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武侠之数据悍匪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洗过的
    第三百三十三章洗过的

    江州府,残血峰。

    残血峰取自残血染夕阳之意,山峰之上种满了枫树,秋日里红成一片,迎着夕阳像血染了一样,不过真正取名残血峰,却是因为兵家分支传承的门派霸枪门曾在这里喋血,故而得名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儿无能,只记得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霸枪门内,一个身材雄壮的青年跪拜在地,满脸羞愧地向一旁缠着绑带的中年人递上了一张图纸。

    中年人接过图纸放在一边,扶起青年,摇了摇头叹息道:“也难为你了,小龙啊,这次的事一定要守口如瓶。今天遇到的那二人,无论是那巨汉还是和尚都不是我们能招惹的。”

    这二人正是之前逃掉的杨啸天和陆奇的便宜大哥赵龙。

    听了杨啸天的话,赵龙点了点头,同时有疑问道:“师父,今日那二人功夫都好厉害,师父最后将鼍龙卷轴丢给那和尚,若是他活下,恐怕不会让我们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唉,为师又何尝不知道呢。那和尚后天境的修为,但功夫却不在为师之下,身后的势力又怎么会简单。可是不坑他一把,你我二人恐怕难以脱险啊!”杨啸天叹息了一声,继续道:“比起那不知来历的和尚,那巨汉更是个麻烦,希望不会被他们照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那巨汉究竟什么来历?”赵龙不解道。

    杨啸天摇了摇头没有说话,只用手指向上指了指,“小龙,这件事你就不要打听了,鼍龙卷轴的事你也忘了吧,这不是我们能牵扯进去的。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出去了,年关之前争取把血枪三十六式练成,到时候我再传你霸枪决,这个江湖,又要起风波了!”

    言尽。

    杨啸天拿起赵龙画的地图,扔进了火盆里。赵龙立于一旁看着师傅的身体微微颤抖,鬓角上的几缕银丝让这个往日里铁骨铮铮的汉子显得越发苍老。看得出来,师傅很怕,即使是去快活林黑会赵龙都没有看到过师父这样。

    这一夜注定很长,至少,对于赵龙来说,是难以忘却的。期待已久的霸枪决终于有了得到的希望,但不知为何,赵龙心底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如果再遇上今天那二人,霸枪决真的会有用么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身如疾风,脚踏飞燕。

    与那巨汉分开之后,陆奇一路疾驰,先是奔回山寨将镇岳降魔杵放下,吩咐小弟看好。随后装了一包袱银票,又火急火燎地奔了出去。没办法,好不容易搭上快活林这条线,他可不想玩崩。

    夕阳已落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学霸类星星已经挂在了天上。陆奇玩了命的狂奔,不敢停歇,他怕稍慢一步,天黑了就找不到路了。虽然之前一路行他都有留下记号,可要是天黑了,就算是有记号恐怕也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天再去,陆奇根本没想过。

    鬼知道快活林那帮王八蛋到时候还会不会待在原地,虽说现在应该是讨债的人着急,可万一那小浪蹄子觉得赚够了呢?保险起见,还是今天就带着钱过去确立以下债务关系,顺便在培养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运气很好,赶在夜幕降临之前,陆奇终于到了之前得到追踪药粉的地方。不过此处早已人去楼空,陆奇四下找了找,寻到之前出来的走廊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廊很长,陆奇一直走到尽头,却不见之前看到的那栋阁楼。只在地上发现一些车轨的痕迹,角落里还有一些金丝楠木的碎片。

    那帮人果然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陆奇还不死心,沿着车轨一直向前,自己刚才来过的厢房已经不见。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流水的声音,再往前走,空气变得湿润了起来,似乎有风吹过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陆奇也不确定这是他刚才来过的地方,因为这里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。水流声越来越清晰,凉风习习吹过,极远处似乎有一缕粉红色的微弱的灯光。陆奇大步朝前,飞跃而起,近了,似乎看到了出口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飞身而出,陆奇似乎来到了一片星空之中。从上到下,漫天遍地的小闪亮,仿佛置身银河之中,眼前一下子亮了起来。再回首一看,之前出来的地方赫然是一出溶洞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脚下一阵浪花的声音是陆奇惊醒,提气虚踏,总算避免了落入水中。再一看,这哪里是什么银河,明明是在一处大江之上,脚下的银河全是江水反射星空的景象。

    江面上飘荡这一艘挂满了粉色灯笼的大花船,踏着浪花,背着月光,陆奇朝大船飘去。白衣飘飘,如仙临尘,自带的bgm从他口中响起。

    月光色,女子香。泪断剑,情多长......

    孤单魂,随风荡。谁去想,痴情郎......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歌停,音止。

    陆奇重重落在花船上面,此刻他已经通过缩骨功,重新变成肉山和尚模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地幽长老可是让小僧好找啊!小僧着钱还没给,债主就不见了,罪过罪过,施主可是差点让小僧下了那火山地狱啊!”

    双手合十,陆奇一脸悲天悯人地朝船舱内道。下来之前,他已经用精神力扫了一遍,衣着暴露的地幽长老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嘻嘻,那看来是地幽的不是了,还请大师进来一叙,地幽当面给您赔不是。”呢喃软语响起,酥软人心,片刻船舱打开了一扇门。

    陆奇大步朝前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和之前粉色阁楼一样布局的房间。眼瞅着大床上慵懒的娇躯展露肌肤,圆润饱满,让人忍不住想抓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陆奇克制住了,因为他知道,床上这只看似可爱的大白兔,实际上却是一只看不清深浅的母老虎,甚至比老虎还凶险百倍。

    一叠银票飞落地幽床头,陆奇搓着念珠,宝相庄严道:“阿弥陀佛,这一来二去了,还不知道姑娘芳名,真是罪过罪过,不置可否示下?”

    看着银票,地幽眼前一亮,眉开眼笑地看着陆奇,娇媚地酥酥道:“哎呦呦,大师你该称呼我湿主才对!小女子赵轻若,大师叫我轻若就可以了。没什么好招待您的,大师您吃香蕉,这是我刚洗过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,从床上不知怎么的翻出两只香蕉递给陆奇,看的陆奇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吃香蕉还用洗了?rw

    :。: