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72章 喵呜
    周家一众人闻言,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周碧华看了眼周芸,发现自己女儿震惊的样子,心知这事女儿并没告诉徐方。激动道:“徐神医说的没错,不知家父究竟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莫老也疑惑的看着徐方,周老爷子的病,他也看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周老爷子体内有东西,我开副药方,你们快点抓药来,有纸笔吗?”。

    “周芳,去拿纸笔。”周章冲自己女儿道。

    很快,纸笔就拿过来,徐方提笔写了十四味中药,立刻有人去抓药。

    “小方,这结果你是怎么判断的?”莫老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哪怕是不懂医术的周碧华等人,也都听懂了。

    莫老眼睛一亮,赞道:“小友这分析,真是鞭辟入里,简单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莫老过谦了,判断是不是正确,待会才能知道。”徐方谦逊道。

    周家能力显然不小,才半小时,药材都被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煎了药汤送来。”徐方吩咐一句,便让人把周老上衣脱掉。

    “周老,我给您针灸,方便待会治疗。”徐方温和道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心大的很,笑道:“你尽管折腾,就算把我折腾死了,也跟你没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大度的老人,徐方心里闪过一道感动,深吸口气,从怀中取出十一根银针,手一抖,银针如龙入深渊,迅速刺入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莫老眼中精芒一闪,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,徐方医术虽然看着不错,但针灸这玩意,没日久天长的积累,很难成火候。

    他对徐方的针灸水平原本还有些怀疑,但这熟练精准的刺穴,莫老扪心自问,自己好像——做不到?

    学中医苦,大到针灸刺穴、辩药识药,小到写字、背诵药方,都需要耗费很多精力,因为其中太苦,现在真能苦心学中医的人,太少!而一些没本事的人,却经常打着中医的名号招摇撞骗,这也是为什么中医落魄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时间,莫老眼中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中医,后继有人!

    等这次治疗结束了,自己一定要把他招到中医协会来。

    莫老瞪大眼睛,聚精会神的看着徐方施针,越看心里越满意。

    周家众人也一脸惊奇的看着徐方施针,虽然看不大懂,但徐方那刺针手法,就让他们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药汤就被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众人闻着那恶心的味道,一个个捏着鼻子,哪怕的周老爷子,此刻也一脸嫌弃的看着药汤:“好臭,老头子不想喝。”

    噗!徐方有些无语,笑道: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喂老爷子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劝说下,周老爷子才不情不愿的喝下。

    等一碗药喝完,徐方让周老爷子坐直,体内医诀运转,真气顺着银针捻动,一点点浸入周老体内。

    约莫五分钟,徐方看着周老胃部有些痉挛,手快速将银针全部收回,就听“哇”的一声,周老爷子就吐出来。

    徐方眼疾手快,脚一挑,早准备好的盆落在手中,稳稳当当接住。

    腥臭的味道传来,屋内也就徐方能保持神色入场。看了眼呕吐物里面,徐方用镊子轻轻一挑,就挑出一只细若发丝、约莫一厘米长的红色东西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东西了。”徐方将这玩意捏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凑过来一看,这红红的线条状虫子,在镊子下竟然还不断扭动。

    一些女人看着脸色苍白,周芸和周芳,更是直接捂着嘴跑出去。

    莫老看着那条虫子,眼中闪过一道讶然,惊叹道:“小方,你这医术,老朽算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莫老比,我这还差远了。”徐方并不倨傲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虽然刚吐过,但并没有多么虚弱,几分钟的工夫,脸上竟然多了一分血色,惊讶道:“咦,刚吐过,咋感觉精神还好些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虫子不断抢夺您老体内的养分,现在吐出来一部分,您体内营养,就被自己吸收,精神自然就好一些了。”徐方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“徐神医,我父亲这病,是不是就算好了?”周碧华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这次只排出了一部分,还需要每天坚持,还是按照这幅药方,每天一次,坚持半个月就可排除干净。到时适当吃一些补品,逐渐就能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周碧华一拍徐方肩膀,惊喜道:“神医,这次诊金多少?您开个数,我这给您转账!”

