐方不是来追女儿,当即没了旁听的兴趣,不满的哼了声,整理下衣领出了门,对女儿说:“我去找你李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,找我啥事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生产一种药膏,配方中有一款药材,数量很少,很难采集,市场上也没人出售。我想请姜教授帮忙,看看能不能大规模繁殖。”

    提到植物,作为植物学家,姜先娜心里生出一丝兴趣,好奇问:“什么植物?说来听听,或许已经有培育方法,但还没人种植。”

    “雪晶花,我这有样品。”徐方打开袋子,从盒子里面取出三株递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雪晶花的样子,一根草茎上方有花朵形状,却又不是花△为一名植物学家,姜先娜还是第一次见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哪弄来的?”姜先娜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九龙山靠海的那座山头,多生在河边的背阴地方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点点头,心里大概有数,又问:“为什么要生产?别先跟我提报酬,我不缺钱。同样,我也不想做没有意义的事儿。这植物研究出培育方法,如果对社会有害,或者只是用做观赏,我可能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话说的很直,但徐方心里,却对她高看了几分。现在能有多少人,能摆脱金钱吸引?

    笑了笑,徐方又从袋子里,取出了豆蔻泥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看着精致美观的木瓶,眼中闪过一道惊艳。这木瓶看起来很灵动,应该不是机器雕刻出来。

    上面雕刻的宫装美女很是灵秀,豆蔻泥三个字,更是飘逸非凡。这个瓶子应该不便宜,里面装的应该也是好东西吧?

    压住心中好奇和贪念,姜先娜又把瓶子放在桌上,强调道:“我说了,先说目的,不要先许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要做的产品,叫‘豆蔻泥’,可以说是顶尖的化妆品,也能说是医疗药品。可以美容,有效改善皮肤肤质。同样可以祛疤,无论多严重的疤痕,只要涂上都可以让伤疤消失,并不留痕迹。更重要的一点,它全由中药配置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徐方无比郑重道:“如果能培育成功,得到的不仅仅是经济利润,更能造福人类。世界上每天有多少人皮肤受损,多少人因为毁容,丧失了继续生活的信念。多少人因为伤疤,自卑、抑郁、没有抬头的勇气……无论哪种理由,我都希望能把药材的繁殖方法研究出来。”

    姜先娜闻言一愣,这长相端正的家伙,充满正气说出这番话,竟然别有味道。一时间,姜先娜竟然看呆了。

    半天,姜先娜才回过神,作为一名博士级人才,姜先娜可没这么好忽悠,挑刺道:“你说的这么神奇,谁知道真的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你可以试试,不过姜教授皮肤保养的很好,用了效果估计不大。”再次打量姜先娜,皮肤要嫩出芽来,徐方奉承了句。

    “我背后有一道疤,小时候爬墙掉下来划的,怎么用?我先试试效果,如果效果好,到时我联系你。”姜先娜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将药膏涂到疤上,然后均匀涂揉,一分钟就好。换上干净衣服,就不用管了,明天一早就能见效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“姜先娜更不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真想骗你,可以说一个月甚至三个月,说明天,谎言岂不很快就被拆穿?”

    姜先娜想想也是,眼中闪过一道惊喜。女人都爱美,虽然那道伤疤在自己后背,别人看不到。但自己却因为这伤疤,不敢去游泳馆,不敢去海边度假,确实太丑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以后自己嫁了人,嘿嘿嘿的时候,被发现后背的伤疤,那多影响兴致?

    “你等会我,我去洗个澡,回头你帮我涂下。”说了句,姜先娜急匆匆跑向浴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