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83章 想把孙女嫁出去
    徐方听后砸了咂舌,一切是自己想简单了,本以为渔网下海,直接就捞上来,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,歉然道:“不好意思,我是个门外汉,一天两次撒网,这个可以接受。至于出海,一周可以休息一天,一般节假日比较忙,所以咱们的假期,可能和别人也是错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能理解,对了徐老板,你打算在哪片海域出海?”赵红艳问道。

    “岳海村那边海域。”

    “徐总真幽默。”赵红艳以为徐方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说认真的。”徐方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看徐方一脸郑重,赵红艳心里一突,不确定问:“去那做什么?直接在咱们这边码头不行吗?”。

    “修了码头?”赵红艳念叨一句,开始低头考虑。印象中的岳海村,可是非常偏僻,在那住肯定不可能。但自己现在,确实需要一份工作,不如先跟这家伙对付一段时间,打定主意,赵红艳才道:“徐总盛情难却,我确实有过去的想法,就是不知待遇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在陈姐那,月薪大概多少?”徐方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底薪七千,不过每个月都有业绩,大概能有一万,如果是去岳海村的话,我希望月薪不要低于这个数。”赵红艳说完,有些紧张的看了眼徐方。其实现在渔船操作员这行业,并不是很景气,普通操作人,一个月就拿个六七千,月收入到一万的可不多。

    而赵红艳最近,确实很缺钱。一年前她贷款买了房,本打算跟着陈姐好好干几年,把房贷还上,结果自己突然生病,一时断了收入。生活加上房贷压力,月薪六七千的话,自己日子过的就太艰难了。

    徐方的洞察力惊人,只是一眼,就看出赵红艳的心思。不过徐方知道,想留一个长期在身边的人才,不施恩泽根本不可能。而且徐方捕鱼的初衷,还是给自己酒店提供材料。捕捞到一条鱼能创造出的价值,远远高于其他渔民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徐方开出了价码:“我能开的条件也有限,底薪一月一万五。底薪一个月发一次,奖金不定期发,有可能一个月一次,也有可能一个月发十次。”

    草!老娘没听错吧?

    赵红艳有些失神,大眼睛充满难以置信,半天才反应过来,惊喜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,也不相信陈姐吗?”。徐方笑问了句。

    陈姐当时对赵红艳真不错,想到陈姐,赵红艳放下心来。看着徐方,感动道:“没想到徐老板这么豪爽,成,这事儿我答应了,什么时候上班,你尽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码头能建好,明晚你把船开到岳海村,后天正式上班。第一网赚到的钱,我会酌情给你包个红包。”徐方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等徐总消息。”赵红艳欣喜道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半天关于渔船的事儿,谈的也很投机。

    本来看徐方这身打扮,还以为徐方是个暴发户,但这穿着破破烂烂的人,却让赵红艳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不管是聊天文地理,还是聊各地趣闻,还是娱乐八卦,徐方说的东西,总让她心中佩服。等徐方提出回去,赵红艳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徐总,要不去我家坐会儿?”赵红艳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你家有人吗?”。徐方笑问了句。

    赵红艳吓了一跳,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想对自己做点啥?看了眼徐方,这家伙长的还可以,谈吐也称她心意,要是真被怎样了,自己好像也不咋吃亏。

    纠结了半天,赵红艳迷迷糊糊道:“好像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我去你家,别人看到还不误会。”徐方笑了笑:“我先回去了,明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等徐方离开,看着徐方的背影,赵红艳一时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打算回村里,忽然徐方一拍脑袋,这一忙,差点把拜师的事儿忘了。

    在商场里拎了几斤水果,徐方朝秦老家赶去。

    二十几分钟,徐方便到了秦老家门口,按了门铃,里面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:“谁呀?”