    “六十块,现金吧,也没多少钱。”徐方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?”周碧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错,就是六十块。”徐方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瞧不起我老周家是吧?碧华,给徐神医转一千万过去。”周老爷子振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周碧华点点头,虽然听着不少,但对周家来说,一千万治好周老的病,简直太划算了!而且能交好徐方这样的神医,对周家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徐方听后心都在滴血,老祖宗,一千万啊!这可是一千万!有了这钱,岳海村的建设还不分分钟就展开了!

    深吸口气,徐方拦住了周碧华,道:“千万别,祖训规定,医者行医天经地义,不能靠医术谋财,这诊金最多收六十,多了一分不要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一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!”周碧华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,把诊金结了我就回家。”徐方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众人多次劝说无果,只得作罢,当周碧华递给徐方一张一百元钞票,徐方又找了两张20的纸笔,周碧华差点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也太特么扯淡了!这么严重的病,竟然六十块钱就搞定了!

    “对了,小方,咱们周家是做宠物生意的,你有没有喜欢的宠物,让碧华给你带几只。藏獒喜欢吗?纯种的,成年藏獒能干过一只黑熊,威武的很。”周老爷子躺床上问着,今儿要不给徐方一些好处,估计周老心里是过意不去了。

    徐方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藏獒他确实喜欢,只是养这玩意忒贵了,自己哪有这闲心养狗。

    不过郑秀兰曾经提过,她想养一只猫,而且海边鱼儿多的是,养猫最划算。这抠门货心中算计半天,笑道:“不知有没有好看点的猫,正好家里有人想养一只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周碧华顿时高兴起来,一拍大腿道:“早说啊,我店里才引进几只土耳其梵猫,长毛猫,长的好看,高贵,很适合饲养,我这打电话叫人送几只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多,一只就行,多少钱?”徐方问。

    周碧华黑着脸道:“徐老弟,你这样可就是打老哥脸了。诊金你都没收,这猫我再收你钱,我做人还有良心吗。”

    当梵猫送来,徐方仔细打量,还是一只幼崽,中长度长毛,被毛白而发亮,毛质如同丝绸。除头耳部和尾部有乳黄或浅褐色的斑纹外%2C没有一根杂毛。小耳朵大眼睛,看起来很招人喜。

    这猫送给郑秀兰,估计那妞得乐呵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猫性子温顺,健康活泼,与别的猫不一样,这猫爱游泳。”周碧华介绍着梵猫。

    徐方眼中闪过一道诧异,这猫果然不一般,急忙跟周碧华道谢。

    又客套几句,本想把徐方留下来吃饭,但徐方着急回去,周碧华只好送徐方回家。

    车里,莫老与徐方坐在后面聊着。

    “小方,不知你师承哪一脉?我怎么没听过。”莫老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没听爷爷说过。”徐方摇头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人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去世了。”徐方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又深问了徐方的身世,当知道徐方还是一名弃婴,莫老不禁感慨徐方的命途多舛。

    唏嘘一番,莫老突然问:“对了小方,你有没有兴趣加入中医协会?我想举荐你过去,一旦加入,以后你想在医路发展,会顺利的多。”

    徐方六年随军征战,早已厌倦加入任何势力,当即摇头拒绝:“谢谢莫老好意,暂时还没想加入任何地方。等以后想进去了,再来叨扰莫老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对了,以后有时间,经常去我那坐坐,还有一些医术问题,想跟你交流交流。”莫老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行,最近我就去拜访您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路聊着,本来徐方让周碧华先送莫老回去,但两人也想知道徐方住哪,非要送徐方回家。无奈之下,徐方带两人来到了九龙山脚下。

    直到徐方骑着摩托艇离开,周碧华和莫老仍有些懵逼。小方这出行方式,未免太独特了些。

    徐方回到家,都已经八点。

    不过岳海村海岸,却是篝火点点,还有不少游客,在岸边烧烤、唱歌。

    看着热闹的海边,徐方心里颇感欣慰。

    到了家后,门已经反锁,估摸着两女都已经睡了,徐方纵身一跃就跳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——”一阵冲水声传来,正朝前走的徐方,一偏头就见柳海连在冲凉。

    因为长的清瘦,那俩团子格外的晃眼。徐方呼吸一窒,一时有些做贼心虚。

    大爷的,怎么每次翻墙进来,都能遇到这尴尬的场面!

    本想悄悄再翻墙出去,然后敲门进来,却没料到背后的猫包里,传来一道清晰的叫声:“喵呜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