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> _第001章 美女村长
    岳海村,坐落在青云市一隅。

    一面环海,风景秀丽气候宜人。可惜三面环山,一环就是九座山头,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。

    “离开六年,我徐方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平日就罕见人至的山上,却在今晚,一名长相清秀的青年,急匆匆朝村子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28岁的郑秀兰躺在床上,却是丝毫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来岳海村两个月了,想想自己在这里过得日子,她就无比的心酸。

    家里不断的逼婚,险些让她疯掉。听说岳海村还缺个村长,经朋友暗中协助事儿都已敲定。

    本想偷偷来到这里,却不知家里如何接到的消息。不出所料,所有人都极力阻拦。

    郑秀兰也努力解释,自己只是想走仕途,并不是逃避婚姻。父亲却挑明这村子经济很难发展,去那完全是浪费时间。不如嫁给那人,以后想走仕途绝对会一路青云。

    父亲的话,却让郑秀兰心中一动。于是与家人打赌,一年时间,如果不让这个村子经济发展有起色,自己就顺从家人意思,服从包办婚姻。

    本以为家人依旧会反对,没想到父亲却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郑秀兰踌躇满志的来了村子,凭自己的学识,带领一个村子发展还不挥挥手的事儿?

    但来了这里两个月,郑秀兰的心越来越沉。倒不是这里刁民多,反而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。

    让她难以接受的是,在华夏东南沿海地区,竟然还有如此贫困的村子。

    要想富先修路,九座大山挡住村子,交通就成了村子发展的最大障碍。基础设施更是无比寒碜,听说三年前才通的电。

    村民几乎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,想赚点钱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提到电,正是今晚让她睡不着的原因。

    村里的电压一直不稳,八点多自己洗漱完睡觉,想用电吹风吹个头发,就听“啪”的一声,家里的电又烧了。

    可惜这么晚了,村里的人都已休息,想找人修也只能明天了。

    三伏天正是最热的几天,电风扇不转让人心烦意燥,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,更是香汗淋漓,汗将衣服浸湿个透。

    “再去洗个澡吧,希望能睡着。”叹口气,郑秀兰起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终于回来了。”站在堂屋门外,徐方正要推开门,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,门就自己开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徐方吓了一跳,卧槽嘞,家里还闹鬼了咋的?

    定睛看去,只见一脸蛋精致的女人,双眼皮,大眼睛瞪得滴溜的圆。

    身上就穿一件小背心,那浑厚的峰波恢弘壮观,小背心遮不住太多。顺着徐方的视线,一道*深不可测。两条白腿一丝不遮,还好那小背心长了点,恰好遮住了腿根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黑色,瞬间让徐方感觉浑身燥热。

    还是个漂亮的女鬼,徐方一乐,接着心里一跳,这世间哪来的鬼,不会是人吧?

    郑秀兰终于反应过来,扯着嗓子就要惊呼,就见对方眼疾手快,迅速捂住了自己嘴巴。

    徐方凶神恶煞般瞪着眼前的女人,怒道:“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,你要是叫出来,俺这清清白白的名声,可就要被你玷污了。”

    郑秀兰眼睛一瞪,玷污你名声?老娘可是实打实的黄花闺女,你看都看了,最后这脏水盆子还要朝老娘头上扣?世上怎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?

    不过郑秀兰毕竟见过大场面,简单的慌乱就平静下来,要真引来了人,对自己的名声更不好听。

    看到郑秀兰并没有挣扎反抗,徐方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挣脱了徐方,郑秀兰面色羞红,努力把背心朝下拽了拽,不过修长的腿难遮住不说,上面却遮不住呼啦现了出来。月色中这朦胧的模样,更是不断拨撩着徐方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问话,彼此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!”

    依旧是同样的答案,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“你先说!”

    又是异口同声,让两人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原本郑秀兰对这个不速之客,还心存警惕,但这几句话的工夫,却让她心逐渐放了下来。如果真是歹人,恐怕早已动手,哪会给她说话的时间?

    郑秀兰也打量起徐方来。清秀的面庞,显得很干净,身体看起来有些健壮,整个人给人一种精神、踏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徐方准备先把灯打开,这女人这么漂亮,虽然月光很亮,但终究不如灯光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“电烧了。”郑秀兰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去修。”

    等徐方出去后,郑秀兰坐在凳子上,这突然闯进家门的年轻人,确实把她整懵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当徐方把电修好,徐方回来后,看到依旧只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,眼睛也是一直。

    似是感受到徐方炽热的目光,郑秀兰猛然惊醒,只是现在如果站起来,岂不被这家伙看的更多?当下强忍着羞意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徐方,这是我家,怎么,村里的人把我房子卖了?”徐方心中有些怒气。

    姓徐?听到徐方的话,郑秀兰终于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她来村子时,村民说这家人已经消失了,就被安排住了进来,两个月来不见这房屋主人,她也习惯把这房子当成了私有财产,感情现在原主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岳海村新上任的村长,暂时住在你这,”郑秀兰也将事情的经过,简要说了清楚,才苦笑道:“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徐方看了眼郑秀兰,皮肤白皙,峰波半露,两腿修长圆润,小背心虽然半遮半掩,气质仍不失端庄大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定力深厚,恐怕早就扑了上去。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火,徐方道:“其他家也都没空房,你就住这吧,我睡东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徐方再次偷瞥了眼郑秀兰,转身朝东屋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