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16章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
    看这妞只是上午工作了一会儿,现在呼吸就有些虚弱,想来是早饭没好好吃。徐方也不急着歇息,就开始下厨炒菜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徐方就把饭菜搞定。

    吃着饭,徐方突然问了句:“你喜欢喝什么饮料?”

    “没啥特别爱的,鲜果汁好一些,咋?”

    “成。下次我再出去,买一些回来。现在天热,没点消暑的东西可真难熬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心中一暖,目光落在徐方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看起来不靠谱的家伙,先是改善了自己的伙食,然后又给了自己带领村子发展起来的希望,现在生活条件,也再逐渐的转变。他才回村几天?冰箱都买回来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在岳海村,最多再呆一个月。但这家伙,却给了自己做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盯着我看干啥,不会看上哥了吧?你好好求求我,或许我就答应了。”徐方看郑秀兰盯着自己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啐了一口,郑秀兰低头扒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徐方吃过早饭没多会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打开一看,是秦珍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秦经理,这么早啥事?”徐方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小徐,还记得我和你说的事吗,每天要一些扇贝。”秦经理清婉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必须记得,秦经理您那数量确定了没?”徐方眼睛一亮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了,你提供的扇贝,口感真是没话说,等你下次来,姐要好好谢你。”

    好好谢我?听到这里,想到那满身充满熟韵的女人握住自己时,徐方心就不争气的快速跳动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计算了下,每天大概需要一千五百斤,当然这数目也不是准数,以后有变动,我随时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数目,徐方心里一喜,道:“没问题,保证供货,明儿我就给你送去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急切的声音:“明什么明,今天就得送来!”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,那好的,我大概还是上次那个点找你。”

    正事已经谈好,秦珍的声音也轻松下来,声音酥道:“好的,那姐姐就等你来哦。”

    徐方不禁打了个冷颤,又客气几句,才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小爷还是冰清玉洁呢,不会落入魔爪吧?哎,我就是黑夜中的萤火虫,哪怕隐藏的再深,都难掩我光辉伟岸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米饭里的屎壳郎还扎眼呢,大早上的自恋什么劲。”郑秀兰正好来到院子,听到徐方的话不禁翻了个白眼

    嘿,这妞没良心,嘴也太毒了。

    不过徐方也不恼,笑道:“大村长,又有活来了,去召集下村民,今天还要扇贝,截止到中午十二点,就开始称重,下午我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又收了?你这销路找的不错啊?”郑秀兰欣喜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,”徐方嘿嘿笑了笑,语气才一转:“不过人家也有限额,每天一千五百斤。咱村现在男女老少加起来,将近三百人哩。要是捞多了,咱收了也只能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眉头皱了皱,徐方的担心不无道理。岳海村的人,大家穷日子过久了,现在有钱赚,估计那些七老八十的老人,也得噌噌去捞扇贝。甚至他们会捞一天扇贝,囤起来等明天再卖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肯定就多了。

    半天过去,郑秀兰才一拍脑袋,白了徐方一眼:“我就说这人数咋不对,这几年村里劳动力,外出打工的多,哪有你说的那么多人?咱们就规定,每天只允许捞三个小时,以每人的劳动力来算,这个数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徐方一听也反应过来,伸出拇指赞叹道,不愧是村长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脸诌笑的表情,也不知他是不是真心夸赞。

    去了村委,将这要求和大伙儿一说,村民并没什么意见,本来平日就赚不到钱,现在突然多了个来钱的路子,大家感谢都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村子似乎一下安静了很多,似乎所有还能动的人,都去了海边。

    郑秋兰舒展了下身子,今天她穿着小衬衫,下身穿着到膝盖的裙子。阳光下,随着这舒展的动作,那两谷波快要把衣扣撑破。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了徐方的想法,只听噗的一声,最上面的扣直接崩开。

    徐方的眼睛瞬间瞪大,看着那两团嫩清半显,挤的呼之要出,徐方感觉鼻子有些热。

    “大早上的,你这是让我犯错误啊。”徐方这厮脸皮厚的很,目不转睛的盯着看,丝毫不感觉自己的做法很无耻。

    心中本来慌乱的郑秋兰,忽然想到徐方的毛病,再看看这货无耻的样子,不禁一怒,身子一挺,娇喝:“就你也能犯错误?你犯一个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徐方心中有些泪奔,这妞还瞧不起人呢,“那我真犯了?”

    哼,小样,老娘第二天就发现了你的秘密,就算你有那么心,你有那个能力吗?当下用一种近乎挑衅的目光,看着徐方说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感觉幸福来的有点突然,于是很果断的伸出了手,并在上面捏了捏。

    郑秀兰不禁瞪大眼睛,似乎有哪里不对!

    千算万算,自己竟然没想到犯错误的方法有N种!而且这个不要脸的,都已经不行了,还能做出这么猥琐的动作!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郑秀兰登时大怒,挥着拳头就朝徐方冲去。

    徐方见势不妙,扭头就跑:“喂,你讲不讲道理,我之前都征求过你同意的,你怎么说变就变,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下流胚子,谁让你犯这种错误了?看老娘不打死你!”郑秋兰怒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我犯哪种错误?你倒是说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上……”我这个字刚到嘴边,就被郑秋兰硬生生的憋住,妈蛋,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?

    “我不管,老娘和你拼了!”郑秋兰如同愤怒的母狼,嚎叫着朝徐方扑去。

    徐方感觉自己很委屈!也感觉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诚信没了!

    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,怎么就不明不白的要被人打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