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03章 丰富的海洋资源
    看了下眼前的徐方,脸线条分明,柔和中透露着一道沧桑。一双眼睛漆黑,如同星空般深邃。

    对这个“不举”的男人,郑秀兰也颇有好感,叹口气道:“有两个原因,第一,确实是想凭自己的能力,做一些事情。第二,就是不想面对家里的逼婚。”

    “郑大美女蕙质兰心,才貌无双,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?至于逼婚嘛。”徐方很巧妙一个马屁过去,果然,原本一脸苦大仇深的郑秀兰,也多了几分神采。

    “想找个称心的哪有这么容易?而且家里包办婚姻,人都定好了。为了逃避这亲事,我这次出来呀,可是和家里打了个赌。如果一年内没把岳海村的业绩做出来,就必须得嫁人了。不过咱们这村的状况,能不能再呆一个月,还是两码事呐。”郑秀兰大眼睛中,多了几分认命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不知哪家的公子哥,有这么好的运气?”徐方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“江陵市,谢氏集团,说了你也没听过,离青云市十万八千里呐。”郑秀兰自嘲一笑,打算结束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徐方的脸色,却瞬间阴沉下来,浓浓的杀意散出,让郑秀兰感到浑身一冷,身上压力骤增。

    惊惧的抬头,却感觉身上压力一松,而对面的徐方,脸上依旧如常,刚刚刹那间出现的感觉,如同没发生过一般。难道是错觉?

    “可是那个主要搞珠宝的谢氏集团?”徐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郑秀兰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看到郑秀兰的表情,徐方立刻确定了心中的猜测,眉头一挑,又问:“谢墨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郑秀兰呼的一声站起来,眼神冰冷的盯着唐炎,一字一顿问:“你是他派来的?”

    我何止认识他?老子当时调查清楚让前女友背叛的人,险些一刀宰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徐方也醒悟过来,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,去杀人犯法,显然不值得,最终伤透了心黯然归隐故乡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听说过,和他没半点关系。”徐方很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无比笃定,郑秀兰也放下心来,不过眼中依旧有些疑虑:“你究竟怎么知道的他?别和我说是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徐方对郑秀兰,其实很有好感,尤其是今天早上,他问郑秀兰还剩多少钱,郑秀兰的回答,是“我们还剩三十”,而不是单纯的“我”字。

    或许这只是她无心一说,却实实在在打动了徐方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徐方眼睛明亮的看着郑秀兰,嘴角上扬道:“确实是听说的,不过你放心,我会帮助你,让你赢得你和你父亲的赌约。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展现的自信,竟让郑秀兰有些失神。随即反应过来,打击徐方道:“少吹牛,先能填饱肚子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,背个竹篓道:“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走在村里小路,一路东去。海浪声隐约从远处传来,如此走了二里路,终于来到了海岸。

    岳海村附近海域,数千年来没受过任何污染,甚至资源都没人开采。海水湛蓝,尽头与天空颜色交织,看起来让人心怀舒畅。

    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。那个傻女人,岳海村算是资源无数,只要走对了路,让村子脱贫还不很简单?”

    嘴上轻松说着,但徐方心里也明白。海洋、深山内的资源可谓极多,如此丰富的资源,却因为交通太闭塞,往往运输不到外面。

    但徐方也明白,资源再多,也架不住人们无止境的开采。

    坐吃山空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结果,而且前女友因为“钱”而背叛,也激发出了他内心的血性。

    他心里也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,却还要一步一步的完成。

    岳海村这边,不远处有一片金黄的沙滩,沙子柔软细腻,小时候徐方还经常去玩。不过这次他却换了个方向,朝远处礁石多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海边的资源多不胜举,不过当徐方看到这些礁石上依附的牡蛎,个头之大、数量之多,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滴个乖乖,这么多东西全搞出去卖,能卖不少钱吧?

    想搞下来这些牡蛎,需要一些工具,徐方也不着急,将拖鞋朝岸上一放,大裤衩也不怕沾水,呼啦一声就走进海里,手在海沙里摸索。

    本就是在浅海滩,海底情况看的清楚,直接把石子和贝类的一些壳扔掉,两枚扇贝就落在徐方手中。

    扇贝是现在人们比较追捧的海鲜,价格适中,味道鲜美。

    看着个头都算不错,直接扔进背后的竹篓,徐方朝前走了一步,双手再朝海里一抄,三枚扇贝又落入手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,几千年来应该很少有人开采这里,资源竟能如此丰富。这野生扇贝放在市场上,怎么也得十块一斤。”

    徐方心中欣喜,手也不停,干脆就在海中捞这些扇贝。

    当然,海边的资源十分丰富,可不仅仅就扇贝一种,还有白云贝、芒果贝、海螺等,甚至还有几只基围虾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下午,徐方终于停了下来。因为长时间弓着腰,那酸疼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做个几个转体运动,那酸疼的感觉才舒缓下。

    来到岸边,看了看竹篓里的东西,扇贝居多,而且个头都还不错,这一竹篓下来,少说也得四十斤。

    这也亏徐方手脚麻利,而且长时间把手泡在水里,手也已经泡出了白泡,加上海砂的摩擦,甚至有一些地方都磨出了血迹。

    “呸!”用涂抹吐在手掌搓了搓,徐方决定下次得买个尼龙手套。

    本打算就此回去,想了想还是用石头,在礁石上砸下了几块牡蛎。

    等徐方回去后,已经下午六点多。本来夏天这个时候,天还比较亮,却因为九座大山挡着,岳海村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家里来了个活人,让两个月来快寂寞疯了的郑秀兰,心中也有几分喜悦,不过这一下午都不见人,让她心里也空落落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到徐方回来,郑秀兰心中莫名一喜,笑问道:“这一下午去哪儿了?吃饭没?”

    “还没。”徐方老老实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哎,午饭你都没吃就朝外跑,饿坏了吧,等着,我这就做饭。”郑秀兰笑道。

    “等下!”想到早饭的面条,徐方不禁打了个寒颤,急忙阻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