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22章 你有几成把握?
    等徐方一走,秦珍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呼吸≡己果然没看错人,那货壮实的跟牛犊子似的。

    再说徐方临着布袋子,在酒店门口等了没多会,就见一辆黑色奥迪出现。

    徐方很自觉的拉开车门,坐在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欣姨打量了徐方一眼,结实的身材,刀削般的侧脸,让她心中有些怪异≡己都年近四十,看这小子怎还有一种越看越顺眼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当欣姨看清楚徐方的穿着打扮,不禁翻了个白眼。一件短袖文化衫,印着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字样,再配上一个大裤衩,加上放在一边的布包,活脱脱的农民工。

    “穿成这样进五星级酒店,整个青云市你也是独一份了。”欣姨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想到徐方给自己治病,最后只收了六十,如果这就是他平时收取诊金的标准,别说青云大酒店,普通三星级酒店都够他肉疼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欣姨,你让我看的人病情具体如何?”徐方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受伤的是我家小姐,名叫林香雪。两年前遭受一次火灾,面部一半烧伤,身上也有灼伤痕迹。已经过去这么久,伤疤想消除是不可能了,只是因此小姐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,已经两年,没再开口说一句话,也没出过门,看了很多名医,最后都束手无策。这次叫你来也是看看,不管最后成不成,好处都不会少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处再说,先去趟百草堂。”

    欣姨眼中闪过一道赞赏,这些年为了小姐的病,她也见识过无数医生的嘴脸,徐方这副淡然的神态,没有一丝做作。

    到了百草堂,徐方直接下去,一口气买了二十七味药材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欣姨把车子驶入一别墅内。徐方打量着周围,地高、靠海,无论是气候还是采光都堪称完美,嘴里不住念叨:“青云市好歹也算是二线城市中比较出色的,这里房价少说得两万一平吧?没想到你家小姐还是个土豪,要是治好了,一定得好好宰一次。”

    欣姨心里一咯噔,这犊子的画风转变的太快了吧?让他狮子大开口,得要多少?没等她过分担心,徐方开始继续念叨。

    “诊金怎么也得过百,加上咱找药材还找了一上午,怎么也得收个两三百。”

    看到徐方一本正经的念叨,欣姨险些吐血,大爷的两三百?这还叫痛宰一笔?你丫存心吓唬姨是吧?气愤之下,欣姨脱口而出:“你要真治好了,姨陪你住一晚都行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算是食髓知味,笑眯眯点着头应承下来:“多谢欣姨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欣姨才想到自己刚说的啥。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一咬牙道:“德行,能治好再说。”

    带着徐方来到二楼,欣姨在靠北的房间敲了敲门,随口带徐方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很暗,窗帘都没拉开,徐方迅速打量一圈,房间内的装扮,不同于一般女人的温馨,反而有些单调。一张床,一张桌,一把椅子,就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一位年轻女人坐在床沿,带着口罩、帽子、墨镜,身上一件大衣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如果不是空调温度很低,估计这天也该捂出来痱子了。

    对徐方的到来,女子甚至看都没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就是我和你提到过的神医,莫老专门让他来试试。”不管小姐能不能听到,欣姨还是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徐方眼睛贼毒,哪怕屋内很黑,那女人戴个墨镜,依旧能看到她的眼睛。打第一眼看到她,徐方就感觉林香雪已经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。

    自闭症,一般是自己锁上了自己的心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如果解不开她自闭的原因,这病还真不好治,只是不知她已经严重到了什么程度?

    盯着女人眼睛,徐方张口道:“欣姨,开灯。”

    当看到女子眼中的愤怒、恐惧的神色,徐方心里微疼。这女人,不知承受了多大的心里创伤。不过徐方心里也松了口气,既然这女人还有反应,这病,还是很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不喜欢有光。”欣姨神色不善在一旁提醒,这件事她刚还和徐方叮嘱过,这货怎么又提?

    “你身材很好,脸型也是瓜子脸,很好看。如果我没猜错,你一定是双眼皮大眼睛,哪怕不用看清楚你的脸,也能迷倒一大片男人。”徐方笑了说一句,那女人眼中竟然闪过一道亮色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方对林香雪的病,已经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这女人抑郁,是因为脸上的疤痕造成的。如果不解决根本,无论用其他什么办法,都很难缓解症状。

    “我能治好你脸上的疤。”徐方直接下了一剂猛药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徐方所料,听到徐方的话,林香雪身体一震,原本无神的眼睛,瞬间充满了神采。

    喉咙动了动,一道酥柔的声音传来:“真的?”

