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78章 食材解封
    “你是徐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白无常说完,徐方的拳头如同雨点,紧密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白无常身上寒毛竖立,在青云市地下圈子混迹多年,经历了无数次战斗,无论从爆发力、力道、速度、进攻角度,都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但面对徐方,他却深感无力。

    白无常对徐方三次攻击。

    当他挥出第一拳,徐方选择和自己硬抗,自己硬生生被震退一步。

    当他挥出第二拳,徐方却后发先至,直接让他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第三次,白无常用了匕首。当那惊艳的一撩,空气似乎都被划开。白无常毫不怀疑,这一匕首定能重创徐方后的结果,却是这家伙身体,竟然扭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,愣是躲了过去。而自己虎口一麻,徐方一拳重重轰在自己手腕,匕首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力量,比不过!

    速度,比不过!

    进攻角度,比不过!

    而且看徐方,还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,根本没动全力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徐方如一座大山,横在自己面前。那让人高山仰止的气势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颇为忌惮的盯着徐方,甚至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白无常苦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盯着白无常,好奇问:“看你第一拳,有南山霹雳拳的精髓,你和‘火拳’石信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白无常心里一咯噔,并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当徐方看到白无常眼底的那道惊色,就知晓两人关系不一般,笑了声又问道:“虽然你的拳法,有霹雳拳的精髓,但你之前所学的拳法,却是‘流云拳’白枫的本事,你认识白枫,应该比认识石信更早些。”

    此刻白无常再也淡定不了,震撼的看了眼徐方,冷声道:“我们之间的恩怨,请不要牵扯到其他人。不遵守江湖道义,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倒是没牵扯别人,要是见到他们一声,跟他们说清楚,那个摆弄银针的人,今儿可不是故意欺负你。对了,我希望今天,能看到秀兰的供货渠道恢复正常。”说罢,徐方潇洒转身,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着徐方离开,白无常眼中尽是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拨通了一个许久未联系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小尽,什么事?”一道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,从话筒传出。

    白无常名为白尽,这次他正是打给他师父——“火拳”石信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声音,白无常立刻恭敬道:“师父,想跟您打听一个人,不知你有没有听说一个叫徐方的人?”

    “没听过,怎么了?”石信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栽了。”白无常艰难道。

    “栽了就栽了,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,江湖中输输赢赢还不正常?”石信慢条斯理的说着。

    白无常了解自己师父,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惊,心性已经到了古井无波的境界。虽然雅号“火拳”,但给人的感觉,却文雅温和。

    咬咬牙,白无常才道:“他一眼看出我的路数,还道出了您的名字,我还以为您跟他认识。”

    听到爱徒的话,电话那头的石信有些吃惊≡己徒弟的本事,他最清楚不过,内江湖中,也算出名的好手。而且听对方的语气,似乎还认识自己?

    “他还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让我转告师父一声,当年摆弄银针的那人,不是故意欺负我。”面对师父,白无常不敢有任何隐瞒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白无常清晰的听到,师父那边有茶盏打碎的声音,不待询问,就听师父急切的声音传来:“那人二十多岁,身高大约一米八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起了冲突?”石信追问。

    “是,有一些小矛盾,怎么了?”白无常心里一慌,印象中,师父一直淡定如山,何时如此急乱过。

    “你个龟孙儿子,我草你大爷,你他妈也不小了,小时候是吃屎长大的,还是眼睛借屁股用了!混账东西,今儿,立刻滚过去给他赔罪!”话筒中,之前所有温和的口气一干二净,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愤怒!

    能让师父生这么大气,这里面肯定不一般,强忍住心头慌乱,白无常惊问道:“师父,那人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来头你麻痹,滚去问你爹去!”又骂了一句,只听啪的一声,石林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,白无常有些懵逼,这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那徐方,还是哪个大人物?

    师父因自己招惹徐方愤怒,白无常不敢大意,又翻出一个手机号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某座大山脚下,一头发半白的老者,正在院子里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一道铃声传来,打破了院内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草,哪个不长眼的。”嘟囔一句,老者醉醺醺的从怀里掏出一老人机,看了眼号码,按了接听就骂道:“小兔崽子,闲的没事给老子打啥电话?”

