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94章 针对医德的叩问
    “请问汪子莲在哪间病房?一个出车祸的女孩。”徐方耐着性子问前台。

    “急诊室303。”一个重伤女孩拖了时间挺久,前台也知晓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徐方说着就朝急诊室赶去。

    “秀兰,怎么样了?”跑到三楼,远远地,徐方就看到郑秀兰她们坐在急诊室前,快速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情况很不乐观,刚跟医院签了免责协议,医生说救活的可能性只有两成。”郑秀兰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治疗?”徐方脸色又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家属不签字,医院就不给治疗,路上有点堵车,这个点才赶来。”郑秀兰眼圈有些红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听到郑秀兰确认,徐方抬脚将门踹开。而里面的情况,让徐方脸色更寒。

    里面三名医生,现在根本就没开始医治,而是慢条斯理的处理着心电图和氧气,甚至还有一名一声,盯着手机猥琐的笑着。

    门被踹开,三人吓了一跳,一中年医生怒道:“干什么你?不知道这是急诊室吗?”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徐方不由分说,拎着三人衣领就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秀兰,把门关上,拦着这几人,别让人打扰我,子莲能治好,让赵姐放心。”徐方说了句,郑秀兰反应过来,立刻关了门。

    “胡闹,他是什么人?这样病人出了问题你们谁负责?”那中年医生指着郑秀兰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签了免责协议,出了问题当然由我负责。不过面对急诊病人,三位还在这磨洋工,你们是不是认为,反正救不活,就不浪费时间了,是这样吗?”。郑秀兰咄咄逼人问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为首医生辩解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三个别装镊样了。”林香雪对徐方的医术很有信心,瞥了眼三人,道:“该忙啥忙啥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找院长。”这种把医生赶出来的事儿,他们还是生平第一次见,为首的赵主任一时不知怎处理,带着两人朝院长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徐方看着病床上的汪子莲,衣服血迹斑斑,脸色苍白,双眼紧闭,徐方伸手掀开她瞳孔,已经逐渐涣散放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偶尔微弱的呼吸,又和死人何异?

    拿过手术剪将她衣服全剪开,看到全身跟血人一样的子莲,徐方强压住心头的怒火,深吸口气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取十八银针,迅速封住她周身大穴,医诀迅速运转,一道真气探入汪子莲体内,检查伤势情况。

    每过一秒,徐方的脸色就阴沉一分。

    从伤势来看,汪子莲内脏出血,已经在里面淤积不少,如果当时能及时治疗,把淤血放出,再配合正骨、输血等,估计子莲早已度过危险期,何至于落到生死攸关的地步?

    又取出十一根银针,刺入五脏六腑,开始化解她体内淤血。

    体内医诀分出十一道线,引导银针开始有节奏的震动,一分钟后,只听噗噗几声,汪子莲嘴里就吐出两大口血来。

    淤血处理完毕,由于失血过多,迅速拔掉所有银针,又分出九根落在她身上,开始行起了补针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徐方已经满身是汗,将最后一根银针收起,终于不堪重负,一下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大口喘着粗气,看着逐渐又有了呼吸的汪子莲,徐方心头一松。

    将急诊室的门打开,看着站在门外的几人,赵姐、郑秀兰、欣姨、林香雪,徐方笑道:“都别担心,子莲的症状已经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姐精神一震,抹了把眼泪激动问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只要好好休养,过几天就能痊愈。这两天赵姐别回去了,找个宾馆住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知道女儿平安,对徐方的话赵姐也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徐方找个床单把汪子莲抱起,道:“走吧,不要呆这恶心的医院。”

    几女对这医院可没好感,纷纷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下楼梯,就被一群人拦下了。为首的梁查五十岁,担任二院院长。身后站着的,则是今天给子莲治病的三名医生。

    医院不少工作人员,也知道今天的情况,看着白床单裹着的人,一些还有善念的人,悄悄叹了口气。就因为钱没凑够,白白错过了救治时机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也很遗憾会有这个结果,虽然已经签署了免责声明,但我院方愿意免费提供太平间。”梁查走过来,彬彬有礼道。