    一旁欣姨眼珠子险些瞪出来,如果不是她及时捂住嘴,估计要叫出声来。眼中折射着惊喜的光芒,整整沉默了两年,大小姐终于张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,不过需要你配合治疗。时间不会拖太久,明天一早可以看到疗效。”

    看到徐方自信的模样,林香雪犹豫良久,才点头道:“好,我愿意配合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口罩和墨镜摘了吧,我检查一下。”徐方轻声道。

    迟疑片刻,林香雪终于将口罩摘下。眼睛一下的地方,赫然全是伤疤,如同老树皮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一旁欣姨忍不住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徐方知道,现在的林香雪心灵很是脆弱,自己如果表现出任何异样的神色,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。所幸徐方做军医多年,比这恐怖的伤口不知见过多少,一时间竟是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徐方端详半晌,才点点头,坚定道:“你真漂亮,这也能治。”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的功夫,竟然让林香雪精神恢复了不少,看着徐方,声音酥柔道:“如果能治好,我会答应你任何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嗯,稍等,我出去配个药。”徐方说罢,便带着欣姨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门,欣姨终于敢开口说话,拽着徐方急促道:“小徐,你可真行,一见面就能让小姐开口说话,这病你真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林姑娘的精神症状,全是因为脸上的伤疤造成的,只能从根治伤疤上入手,其他办法根本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闻言欣姨微微点头,以前不少名医给林香雪看病,林香雪大多数表现出的态度都是拒绝。

    徐方治疗的切入点确实不错,随即欣姨脸上就露出一道忧虑:“那……你打算怎么治疗?现在小姐虽然有些起色,但最后她发现你都是在骗她,恐怕会直接崩溃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在骗她?”徐方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已经跑遍了全世界,只有换皮一个办法,风险太大。”欣姨叹了口气,这次找徐方来,只是想看看徐方有没有治疗小姐抑郁的法子,这家伙却夸下海口要治好伤疤,一时间欣姨对徐方已没半点信心。

    “嘿,之前欣姨可说了,要是能治好香雪的病,陪咱睡都没问题。就为了这好处,咱也得尽力试试。”徐方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德行,你要是能治好,别说一晚,”说到这里,欣姨的脸一红,如果晚霞,急忙将语锋转开:“你要是治不好,又把小姐病情加重了,没你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徐方也不恼,问了问厨房的地儿,便将药材放着,打开天然气,找了个精致的小锅,然后取出药材和研磨器具,开始了炼药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欣姨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炼药。”

    “整的跟太上老君似的。”欣姨也不知徐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啐了句倚在门框上打量徐方。十几分钟后,当一道淡淡的清香钻入欣姨鼻孔,欣姨心中一动,看这样子,这家伙好像也不是装神弄鬼啊。

    隐约中,欣姨对徐方也有些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整整过去一个时辰,徐方才把火熄灭,找了个碗,将里面绿色的药膏盛好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回来,林香雪眼睛一亮,虽然表情依旧有些呆滞,但眼中已经稍微有了些神采。

    “欣姨,你先出去下。”徐方郑重道:“施针的时候,不能被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许耍什么鬼心思!”小声警告一句,欣姨便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林香雪灼伤的地方很严重,按欣姨的描述,眼睛以下,一直到小腹都有受伤。

    徐方取出六根银针,在林香雪内关、间使、大陵等几个穴位刺入,随即体内真气运转,一道真气缓缓注入林香雪体内。

    如此十分钟后,林香雪长长吐了口浊气,在看她眼睛,竟然又多了几分清明。

    看到林香雪的神色,徐方心知这样的镇静只是暂时的,急忙问道:“林姑娘,我是徐方。你身上的伤疤,有的地方比较隐晦。我想问一下,你这次是只治脸和脖子上的疤痕,还是……全身?”

    林香雪虽然抑郁了两年,但并不代表她傻,只是精神被自己禁锢,不愿与外界交流。如今被徐方打开精神壁障,自然能与人正常交流。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林香雪脸上露出一道羞意,咬了咬嘴唇,那酥柔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你有几成治疗的把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