    白无常闻言皱了皱眉头,自己老爹一直这脾气,和自己说话就没有过好语气,这也是他今儿出事,却先给他师父打电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我跟你打听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?婆婆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也不怠慢,把今儿发生的事儿,一五一十全摊了出来。

    半晌,也没听到老头子有回复,本以为老爹没听自己说话,就听话筒里传来一道厚重的粗气,伴随而来更是绵延不尽的咆哮:“你他妈缺心眼,还是脑子缺钙,老子当时怎没把你射墙上!我草你母的,长这么大,就只有吃屎的用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,白老爹足足骂了五分钟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无常也不敢挂掉,只能皱着眉听完,既然老爹没挂电话,说明还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喘口气的白枫再次开口:“你他妈脑子被驴踢了?还是脑子成浆糊了!能蠢成这样,你这么多年在外面,孜孜不倦的钻研蠢功?”

    白无常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白老爹又骂了五分钟,终于还是心疼自己儿子,怒道:“三年前,徐神医救过你爹我一命。两年前,又把你师父那条老命捡回来了。你良心被狗吃了,竟然对徐神医动手!”

    白无常闻言一愣,怪不得师父发火,怪不得自己老爹怒气冲冲的,感情徐方是二老的救命恩人?那自己处处针对徐方,还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再说,就你那两下子,也敢跟徐神医比划?当年我跟你师父联手,连人家衣角都没碰到,你又算什么东西?”白无常继续怒骂:“你知道多少人欠徐神医的人情?实力超过你的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。有钱有势的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。没把你打死,你就该磕头谢老天爷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白枫足足念叨了十分钟,终于撂了最后一句:“赶紧滚去赔罪!”

    白无常都不知自己怎么挂的电话,他了解自己老爹,性格刚直,说一是一说二是二,可不会糊弄自己。那么牛逼一人,最后放他一马,应该完全出于自己师父和父亲的面子吧?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,一摸后背,竟然已经湿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,青云市地下势力再次震动了下。

    最开始秀兰扫了冯爷面子,大家对秀兰还有几分期待,没想到冯爷第一次试探,秀兰就直接认了怂,去了别地采购牛肉。

    本来大家对秀兰已经失望透顶,却在刚刚,不少区的大混子都收到了消息:秀兰大酒店一切供货渠道正常!

    从断掉小黄鱼供货渠道,到牛肉和小黄鱼渠道全部开放,这一切不过才两小时!

    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,冯爷也没朝外说。

    难不成秀兰大酒店背后,还有强者撑腰?六区的大混子全部出动,纷纷朝上头打探,有没有市里官员帮了忙。

    不过查了半天,也没半毛关系——没有任何人帮秀兰大酒店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秀兰大酒店的名声,在圈子里逐渐传开,甚至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这新开的酒店,不简单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把事情处理完毕,徐方就朝岳海村赶去,还没到地,就接到了赵雨霏的报喜:“徐总,咱们所有供货渠道,又全部恢复了,您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他们良心发现吧。”徐方不愿居功,一句带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又称赞了赵雨霏最近工作不错,徐方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又是林香雪打电话来探底。虽然徐方并没承认,但聪慧过人的林香雪,从徐方并不吃惊的语气中,还是猜出了这事,一定是徐方解决的。

    也没见他大张旗鼓,此事就这么带过了?这犊子身上,究竟有多少秘密?一时间,林香雪对徐方充满了兴趣。她却不知道,女人一旦对人起了好奇心,就再也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把两女都应付过去,开着摩托艇的徐方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儿虽然成功解决,但也给他敲响了警钟。货源简直太重要了,一旦货源断了,酒店生意也甭想做了。

    秀兰现在,还是缺铁杆级别的供货渠道。

    现在扇贝、海蟹和龙虾,这三种海鲜的供货商,虽然就是徐方本人。但这么捕捞下去,估计过不了多久,扇贝这些货源就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铁杆级的供货渠道不好找,如果自己也无法提供足够的资源,下次再被人切断货源,就真被别人牵鼻子走了。

    徐方眼睛一眯,一条计策突然在脑海浮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