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10章 主动的秦经理
    “秦经理,这是单子。”徐方将称重单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别站着,一起来沙发上坐吧。”秦珍办公室内有一张沙发,招呼一声便走到一个柜子下面翻东西。

    徐方坐在沙发上,看着秦珍的背影。

    身高一米六左右,腿笔直圆润,身上的黑色短裙,还差一大截才到膝盖。在那撅着半天,才翻出一包茶叶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珍藏的普洱,一直没舍得喝,便宜你小子了。”泡好茶后,秦珍直接挨着徐方坐下,笑盈盈问道:“之前不是说,每次只能运来二百斤吗,怎么这次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这次走水路来的。”徐方老实回答。

    秦珍闻言也打消了心中的疑惑,原本还以为这小子从哪贩来的扇贝故意糊弄,感情是找到了运输方法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岂不是说扇贝的数量能供应上了?

    “那扇贝的数量,大概每天你能提供多少?”秦珍问道。

    徐方也拿捏不准这酒店的消耗力,想了想道:“正常的话,一天一千斤没问题,不过这种状态,能维持的时间不长,几个月后扇贝数量会大批量减少。”

    秦珍却不认同徐方的说法,手搭在徐方肩膀上,惑声道:“小徐,你们村那边海域,这么久了有人捕捞过扇贝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你们那海域虽大,但扇贝的数量多到一定程度,就没空间生长了。没有成长空间,一些扇贝要么死亡,要么繁育速度减缓。如果能适度捕捞,不仅没有害处,反而还能给扇贝提供合适的生存空间。”

    徐方眼睛一亮,对秦珍高看了几眼。这女人虽然性子荡浪了些,但无论是见识还是手段,都不是一般女人能比。

    “徐经理说的是,不如这样,这两天你们观察下这扇贝的销量,等需求固定后,我就定期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以。”秦珍脸上挂着一丝坏坏的笑意,手向下抓了抓,将徐方握住,才问道:“钱我银行转账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徐方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衣领本就开,现在整个都靠在自己胳膊,自己胳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上面的软柔。

    秦珍眼中也闪过一道讶异与火热,上次那种熟悉的感觉,重新出现在手心。这年轻人的本钱,未免太雄厚了些。

    徐方一时间有些紧张,脑中也无比混乱。自己可是干净人,这种情况究竟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!

    趁着徐方愣神的功夫,秦珍的小手已经穿过徐方裤子,抓到了正主儿。

    感受到那壮观的宝贝,秦珍樱桃小嘴儿惊讶的张开,双眼动情的看着徐方,声音有些发颤:“姐漂亮吗?”

    徐方看着此刻的秦珍,脸色红润,双眼含情,白嫩的脸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,却有着时间沉淀的成熟。那扑面而来的熟韵,让徐方有些迷乱:“当然漂亮!”

    “傻子,还愣着做什么?”秦珍羞怒了一句,瞬间点醒了徐方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,徐方还没说话,一旁的秦珍眼中却有几分怒意:“哪个混蛋,草。”

    几个呼吸,秦珍脸色就恢复了平静,打开门后看到来人,脸色露出职业化的笑容:“王姐,找我?”

    王姐是酒店保洁,看到秦珍急忙道:“刘总刚下楼时时,让我告你一声,待会去楼下找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总经理的话,秦珍心知不能让领导等急了,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忙吧。”

    等王姐走后,秦珍看着徐方的眼神也有些失望:“小徐,你银行卡账号给我。”

    徐方报了自己账号后,秦珍爽快的付了账,狠狠摸全了一把徐方,才恋恋不舍的收回手:“给姐留个电话,有需要扇贝了,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秦珍给过徐方名片,徐方当时就存过秦珍号码。掏出自己的黑屏诺基亚,照着电话打过去。

    秦珍看着扫了眼徐方的手机,不禁感到好笑:“这次你也有钱了,换个好点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省电,充一次电能用半个月,比智能手机强多了。”徐方不以为意,直接否定了秦珍提议。

    “没品位。”啐了一声,秦珍小声道:“下次不忙了,也可以偷偷来找姐,姐带你好好逛逛青云市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秦经理。”徐方急忙道谢。

    走了酒店,已是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徐方却不着急回去,那板车的操纵难度太大,这次一千多斤的东西,自己都险些翻船,如果载重更多,或者风浪大一些,肯定就没法出行了。

    能买艘带桨的小木船,安全系数和出行速度,无疑都增强很多。

    青云市靠海,市内河流也多,自古舟船业发达,至今仍有不少造船的能工巧匠。不过这个点,也不方便购买,徐方打算今晚在青云市住一晚,明早再回去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就见前面一家“百草堂”中药店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除了祖传的一套银针,家里连个药材都没。心中一动,徐方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作为青云市最大的中药店,加上现在才刚七点多,正是下班的点,里面有不少人购买中药。

    打量一圈店内情况,三分之一的地方,是出售的药材,近千种中药材,琳琅满目,甚是齐全。而其他柜台,则是中医的一些药物,其中养生的又占了一半。而店内顾客,绝大部分也都是购买这类药品。

    这时,不远处两人,吸引了徐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欣姨,我以前就学的中医,对这里面的学问还不清楚?都不过花拳秀脚而已,哪有什么屁用。这两年我专程去了美国,学到不少本事,不如让我见一见香雪,或许会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年轻人,年纪大约二十五六,皮肤白皙,身材削瘦,看起来很帅气,身上穿着唐纳卡兰休闲装,一看出身就不凡。

    被他成为欣姨的女人,脸上画着淡妆,看着也就三十,不过眼角一丝淡淡的鱼尾纹,还是露出了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欣姨似乎对这年轻人很不感冒,不冷不淡道:“唐辰,你就别费工夫了,先不说中医怎样,你才学几年西医?”

    那叫唐辰的年轻人也不生气,温和辩驳了一句:“虽然我只学了三年西医,但也取得了不少成绩。欣姨,中西医的学问我都有所了解,香雪的病,只有西医能治。”

    徐方在一旁,心头有些火大。他喵的,中医又怎么招惹你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