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13章 卧室行医
    说完,欣姨瓜子脸上,也露出两片驼云。

    “欣姐体质一直比普通人弱吧?”徐方问了句。

    欣姨眼中闪过一道惊讶,点头道:“是比别人弱,每逢换季就感冒,都成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因为你肠胃引起,肠胃不好,吸收营养的速度就慢,身体营养跟不上,体质自然就差一些。今天给你针灸的时候,本想用些手法,给你行个“补针”,然后开副药服用一段时间,可以很大程度修补你的身体,从而增强体质。”徐方认真解释。

    看着徐方的样子不似作伪,而且这家伙的医术确实很高,欣姨眼中也闪过一丝遗憾:“太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那么多人看着,是我唐突了。”徐方急忙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是想检测下他医术,不如趁机彻底检测一番,当即问道:“那你能不能……再帮我调理调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第一次施针后,必须得一个小时候才能再次施针。”徐方犹豫了下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跟我回家吧,我家没人。价格,你也可以开。”欣姨说完,饶是她久经人事,依旧觉得脸有些发烧,还好现在天色渐晚,倒不是那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钱就算了,不过药钱你得自己来,我给你开副药方,你再回去买点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钱?”虽然早知道徐方的心地不错,但不要钱就给人治病,有生以来欣姨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徐方洞察人心,欣姨那点心思,自然瞒不过他眼睛,笑了笑道:“那我就收你点出诊费吧,六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六十也太少了,自己去医院只是挂个专家号都得十五呢。不过欣姨也不再多说什么,钱她还真不是很在意,在手机上记下徐方报出的药材,让徐方在外面等着,自己进去买药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欣姨重新出来。扬了扬手中药袋,笑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欣姨开着黑色奥迪,很适合她这种知性韵女。徐方眼睛一闪,感情这欣姨家境很不错。

    约莫二十分钟,两人就在一处高档小区停下来,停好车两人便来到了欣姨家中。

    “嘿,这房子真不赖。”徐方看了看周围的格局,欧式风,上面有一些墙画,甚至还有一个酒柜,上面放置一些红酒,看得出欣姨是个很有情调的人。

    招呼徐方在沙发坐下,欣姨又沏了两杯茶,笑问:“小徐,你对姨这病,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体虚,给你施针只能说是调理,不能说是治病。调理身体并不难,只要按照我的方法来,恢复到正常人水平是很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徐方知道,很多病人问出这个问题,都只不过求个心里踏实。如果自己说只有七成甚至八成把握,对方反而会担心。

    “那,待会就开始吧,需要我准备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找个能平躺的地方最好。”徐方很是随意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我卧室吧,你在这坐会儿,我去洗个澡。”欣姨说了句,便朝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欣姨吹干了头发,从浴室走出来。此刻的欣姨,已经换上一件黑色睡裙。睡裙很宽松,那松松垮垮的样子,让脖子下隐约露出一条深谷。

    徐方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来我卧室吧。”欣姨说了声,招呼徐方跟上来。

    进了卧室,欣姨早已准备好,躺在床上笑道:“麻烦徐大神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看着徐方迟疑的样子,欣姨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还需要针灸……”徐方暗示一下。

    愣了一下,欣姨也咯咯笑道:“小鬼头,姨都不怕你怕什么,来吧!”

    毕竟欣姨年纪都接近四十,对男女之别这些,看的也比较开。而且在她眼里,徐方这家伙,也就二十出头,也没什么值得回避。

    拽过一条毛毯将下方全部遮住,才示意徐方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看着此刻的欣姨,徐方深吸口气平静下心情,将欣姨衣服撩起,三根银针精准无比的刺入小腹大穴。

    随即,又有四根银针,落入欣姨身上,徐方才长舒口气,开始捻动银针。

    “欣姨,我要开始了。”说罢,体内医诀迅速运转,手顺着小腹朝上,开始刺激着欣姨的周身脉络。

    “这手法真不错,天天被你这么按摩,你女朋友得多幸福。”欣姨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徐方只感觉入手一片细腻,欣姨保养的皮肤都快嫩出芽儿来。听到欣姨的话,徐方反问道:“嘿嘿,能娶到欣姨这么漂亮的女人,也不知哪个男人这么幸运。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的话,欣姨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无奈,叹口气玩味笑道:“嘿,姨现在单着呢。”

    徐方本是无心之言,却意外听到欣姨这个答案,心不禁一跳,随即嘿嘿笑道:“正好我也没女朋友,不如咱俩将就将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小没正经!”嗔怒的白了徐方一眼,徐方立刻规规矩矩的给欣姨调理身体。

    不过欣姨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男儿气息,又听到徐方刚刚话里无心的撩拨,心却是一漾,再仔细看着徐方,透过衣服,里面健壮的肌肉,似乎蕴含了无穷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好久没见过这么健壮的男人了吧!真是精壮的牛犊子,将来不知哪个姑娘会享这福气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欣姨腿一紧,忍不住羞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徐方急忙停手:“疼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继续吧。”欣姨急忙说了声,脸却酡红一片。

    不过徐方那双手,却不断给她触电的感觉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方终于将银针取出,笑了笑道:“大功告成,以后按照我给你的方子按时服药,恢复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欣姨只感觉自己肠胃内,如同有一个火炉暖烘烘的,心中对徐方医术大为惊讶,急忙道谢:“这次真太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要做起来将睡裙撂下,却没想脚轻轻一勾,腿上的毯子就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明亮的灯光下,徐方的眼睛瞬间瞪大。

    短暂的慌乱后,眼睛一瞥,就看到徐方裤子那动人心魄的规模,芳心狠狠一跳!

    再看到徐方紧张局促的样子,心中忽然促狭心起,手朝前抓去,气吐如兰问道:“小兔崽子,朝哪儿看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