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11章 中医乃国粹!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你说了。现在香雪的症状,也就中医有用。这次香雪的医生是莫老,你别说你那半吊子,能和人家比。”

    欣姨瞥了眼面前的唐辰,心中有些厌恶。这些年经过林家不断调查,小姐被毁容,和他似乎有些关联。

    “莫天和?”唐辰闻言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正是莫老,如果莫老都没办法,你以为你又有什么资格?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唐辰拿出了自己最初的观点辩驳:“欣姨,中医确实没什么用,香雪的病,中医最多可以做到暂时的安神,随着治疗的推进,香雪逐渐会麻木,最终导致中医治疗失效。那时候,病情就真的严重了。就算你不信我,你也该信西医吧?”

    似乎想找个人论证自己的观点,唐炎头一偏,就看到一旁的徐方,眉头也是一皱。

    这货上身汗衫,下面一个大裤衩,脚上却是一双拖鞋,不会是农民工吧?

    不过身边就这么一人,而且这样底层的人,骨子里一般都有卑躬屈膝的心理,在自己强大的气场下,还不自己说啥就附和啥?

    当下问道:“哥们,你说现在的中医,是不是都是骗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徐方回答的很干脆,干脆到让唐辰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,这小子竟然反驳自己?

    “小子,你懂什么是中医和西医吗?”一时间,唐辰的语气也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收银台倒是不远,收银台附近站着一名老者,似乎早已注意这边的情况,此刻走过来严肃道:“小伙子,中医是中华国粹,几千年来拯救了多少人,可不能随便亵渎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看到这老者出来,唐辰不愿计较,冷哼一声,正待继续劝说欣姨,就见眼前的农民工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中医是华夏几千年来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,你可以褒扬西医,但我建议你,不要轻易贬低中医。一来显得你不爱国,二来显得你很无知。”

    听到眼前这农民工以“教诲”的口吻和自己说话,唐辰一时有些懵逼,现在的农民工装起比来都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“你说你以前学中医,那我问你,汤头歌能一字不差背下来吗?《黄帝内经》可全部了解?《神农本草经》可曾研习?《伤寒论》了解几分?”

    听到徐方一口说出这么多中医相关作品,那老者眼中闪过一道惊讶。

    再看唐辰,面对徐方咄咄逼人的追问,脸上有些挂不住,怒斥道:“哪来这么多废话,这些要你教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纠正一下你的思想,如果你没有好好学习这门功夫,不要去否定它的价值。”徐方耸耸肩,并不愿过多争论。

    不过像唐辰这种公子哥,本就对脸面最为看重,接二连三被徐方挖苦,讽刺道:“无知,你一味抬高中医价值,想来是觉得中医有用,以后你得了大病,可会去看中医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中医没用,我可以证明给你看。”作为一名中医,徐方对这份神圣的职业,有着无上的敬畏。如果有人质疑自己敬畏的东西,自己当然要把脸打回去。

    “哦?证明给我看?”唐辰眼里闪过一道戏谑,问道:“你想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你在这纸上,写两句汤头歌的词,我就能给你证明。”徐方随手在柜台拿过纸笔,朝唐辰面前一撂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还能整出个花来!”说罢,唐辰取出自己的手机,搜了下汤头歌开始抄,边写边道:“古人没有手机这些存储工具,书籍带着又太笨重,所有要背诵一些东西。不过现代有手机,这些东西可以随手网上搜索,你之前说要背诵那么多东西,一看就是外行。”

    徐方可没时间听她瞎叨叨,而是打量了眼欣姨。这欣姨年纪应该有四十,但看起来依旧水嫩嫩的,身前衣领不高,低头弯腰等动作,里面白晃的两鼓峰,就隐隐约约的映入徐方眼帘。

    这女人保养的不错,徐方心中赞叹。

    欣姨对徐方也颇为好奇,这年轻人穿着打扮与农民工无异,但谈吐却是不凡,一时对他也高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写好了。”唐辰写了三行字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都没压着,自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。毕竟这里是中药店,进来买药的人,对中医有没有用的话题也很是敏感。

    徐方只是扫了一眼,笑了笑道:“会背诵汤头歌的人,不一定是中医。但一名中医,必须得背会汤头歌。你不会,说明你不是一名中医,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一名中医,可能医术不好,但字一定得好。历代名医,没有一人能把字写的这么难看,否则他师父一定不会让他出师。由此可见,哪怕你学了几年中医,依旧处于学徒阶段,这是其二。单这两点,你就没有以内行的身份来贬低中医。”

    “中、西医各有优劣,比如你现在看我,可能看不出任何东西,但是我看你,却能看出不少症状。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看你脸色红润,想来平日吃的还好。不过这脸色之下的气色,又有些虚,按照你呼吸的力量,就可推断出这是精虚,也可以说是肾虚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种虚的状态,现在还比较重,如果我所料不错,两小时内,一定有过男女那事儿,而且还吃了药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听到徐方的话,唐辰心里虽然诧异,但仍色厉内荏呵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就当唐辰想发飙之际,一声痛叫传来。

    只见欣姨眉头紧皱,捂着肚子蹲在地上,瞬间额头上就布满汗珠。

    “大姐,您怎么了?”百草堂内一名女导购员,立刻跑过来着急问。

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。”一热心大叔立刻提醒。

    徐方扫了眼唐辰,挑眉道:“你刚不是说在美国研修两年,有了不错的成绩吗,这不就是证明你实力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在西医上,唐辰其实还真有两把刷子,不过他主修的是精神科,一来对这突然惨叫一声就不行了的症状不拿手,二来这里也没个检查仪器,自己拿什么来治?

    心急之下,唐辰指着徐方叫道:“你不是一直吹捧中医吗?你来试试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