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77章 白无常
    “办法……”徐方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办法倒还真有,比如郑秀兰背后的能量。谢氏集团谢墨想娶郑秀兰,只是利益联姻。谢氏集团的能量其实不小,如果是普通小家族,早巴不得倒贴过去,而郑家却能一拖再拖。如果找郑秀兰求她家人帮忙,一个七星区的大混子,还真不是回事。

    再比如林香雪,这妞身上与生俱来的高贵,绝对出自豪门。现在还一副恃无恐的样子,明显有自己底牌,想来背景更不一般。

    徐方不想麻烦郑秀兰,同样,林香雪也不想靠家里。这个问题,就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“冯朝跟养牛场,有什么关系没?”徐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关系倒没有,不过道上混的,多多少少会给冯朝点面子,咱们只是一家新开的酒店,因为咱得罪了冯朝,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虽然徐方平时不在酒店,但酒店依旧给徐方配了间办公室▲在椅子上,看了看周围的硬件措施,真心舒适。

    让赵雨霏来自己办公室,当办公室里只有两人,赵雨霏想到前几天,自己误会徐方的事儿,心砰砰直跳。这次徐方叫自己来,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这房间隔音效果挺好。”徐方念叨句。

    赵雨霏脸一红,这徐总真是的,在自己家那么好的环境不做,竟然喜欢在办公室玩这个。虽然对徐方有些好感,但要真在这,她还是不好意思,小声道:“徐总,万一被林总她们发现了不好。”

    徐方不禁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自己之前的话暗示效果太明显,尴尬道:“一时口误,你别误会。刚刚那家养牛场,联系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咱们的需求量没那么大,一天牛肉的消耗量,也就两头。我让他们宰好,直接冰袋冷冻运来,运费二百左右。”

    徐方点点头,一头牛的重量,其实没多少。虽然个头不小,但轻的很。能长到六百斤的牛,就算很肥了。这点肉,确实走物流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又夸赞了赵雨霏几句,便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今儿徐方没离开,而是留在市里,着手调查冯朝。一下午的时间,冯朝的老底,也被徐方摸的清楚。

    冯朝是七星区的大混子,七星区一些酒店、KTV以及一些会所,都受到冯爷保护,而保护费的利润十分可观,几乎每年都能从各家盈利中,抽取10%25~20%25,可谓日进斗金。

    当然,青云市地下势力中,公认的领袖人物,还是老一辈人物——赵龙云,青云市六个区中,最大的吸金公司,都由他来罩着。

    保护费并不能满足冯朝胃口,他收入的主要来源,还是灰色地带。比如色、毒。

    冯朝手底下,大概有近千号人,其中最厉害的两人,被道上人称黑白无常。

    一切调查清楚后,徐方给秦珍通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知道徐方今儿不走,秦珍二话没说,直接把徐方带回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秦珍去上班后,徐方就呆在秦珍家,上网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,赵雨霏又给徐方通了个电话,听到赵雨霏给的通知,徐方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自己担心的事儿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小黄鱼的供货渠道,也断了。

    青云市地下势力,目光重新落在了七星区。不少人本就关注冯朝与秀兰之间的恩怨,冯爷封了秀兰大酒店的牛肉供货渠道,大家本以为秀兰会迎头对抗,却没料到秀兰竟然委曲求全,换了个老远的地儿采购牛肉。

    秀兰大酒店,五道主打菜,如今被封锁了俩,估计不出几天,秀兰就真要倒闭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其他区的大混子,纷纷失望起来。本以为这次能趁乱分一杯羹,没料到冯爷竟然这么快就摆平对手。

    北斗会所顶层,冯朝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:“一个小小的秀兰,都敢在七星区蹦跶,现在的人,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脸上露出轻松的笑意:“不懂规矩,那就好好教训他们,让他们懂点规矩。对了冯爷,要不要今天找他们谈谈,要是他们愿意把利润分出50%25给我们,以前的过失可以从轻发落,不然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白无出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冯朝眼中闪过一道狠辣,道:“你们两个随我作战多年,现在老黑受了委屈,要是因为钱就能放过他们,岂不寒了兄弟们的心。这仇,一定要报,秀兰,也一定要除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眼里闪过一道暖流,恭敬道:“冯爷,那接下来,咱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继续查,查清楚扇贝、海蟹和龙虾的供货渠道,全面封锁他们食材原来,到时咱们再找他们谈,套出他们配方。那时,秀兰大酒店就没必要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!我继续查,那三道海鲜的供货商,已经有眉目了。”白无常伸出大拇指,随即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。