    医院里有不少人,离得较近的人闻言,急忙避开,没想到这青年抱的还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称呼?”徐方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鄙人梁查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二院院长。”欣姨当年为了给小姐求药治脸,青云市所有医院都摸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太平间不用,给您家人留着吧。”徐方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话呢!”不消院长发话,身后那赵主任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?”徐方声音陡然拔高,双眼赤红吼道:“病人送到医院,已经生命垂危,你们第一念头不是救人,而是找家属要钱,电话已经跟你们说清楚,钱有,今天一定能补上,你们就在这耗着。病人已经重伤,就因为这点钱延迟治疗三小时,特么一条生命在你们眼里,还不如钱重要是吗?”。

    “还有,病人终于进了急诊室,你们三个,不仅不紧急施救,反倒磨起了洋工,你还玩起了手机!是不是强迫家属签死亡免责书,你们就可以心安理得看着病人死?谁规定这份协议,就能让你们漠视生命?你们以为穿上白袍,就能裹住肮脏的黑心?”

    徐方现在是个农民,但他消失的六年,却是实打实的军人。徐方这一嗓子,军人的气概顿时彰显,浑厚的声音如同滚雷,在整座医院内炸开。

    徐方这番话,也激起了不少人共鸣。现在看病难、看病贵、生不起病的情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不少人议论纷纷,相互吐槽看病的难处。更有些人直接叫了出来:“太过分了,这种行为应该举报到政府,不然有一天,咱们家人也出了意外,本来能好也被拖垮了。”

    梁查脸色一沉,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口无遮拦,沉声道:“医院也要经营,又不是慈善,希望年轻人能换位思考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确实不是慈善,谁他妈又说不给钱?大家看病哪个不给钱?出车祸算急诊,特殊情况特殊对待,梁大院长明白急诊的意思吗?你们作为医院的领导层,嘴里喊着为人民服务,却做着‘医生无德便有财’的事,我草!”

    “我十分理解您的心情,不过我们医院确实尽力了,不要什么脏水都朝医院方面泼,如果再无理取闹,只能让保安把你们请出去了!”梁查很是窝火,他已经看到不少人正拿着手机拍,这话如果传出去,或多或少是个麻烦事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,一院之长,压下本地媒体的手段还是有的,也不会造成多大影响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着瞧。”徐方冷哼一声,带着几女离开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走了,医院工作人员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猫小狗也就叫得欢。”梁查低声呸了句,也转头离开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听力颇佳的徐方,还是一字不漏听到了。

    青云市二院,咱们走着瞧!徐方嘴角扬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因为汪子莲身体很虚弱,就近找个三星级宾馆,安顿了赵姐母女。

    抓了药,等回来时,汪子莲已经醒了。从她口中,徐方几人才知道,子莲出去兼职时,发现一母亲没看住顽皮的孩子,就被他跑到马路中央,眼看着迎面来了辆车,子莲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最后那母子、司机都跑路了,还是好心路人打的&gt;

    平静的听汪子莲说完,徐方点点头,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等徐方从宾馆出来,林香雪问:“徐方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能咋的?拿炸药把他们炸了?”徐方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德行,你要是不出手,姐可出手了。”林香雪眼中精芒一闪,今儿确实把她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徐方急忙阻止,道: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所有人,徐方来到了二院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,当时离开的时候,二院对面的马路上,底层商铺有一家正对外招租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徐方打量下这里,大概三间房大小,五十平米左右,满意的点点头,打通了上面的招租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徐方说明来意,很快就有一年轻销售员过来:“先生,您看到这里刚才有人打电话吗?”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租商铺的,这个,一个月多少钱?”

    销售员眼中闪过一道质疑,但仍客气道:“这一套一个月一万五,三个月起租。一次租一年且交全款的话,可以优惠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先租三个月吧。”徐方一挥手,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爽快的付钱、签字,销售员脑袋有些恍惚,做了几年业务,就从没这么轻松谈成过生意!

    徐方又给“写意广告公司”打了几个电话,给做家具的陈姐打了个电话,又给百草堂打了个电话,最后又给一家军乐队打个电话,才算满意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,出来活动的人们,看着二院对门忽然新开的一家门面,眼中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只见这门面房上挂着一个很大的牌子,上面刻着四个大字——“徐家医馆”!

    不少看到的人,大多会在心里吐槽下,开在二院对门?这医馆老板的脑子应该先去二院治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