    很快,门就被打开,秦月儿精致的脸也露出来,看清楚来人,秦月儿柳眉一数,冷哼道:“哼,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我了?”徐方笑眯眯问道。

    “鬼才想你。”秦月儿瞪了徐方一眼。

    “月儿,是谁来了?”一道慈祥的声音传来,张莲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徐方给她施针后,按照徐方开的方子,连续服用半个月,现在走路已经和常人无异,甚至比同年龄段的老人更健康。

    一伸头看到徐方,婆婆高兴坏了,快速凑过来,拉着徐方就朝屋里走:“哎哟,小方,咋这么长时间也不来,婆婆可想死你了。哎呀,来了还买啥东西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在门旁的秦月儿,听到奶奶跟徐方念叨,差点把她憋岔气。她刚还说鬼才想徐方,这一下就把奶奶骂了。

    “最近一直忙生意,才得空,这不就赶紧来看看婆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好,老头子,老头子?还在屋里捣鼓啥呢,小方来了!”婆婆朝房间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喊了,秦老应该在忙呐,我等会。”徐方本想阻止,却没想已经来不及,在婆婆硬朗的声音下,秦鼎很快被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,秦老眼睛一亮,笑道:“哟,小方,快坐下,这一个多月的,我都去你那酒店吃了几次,也没见你来找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徐方有些尴尬,解释道:“本来前几天就该过来的,突然来了点事,就耽搁了。这刚得空,就赶紧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就好,前几天月月还念叨你,怎么还不来。月月,小方现在来了,待会你俩多聊聊。”张莲冲着秦月儿道。

    秦月儿又是一口老血,瞪大眼睛无辜道:“奶奶,我哪有念叨他?”

    “我说有就有,小丫头嘴咋这么倔。”张莲瞪了秦月儿一眼。

    秦月儿快委屈哭了,奶奶,就算你想把我嫁给这犊子,也别把你孙女抹黑的这跌份好不?

    “老婆子瞎念叨啥?年轻人的事儿,是你管得了的?”一旁秦老瞪了张莲一眼。

    秦月儿心中一喜,差点感动哭了,就差跪在地上大呼“爷爷圣明”,关键时刻还是爷爷靠谱啊。

    没等她发话,就听秦老爷子继续念叨: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奶奶说的也很有道理,你整天宅在家也不是回事,有时间多跟徐方出去溜达溜达。你们年轻人怎么发展,我跟你奶奶可不管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秦月儿又是一口老血,她忽然有些理解,当年诸葛亮三气周瑜,周瑜心里是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你真是我亲爷爷吗?以前还经常叮嘱我,找对象你们要严格把关,那如临大敌的模样,要是我真恋爱了,你俩恨不得要渗透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我们年轻人怎么发展,你俩就不管了?

    这小子究竟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药,咋就把你俩骗成这样?

    一旁徐方也听出了端倪,心头不禁大汗,这简直是朝外卖孙女啊,深吸口气,赶紧岔开话题:“对了,秦老,这次来,还是想跟您学习下雕刻这门艺术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秦月儿险些炸毛。本姑娘如花似玉、沉鱼落雁,爷爷奶奶拱手把老娘送给你,你不感恩戴德就罢了,竟还一脸嫌弃岔开话题?

    提到雕刻,秦老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一直唏嘘,自己这手雕刻手艺,很难找到合适的传人。他现在只想找一些品行不错的好苗子,能把自己这门手艺传下去,至于门生能学多少,看各自本事。

    徐方的出现,给了他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“哦?这一个月,你雕刻出什么东西了吗?带来的话拿给我看看。”秦老爷子期待问。

    徐方一瞬间被问住了,自己这一个月,唯一雕刻的东西,就是球体≤不能回答“我雕刻个球”吧?

    “这个月就雕了一种东西,样品没带。”徐方尴尬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半吊子,当年学习雕刻,就算没认真学,第一个月也雕了几件东西来。一个月就雕一件,也好意思来拜师。”终于逮到个机会,秦月儿毫不客气的打击徐方。

    秦老心也一沉,一个新手,这么久就雕刻一件东西?月儿话虽然说的重,但自己心里,确实也那么想的啊,叹口气道:“一件也不错,我给你的那本书,其实已经把雕刻艺术讲全了,你多看多练,坚持下来也能小有所成了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里了然,秦老这话的意思,明显是对自己失望了。不拿出点本事,秦老肯定不收自己这个徒弟,深吸口气,徐方道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那本书之后,应该还有两本书吧?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见过,有啥两本?”秦月儿嘴一撇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而秦老的手,却不自觉的颤抖了下,强压住心中的惊涛骇浪,平静问:“什么两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