    徐方穿好衣服,慢条斯理的吃着饭。心里正犹豫,是直接杀到北斗会所,还是找沈市长寻找帮助,就接到了大牛的电话。

    徐方心中一动,筷子直接撂下,直接朝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大牛,什么事?”徐方简洁问。

    “小方,有人不要咱们给秀兰大酒店送货。”陈大牛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徐方眼皮一跳,暗道果然是此事,不动声色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陈大牛没说话,电话里就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:“兄弟,鄙人匪号白无常,不知你听说过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没料到徐方如此直接,顿了顿道:“没听过很正常,等到了一定层次,自然会听说。我现在命令你,以后海鲜禁止往秀兰大酒店供货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兄弟有没有时间?如果你不明白,咱们可以面谈下。”白无常阴沉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定个地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来北斗会所,我在二层201房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分钟后见。”定个时间,徐方心里冷笑,正想找你呢。

    “爽快。”白无常也笑了笑,眼神一片冰凉。将手机朝陈大牛怀里一扔,直接朝北斗会所行去。

    “草,什么素质!什么玩意!”陈大牛被白无常整的有些懵逼,以后不送货自己怎赚钱?想断俺大牛财路,还浪费老子电话费!反应过来的陈大牛,冲着白无常背影吼道。

    已经走远的白无常差点岔气,妈了个巴子,这么多年还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。不过急着见那个海鲜老板,以后再来收拾你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徐方到了会所门口。

    看到一声大裤衩的徐方进来,门口保安立刻把徐方拦下:“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201要见我。”这里人不少,徐方不愿当众生事。

    保安闻言一愣,之前白爷确实说过,他在201等一个人,难不成就是这小子?立刻换上讨好的笑脸,请徐方进去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徐方直接上了&gt;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徐方敲了三下门。

    “等会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尖锐,应该是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人。徐方耳力甚好,一下听出里面的人,应该坐在哪压根没挪,还有慢悠悠喝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徐方可不管门有没有反锁,压根就没用手试,一抬脚踹过去。

    白无常被吓了一跳,一口水还没来及咽下去,因为惊吓立刻呛着了。眼神冰冷的看着徐方,幽深问:“你就是那个海鲜老板?”

    徐方将门关上,温和笑道:“可不就是我,对了,大老远叫我过来,不知有何要事?老子平时忙得很,耽搁我赚钱,别怪老子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白无常有些明白今儿那傻大个,为什么这么横,感情他老板也这鸟样,一路货色。

    毕竟拿到了秀兰大酒店的秘方,还需要这犊子来供货,强压住心中怒火,白无常道:“只有一件事,以后不要朝秀兰提供任何海鲜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海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卖给其他酒店不行?”白无常差点控制不住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这海鲜都是优质货,别家可开不出这高价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无需担心,以后这些货直接朝明月楼运,去了报我名,他们会等价给收购。”

    “等价格我何必换酒店,这道理都不懂,”徐方打量一下这间屋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:“我说客人上门,连杯水也没有,礼数不行,教养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只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。

    让我给你倒水?礼数不行教养不够?这么多年,谁敢在白爷面前这么横?这种愣二缺,只有把他打疼了,打怕了,才能跟你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行,那先让你见识下白爷的礼数,然后再谈。”冷笑一声,白无常手快速一探,朝徐方脖子抓去。

    白无常已经计划好,把这小子抓过来,先一顿耳巴子,再卸两条胳膊。眼看着就要抓住这小子,忽然心神一凛,感觉一道危险气机传来。

    不待他反应过来,就见一只大手直奔自己。

    “啪!”这一巴掌快若闪电,白无常甚至没看清楚,就感觉头一歪,脸颊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白无常心里,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,一个海鲜贩子,竟然有这等身手?

    “你这礼数爷吃不消,不如让你尝尝徐爷的礼数。”徐方低喝一声,如同猛虎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闻言白无常脑海,顿时滑过一个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